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2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宇突然从身上抽出一根绳子,一下子就绕到了美玉的脖子上,然后瞬间就给勒死了。
  “啊”美玉瞪着眼珠子,挣扎起来,不到几秒钟她就感觉到了呼吸困难。

  小宇死死的勒着她的脖子,用膝盖顶着对方的后背,两手用力的往回拉着,仅仅两分钟之后,美玉扑腾了几下四肢身子就软软的滑到了地上。
  恩赐弯腰,伸手摸了摸地上尸体的脉搏:“死了!”
  “咕嘟”小宇咽了口唾沫,咬牙问道:“接下来怎么办,找个地方给埋了?”
  “酒店里肯定藏不了,把人肢解了,找几个袋子装上后给弄到外面,找个地方埋了吧”
  这个叫美玉的女人可能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悲催的人生有多让人唏嘘和可怜。
  给安邦报了信,没想到对方却没信,而最后自己却落了个被勒死分尸了的命运。
  随后,恩赐从酒店里出来在外面买了两把刀和小宇直接在酒店的卫生间里,用了差不多大半夜的时间,给一具尸体分成了若干块,然后装在几个塑料口袋里,分几次运了出去,偷偷的埋在了赌场四周的林地里。
  这件事他们两个可谓是做的悄无声息,十分的隐秘,从小心谨慎的角度来讲,他俩是挺成功的。

  几日过后,小宇和恩赐一直都采取老套路来踩点。
  路子很简单也很野,就是两人轮流跟点,咬着安邦的身影看他一天的活动范围在哪,然后大概的测算出他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身边的人最少最容易下手。
  这个路子,是以前马强带着他们的时候,在外办事时最常用的套路,比较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自然也不会具备什么侦查和反侦察的能力了
  但他俩唯一占着点优势的就是,是在掸邦踩的点,这里到处都是内地人,操着各种口音的都有,而且所有的赌客在这边一连呆个十天半个月的不出去也都很正常。
  况且安邦可能也不会料到,有人会在掸邦大本营里来杀他。
  所以,踩了几天之后两人还真的摸出一点门出来了。

  安邦他们这伙人的活动规律和作息时间还确实比较规范,基本上他们平时晚上都是睡在赌场的酒店里,早晨起来吃个饭活动一下,白日中有时会出去钓个鱼活动活动,晚上后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吹个牛bi喝点酒,有的时候也可能会去赵援朝或者林文赫的营地逛逛,一天基本上都重复着周而复始同样的日子。
  “喂,强哥?我是恩赐这两天我和小宇大概了解了一下,觉得差不多有个机会可以下手,你看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合计一下?”
  “摸的差不多了?”
  “差不多,安邦的活动范围和时间都比较单调,基本上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地方几条线,我发现这个军阀好像是他和尚投胎的,在这种地方他既不赌也不嫖,唯一的爱好就是钓鱼和喝酒,天天都跟老僧入定似的,不是,你就说,他这日子过的有什么意思呢?”恩赐很不理解,以安邦的身份地位和能力来说,他至少也应该没事赌几把,然后搂着两个姑娘夜夜当新郎什么的,而不应该过着如此乏味的生活。

  太有失他的身份了,大好年华,这不都蹉跎了么!
  这就叫格局,所以恩赐注定一辈子是社会边缘下的二三流小马仔,而安邦才是大佬!
  电话里,马强顿时叹了口气,唏嘘感慨的说道:“四爷,要是能做到他这个地步也就不会倒下的这么快了,你知道人家这叫什么嘛?韬光养晦,修身养性,越是叫得欢的狗死的才越快啊,他确实挺可怕的”
  “呵呵,再可怕那不也怕人琢磨么?真的,强哥我算是品出来了,人活一辈子赚的钱够花就行了,别站的太高了,不然有太多人惦记你了”
  “评价安邦还轮不到你,等着吧明天我们就过去找你”

  这天,中午过后。
  赵援朝开着辆车过来接上了安邦,他来是因为老丈人彭家声有请。
  “你老丈人找我啥意思,知道么?哎,是不是我太失礼了,来掸邦这么长时间了都没过去拜见一下?”
  “不是这个事,我这丈人现在都快与世隔绝了,除了自己家里人以外,外人一概不见,我都两月没看见他了”赵援朝寻思了下后,皱眉说道:“我估计大概是要找你聊聊,你上一阵子干的那把事了”
  安邦前一阵子带着大圈和掸邦的队伍,强硬的给缅甸境内的一伙毒贩给倾盆剿灭了,声势闹得挺大的,缅甸那边首先表达了下不满但是通过葡京酒店的关系给压了下去,但是不少曾经对葡京酒店下过绊子的人还有一些金三角的毒枭就有点担心了,于是联名起来找到了果敢王彭家声来让他出面。

  赵援朝带着安邦来到果敢同盟军的营地时,彭家声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主动相迎。
  安邦从车上下来后赶紧走了过去,伸出双手说道:“彭老这么客气,还得麻烦您出来”
  “呵呵,上一次你来,你还是个后生,这一次你来已经成大佬了,咱俩不谈辈分只说身份,都是差不多的”安邦谦虚的点头说道:“在您面前,我还是个小后生,您永远都是长辈”
  对于这位老人,安邦从心底里是挺尊敬的,果敢王彭家声是很亲华的,属于无国籍人士,并且他领导的同盟军一直都主张民主自由,并且还倡导禁毒,他这一生主要有三个成就就是开启缅北和平,禁毒和促进果敢经济发展。
  一点不夸张的讲,果敢王所做的可以用功德无量来形容了。
  “陪我走走吧”彭家声转身朝着营地里走,赵援朝打了个眼色后就走开了。
  一老一少并排走了一段,彭家声先开口说道:“你来,是不是以为我是说情来的?”
  “呵呵,您说我就得给面子”安邦很实在的笑了。
  “唰”彭家声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我说什么情?一帮毒贩子,我看他们还烦着呢,我以前虽然是果敢最大的毒枭,以毒来供养我的军队,但是到后期老了老了之后我就明白了,你不能干让后人埋怨你的事,所以我就决定了从此以后果敢禁毒,金三角也早晚都要禁,还这里一片净土,为后世子孙谋个福,做点什么不好,非得要干这些丧尽天良的勾当呢,对吧?”
  “其实,我也是这个心思,大圈管不了别人但向来自己是绝对不碰丨毒丨品的”安邦顿了顿后,又接着说道:“那果敢以后禁了,这里的人可得怎么生活呢?毕竟,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了啊”
  “可以务农,可以开采原石矿,甚至干赌场也行”彭家声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安邦当即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这个果敢王找他来,是把他给当成土财主了。
  安邦和彭家声聊了很久,这个一直致力于果敢和平,禁毒事业的老人在这一次谈话中给了安邦很大的震撼。
  果敢王彭家声的做派,有些像三四十年代军中的领导人,这是个致力于民族大业的人物,努力改变果敢历史的领导者,他是注定要把声名留在历史中的。
  彭家声找安邦来,主要是想和他聊一下未来果敢的发展,他能给出多少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