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2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个念头主要是被赵援朝和老桥给勾出来的,一个说是人因为滥赌死的,一个说是被碎尸了,两个人两句话,瞬间捅进了安邦的心里。
  他隐约想起来,几天前那个滥赌女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有人在这边踩点,要杀你”
  安邦扭头回到桌子上,拿起电话后就打给了张耀良:“良叔,你在赌场呢么?”
  “啊,在的,刚和管理层开了个会,有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你给我找个人,之前咱俩在赌场里碰到的那个滥赌女记得吧?对,你就给我去找找她,如果今天没看见人你就问问赌场里的人,她有多久没出现了”
  “行,你等信吧,我这就给你问问”

  挂了电话,安邦拿起酒瓶仰头干了大半瓶的酒,然后抹着嘴巴子说道:“这他么的,感觉好像有点跟真事似的呢?”
  是的,此时的安邦忽然觉得,之前这个女人跟他说的有人踩点要杀他的事,确实好像有点真!
  这个事要是真了,那就是肯定有人在惦记他了。
  旁边,老桥他们过来后问道:“怎么了?”

  “不太确定,可能是有人过来想要杀我”
  “在这,掸邦?”赵援朝诧异的说道:“杀你的人得脑梗了吧?这他me的,在掸邦动我们那不得给突突成筛子了么,扯淡吧”
  安邦皱眉说道:“人埋伏好了,突然给你来一黑枪,你怎么防着?缅甸,泰国,越南,内地都在四周往哪跑不行?越是咱们想不到的,人家干起来就越把握,等等信吧,看良叔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几分钟之后,张耀良回了电话过来:“那个女人不见了,赌场的侍应生说大概有四五天的时间没看见她了”
  “啪”挂了电话,安邦直接说道:“不吃了,回去”
  两台皮卡离开掸邦营地,直接返回到了葡京赌场。
  “咣当”来到楼上张耀良办公室,他推门就说道:“那个女人死了,在援朝那里,两条野狗给她的尸体刨出来了”

  “什么?”张耀良当即就愣住了,听安邦把话说完后,他惊愕的说道:“还真是这么回事?来,你给我想想几天前这女人最后出现的时候,有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
  一旁的跟美玉约过几炮的侍应生愣了愣,随即仔细的琢磨了半天,摇头说道:“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我曾经看过她玩牌的时候好像跟一个男的搭过话,不过长得什么样我想不起来了”
  张耀良皱眉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一会我给监控调出来,你要是能给人认出来的话,我直接给你几张桌子管”
  “行,行,我尽力”
  几分钟后,张耀良领着安邦还有侍应生去了赌场的监控室,每家大赌场都有一套非常完善的监控系统,严密的程度几乎不比银行差多少,并且存档的时间都非常的长,主要是为了防止赌客出千,丢东西什么的。
  “把八号那天的监控给我调出来,时间大概就从上午十点左右开始”
  负责监控的保安,给画面调出来后,安邦和侍应生就低头照着屏幕里美玉的身影,大概播放了一段时间后,美玉第一次和安邦接触的画面就出来了,随后没过多久美玉和小宇,恩赐他们搭话时的场景就露了出来,大概继续快进了一段时间,小宇搂着美玉走了。
  监控继续往下调,几个小时之后,美玉第二次和小宇接触的画面就又出来了。

  “对,就是他,我想起来了当时美玉和他离开后,从那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监控画面拷贝出来,特别是这两个男的,清晰一点,带到酒店那边去问问客房部,人还在不在住几号房”
  十来分钟之后,安邦领着老桥,永孝和刘牧,王莽等人直接来到酒店客房部,通过前台的比对找出了小宇和恩赐的房间号,并且这两人今天还住在这里,人没有退房。
  “上去,这个点他们应该还在房间里面呆着,给我把人堵住了!”
  赌场酒店三楼的一间客房里,小宇扣着裤裆躺在床上,小眼睛眨巴着,语气很哀怨的说道:“恩赐啊,咱俩去赌场里溜达一会呗?白天安邦他们去了果敢后,咱们不敢跟着就在房间里躺了一天,我觉得躺的时间有点长了,生命在于运动么,对吧?下去走走”
  恩赐扭头,呵斥着骂道:“给我闭了,你又刺挠了是不是?给我老实一点,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幸亏那个小娘们让咱俩给弄死了,这要是跑了消息强哥能给你剁了,你他ma的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坚持一天明天强哥就到了,办完事后拿着钱咱们换个地方随便玩,今天你就给我老实的忍着吧”
  小宇砸吧着嘴,他确实挺刺挠的,心痒手也痒,这个时候要是能玩几把牌在搂个姑娘回来,那这生活妥妥的非常嗨皮了。
  “这他么地方,连个电视都没有,你说你和我两个爷们往床上一怼,有啥意思?要不,下去买点酒回来呗?咱俩喝点”
  恩赐一听当即无语了,从床上爬起来后就指着他说道:“你要是能活的过四十岁你都算高寿了,一天不是想着赌就是酒和女人,早晚死在这上面”
  小宇沉默了片刻后,咬牙说道:“恩赐,你说咱们这种人过的不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嘛?你不趁着有限的时间和机会多给自己找点乐子,那说不上什么时候就突然嘎巴一下死了,不亏啊?提着脑袋干活,别到最后死了再一想自己这辈子白活了,你上哪后悔去?”
  恩赐皱了皱眉,从床上下来后说道:“等着吧,我去买点酒菜,你别乱跑啊”
  “嘎吱”恩赐拉开房门走了出去,他刚走过走廊准备往楼梯口下去的时候,下方几个人影正快步的走了过来。
  “唰”恩赐往下瞅了几眼顿时就懵住了,下面上来的正是大圈的这伙人,安邦领头。
  只是停顿了不到三四秒钟,恩赐就恢复过来然后低着脑袋屏着呼吸往下走,因为你这时要是再往回掉头走,那就明显有毛病了。
  恩赐和安邦擦身而过,他刚要松口气的时候,老桥突然扭头看着和他并排要走过去的恩赐就问道:“朋友,我跟你打听个事啊?”

  “啊,什么事?”恩赐下意识的就回答了一句。
  老桥背着手,笑呵呵的说道:“我就想问问你们前几天,把杀了的那个女的给埋在哪了啊”
  “轰!”恩赐的脑袋里瞬间就炸了一下,手随即就要伸向后腰别着的一把枪上。
  “啪”刘牧直接出手按在了他的胳膊上,然后反手一背用力一拧就给人带了过来,抬起膝盖就磕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恩赐瞬间被拿下后就给顶在了楼梯一侧的墙上,刘牧伸手从他后腰上给枪拔了出来就扔给了永孝。
  永孝接到手里后翻看了几眼就说道:“黑ong江七台河那边出来的土货,这两年挺走量的,这种仿五四我见过好几次了”
  安邦慢悠悠的回过神,淡淡的说道:“装的还挺像啊?你都盯着我多少天了,还装不认识呢?给他带上去,还有一个在屋里呢”
  恩赐被人硬给押着推上了楼,回到客房门外后,安邦轻声说道:“给门叫开,你里面还有一个同伴呢吧?配合我们一点,你能少遭点罪,明白了?”
  “嗯,我知道”恩赐咬牙点了点头。
  “行,开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