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5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并没有回话,最近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封印有些松动。或许找回术法和种子的力量就在这几天了,这个老家伙对他越来越差的态度,白发男人都记在了心里。等着术法找回来之后,他再和归不归慢慢的算这笔账。

  就在吴勉心里记下,刚才归不归好像劝儿子一样的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就见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高如柏走到了二人近前,说道:“南山堂的傅羌回来了,他派人送来了吴勉先生大婚的八色礼物。他本人回南山堂梳洗一下之后,便来拜望两位……”
  “傅羌回来了?”归不归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对着吴勉说道:“早不回来晚不回来,你马上就要大婚了,他突然出来是什么意思?看来一会要让百无求那傻小子去看看他,告诉这位南山堂的东家应该用那条腿出城去。”
  看着归不归有些不以为然,高如柏说道:“那我出去回一声,退了他的礼物。傅羌是个聪明人,不会也不敢前来捣乱的。”
  “你把礼单拿来,老人家我先看一眼。”听到高如柏要将送礼的人赶走,归不归又变了主意。接过来礼单打开看了几眼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份礼物倒是不薄,看在这礼物的份上,老人家我就给他个面子。”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正要去准备交接礼物的时候。吴勉突然叫住了他:“高如柏你等一下再走,我有话要问你。”
  叫住了高如柏之后,吴勉盯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这些日子,童戚振来找过你没有?都说什么了……”
  听到吴勉说到这个,高如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还是瞒不过你们两位,是,我变成长生不老这样子之后不久,我那位师尊就出现过。不过两位可以放心,不该说的话如柏一个字都没有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高如柏顿了一下,随后他将那天吴勉、归不归他们去往赵王府的时候,童戚振凭空出现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他说道:“你们两位对如柏有重生再造之恩,吴勉先生今日也是受了我的连累。两位得私事我不会对外人说的,哪怕那个人是我的师尊。”
  “童戚振还真的活在时尚……你还真知道了我身上的变化。”吴勉沉吟了片刻之后,对着高如柏继续说道:“我的性命就挂在你的身上了,你没有向童戚振出卖我,估计也不会出卖你的师尊吧?”
  高如柏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师尊对我有养育、栽培之恩,如柏两难,如果两位要引我作饵,引出我师尊的话。那如柏只有一死两全了……”

  “如柏你想多了”这个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论心智来,老人家我比他都略逊一筹。你师尊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上这个当。吴勉刚刚说的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伸出两难境地的话,抽身离开就好……谁也不会怪你的。”
  高如柏听到之后,低头对着吴勉、归不归行礼,说道:“原本有件事我打算烂在心里的,今天就当如柏喝醉了酒,说了点酒话……”
  说到这里,高如柏顿了一下。随后他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身后没有外人之后,他这才说道:“我虽然确定那天来找如柏的人就是师尊童戚振,不过他言谈当中却有些躲避闪烁,我这位师尊有古怪……”
  高如柏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门房突然从大门口跑了过来。他看到高管家正在向两位老爷回话,当下没敢直接跑过来。打算趁着他们说完话的档口,有事过来禀告。
  自己的话被这个门房打断,高如柏微微皱了皱眉头,回头走到了门房的身边。两个人嘀咕了几句之后,高管家回来向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南山堂的东家傅羌已经到了,您二位见还是不见?”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本老人家我没什么兴趣见他的,不过看在这八色礼物的份上,还是请这位傅东家进来吧。如柏,刚才你没说完的话,等到傅羌走了之后再说……”
  片刻之后,那位男身女相的南山堂东家傅羌在高如柏的引领之下,来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他陪着笑脸先对二人行礼,随后说道:“上次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派了点活让我去做,说是徐福大方士要准备的货物,傅羌不敢怠慢,前些日子一直在忙乎这个。直到前些日子才想起来到了吴勉先生大婚的日子,我们南山堂还没有准备礼物,这才……”
  “童戚振,老人家我不陪着你玩游戏了……”没等傅羌说完,归不归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原本想着把你和广仁、火山一起钓出来的。不过又不能让文君公主身处险地,你如果不回来也就算了。既然现身了那就别走了……”
  听到吴勉管傅羌叫成自己师尊的名字,高如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看着面前已经收敛了笑意的傅羌,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一边的吴勉开口说道:“高如柏,两难境地你还是抽身离开吧。”
  高如柏失了好像魂一样,看了一眼傅羌之后,低着头离开了这里。等待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冲着他嘿嘿一笑,说道:“当初洞府外面第三个人老人家我始终想不到是谁,后来傅羌出现的时候,我老人家才明白第三个人就是傅羌。广仁、火山带着他让你去夺舍的,你和当年的问天楼主一样,都收养了个弟子,留着以后夺舍用的。
  归不归的话说完之后,傅羌脸上已经看不见一点笑容。他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说道:“我知道这么做有些冒险,不过当时眼前已经没有第二条路了。傅羌的身体原本是等着大事成了之后再夺舍的,我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在你们的面前舍弃这个身体,让你们亲眼看到我死后,然后用傅羌的身体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生活下去的。可惜这一切都被姚山河打乱了……”
  说话的时候,‘傅羌’苦笑了一声。随后他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个身体太吃亏了。如果现在还是童戚振的话,归不归,今天可能就是另外的一种局面了。”
  “这个老人家我承认”归不归笑眯咪的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你夺舍之后,连术法都没有敢重新找回来。怕身份泄露连和你一起叛逃的方士,还有自己的弟子都不敢告知你的真实身份。之前用惯了的人都指望不上了,有只广仁、火山那些人还能用一下。换做老人家我是你一样捉襟见肘……”
  看着归不归对‘傅羌’的遭遇颇有些同情,吴勉翻了翻白眼,对着‘傅羌’说道:“现在你已经这样了,是不是可以说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了?之前打得旗号是重建方士一门,这个早就说不通了。
  是实话吧……你是怎么打动广仁和火山的?”
  日期:2018-07-2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