《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竹下千代子竖起一根青葱玉指,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点便坐直了身体,妩媚的说:“还差一步,如果萧先生没有让我失望的话……”
  顿了顿,她咯咯娇笑两声,起身离开。走了两步之后还回头抛了一个飞吻,眨眼又强调道:“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哦!”
  望着女人踩着小碎步离开的背影,萧晋好险没有将手里的酒杯握碎。
  “小钺,对这个女人,你有什么感觉?”
  谭小钺面无表情的回答:“如果你要把她带回家的话,我会重新考虑让小戟跟着你的可能性。”
  “不至于吧?!她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而已,能给小戟带去什么危险?那丫头可精的像猴一样。”
  “我不担心她,我只担心你,因为你也很蠢!”
  萧晋一呆,随即哑然失笑:“你这个丫头,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啊!”
  谭小钺看了他一眼,说:“我的职责就是忠诚,谎言永远都不会出现。”
  “这倒是,小戟才是专门让人开心的那个。”萧晋喝了口酒,无限遐想道,“虽然一开始我只是对你感兴趣,但现在琢磨琢磨,有你们姐妹俩一起陪伴在身边的生活,应该会特别的惬意。”
  谭小钺抿了抿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保持了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围着栏杆的宾客那里忽然传来一阵嘈杂,有人欢呼,有人赞叹,还有人气急败坏的摔了酒杯。
  萧晋明白,一定是赌局结束了。他很想知道那名少年有没有活下来,但在片刻犹豫之后,只是找侍者又要了一杯酒。
  劳新畴走了过来,隔着大老远就红光满面道:“萧先生,恭喜恭喜!那个二十一号真的成了游戏的赢家,你的眼光和赌运真是让人惊叹呀!”
  萧晋长长松了口气,心中却没有多少喜悦的感觉,闻言淡淡一笑,举杯跟他碰了一下,说:“托劳先生的福,今晚有了一个开门红,但愿我的这种好运气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劳新畴一口饮尽杯中酒液,意味深长的说:“萧先生不必担心,老天会眷顾有觉悟的人,我相信你的运气绝不会止步于今晚的。”
  萧晋闻言眼皮狠狠跳了一下,联想到竹下千代子离开之前所说的“最后一步”,一股极度不祥的预感就从心头升起,强笑着客气道:“借您吉言。”
  赌局结束了,许多宾客们依然意犹未尽,在会所一楼的大厅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萧晋肚子很饿,却没什么胃口,所以尽管会所冷餐桌上准备的蓝龙虾看上去十分美味,他也只是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酒。
  劳新畴不知去了哪里,他现在要跟着人家“混”,人家不说走,他当然得乖乖等着。
  “咦?臭大叔!你不是回大陆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无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有道熟悉的清脆声音在身前响起,他睁开眼,就看见一身黑色骑装的张安衾正瞪着大眼珠子站在他的面前。
  内心受刺激的时候碰到可爱的漂亮姑娘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一想到这家会所的性质,萧晋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了——他实在无法接受像张安衾这样美好的女孩儿也会冷血到以玩弄人命来取乐的地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喂!大叔你好没有礼貌,是我先问的你耶!”
  萧晋不说话了,目光冰冷。张安衾坚持了一会儿,就撅起嘴:“你干嘛?不想见到我就直说喽,摆个臭脸是什么意思?我是来接我朋友的。”
  萧晋神色缓和了些,又问:“你是这家会所的会员吗?”
  女孩儿很不喜欢他盘问的口气,下巴一扬,“你管我?”
  “你想知道语儿现在在哪儿么?”
  “想啊!”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
  “讨厌!”张安衾跺了跺脚,不情不愿的回答说:“这里的入会条件很苛刻,不但要三名老会员的推荐,每年还要交一百万美金的会费,你觉得我像是有那么多零花钱的人吗?要不是我朋友打电话给我,我才不会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呢!”
  萧晋彻底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说:“很好!去找你的朋友吧,找到了就离开,以后能别来就别来。另外,友情提供一个建议:今后离你的朋友远一点。”
  听他话里有话,女孩儿就皱起了眉:“臭大叔,你什么意思?这里怎么了?我朋友又怎么了?你认识她吗?”
  这时,萧晋看到劳新畴从楼上走了下来,便起身摸了摸她的头顶,笑着道:“记住大叔的话,我还有事,有机会再聊。”

  “喂!喂!你到底什么意思嘛?语儿小姐在哪儿你还没告诉我呢!”他说完就走,张安衾喊了两声没得到什么回应,就嘟起嘴骂道:“死大叔!臭大叔!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
  “那不是三联张家的千金嘛!她怎么会在这里?”
  张安衾的机车装束与别墅环境对比十分明显,劳新畴很容易就注意到她,眼睛微眯了一下,问迎上来的萧晋道。
  “说是来接朋友的。”萧晋无所谓地回答说,“很可爱的一个姑娘,就是可惜身份太特别了。”
  劳新畴暧昧的笑:“天理盟的太子爷,萧先生随随便便就敢弄死,还会怕一个黄土埋到了脖子的张乐山?”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没必要。可爱的姑娘遍地都是,我没理由为了这一个惹麻烦,如果陈汉飞没把我逼到那个份儿上,他这会儿自然还会活得好好的。”
  劳新畴呵呵一笑,最后又看了开始在大厅里来回转悠着找人的张安衾一眼,便示意萧晋随他向别墅的后门走去。
  “说起陈汉飞的事情,萧先生借刀杀人的手段还真是精妙,只是可惜走漏了风声,功亏一篑。”
  “是啊!”萧晋苦笑着叹息一声,“一下子让我失去了所有的主动,关键是目前还没有查出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想想真是憋屈。”
  “主动?萧先生原本是怎么打算来和劳某谈生意的?”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
  见萧晋没有要亮底牌的意思,劳新畴也不在意,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说:“没关系,仓促有仓促的办法,事在人为嘛!”
  萧晋的眼皮又狠狠跳了一下,摇头笑笑没有接话。
  别墅的后面是一大片草坪,夜晚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具体的面积大小,只能隐约看见不远处有个池塘,跟高尔夫球场似的。
  两人踩着草坪中蜿蜒的石子路向前走,不一会儿就来到池塘边的一座西式凉亭内。

  那池塘原来是一座硕大的不规则泳池,底部有灯光照上来,每当晚风吹过,便泛起阵阵璀璨的涟漪。凉亭里摆着洁白的沙发和躺椅,显然是让游泳的客人休憩的地方,凉亭四柱上还束着白纱,完全放下来便能形成一个半私密性的空间。
  日期:2018-05-2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