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2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轰,轰”连续两次巨响,两栋木楼爆起一簇火团后就被炸开了。
  战斗在瞬间响起,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内,几发狙击子丨弹丨外加两枚火箭炮就全都砸了过去,直接就让毒贩营地里的人给炸懵逼了。
  一时间,营地中大批人影仓惶的跑了出来,抱头乱窜,拿着枪四处瞄着,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袭击是从哪开始的,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放着枪。
  这就是正规军和私人武装的区别,哪怕不用战前指导和作战计划,安邦他们也能瞬间都组织起有效的进攻来,而对方在仓促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枪口该往哪瞄。
  “老桥你和刘牧给我掐着大门的两个点,出来的车和人全都给干住了”安邦给scd往身后一背,同时就给冲锋枪解了下来“咔嚓”一声推弹上膛后喊道:“莽子,永孝,咱三个从三方往里干,压他十分钟援朝就过来了”
  “干吧,呆会查人头,谁他ma输了晚上痰盂当酒壶,罚他”
  “草,谁怕谁啊······”

  三道人影从山坡上往下狂奔,端着手里的枪肆无忌惮的无差别的往下方倾泻而去。
  营地当中,一个五十来岁穿着缅甸军装的中年人,惊慌的跑了出来,拿着一把枪很迷茫的吼道:“谁,谁······怎么了这是?”
  老桥和刘牧扛着火箭筒,瞄准营地的一扇木门扣动扳机,火箭弹纷纷急射而去,将堵在门口的一伙人硬生生的给炸了回去。
  “老班长,右三十度角,给我把围墙轰开个口子······”
  老桥架着火箭筒,调转方向,上弹后瞄准发射,火箭弹给王莽所在的方位那边围墙瞬间就给炸开了。
  “踏踏踏,踏踏踏”围墙刚一开,王莽就快速的跑了过去,一手拎着枪一手从身上单手抓起两枚手雷咬掉引线后,就朝着里面甩了过去。
  “轰,轰”手雷落地的同时,王莽就闪身躲到了一旁,等炸完了之后,提着枪就站在缺口处往里面突突了一梭子的子丨弹丨。
  里面,几个刚往这边跑的人,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被王莽突然的袭击给全都了堵死住了。
  “嗡,嗡,嗡”同时,营地外围的山路上,几辆皮卡车颠簸跳跃着,疯狂的冲了过来。

  赵援朝按着耳麦说道:“哥,我要进场了,狙给我开一条路出来”
  “唰,唰,唰”两边几把狙同时迎着皮卡的方向瞄了过去。
  此时,突然的强横攻击,让毒贩子的营地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四处逃窜的士兵,到现在为止战斗发生了不过十来分钟左右,他们甚至连地方的人影都没有摸到,直到看见四辆皮卡车笔直的朝着这边从来,他们才隐约看出来的好像是掸邦的队伍。
  “重机枪给我全力开火,往死里干,一个活口都不要”赵援朝在车里大声的吼道。
  “嗡嗡嗡,嗡嗡嗡”子丨弹丨有一指多长的四挺重机枪开火后,就好像是人肉收割机一样,响彻着巨大的轰鸣声就扫了过去。

  两台皮卡死死的堵住了营地的正门,生生的给里面的人憋住了,枪口来回移动前方地面被扬起了一片尘灰,还有支离破碎的胳膊腿。
  “跑,跑啊,别还手了拦不住啊”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被打懵了半天后就回过味来了,他们没有了先机,火力又不如人家,那剩下的就只能想着往出逃了。
  “点射,有人往车那边跑了,给我狙了他们”安邦此时跑到正门方向,看见有几到人影要往那两台皮卡车那边跑去后,就冲着耳麦吩咐了一声。
  远处高点上的老桥和刘牧放下手里的狙击枪,架起来后就瞄向了那一侧。
  几枪连续扣动,皮卡的挡风玻璃还有先过去的两个人当场就被干死了,其余人等全都被吓的不敢动弹了。
  “踏踏踏,踏踏踏······”营地里的毒贩子几乎在此时已经被扫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了,不少人都抱着脑袋十分明智的跪下了身子。

  “突突突,突突突”安邦进来后,单手抓着枪冲着半空中就搂了一梭子子丨弹丨,然后扫着束手待毙的人群说道:“谁叫吴登瑞,出来······”
  那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咬了咬牙后往前走了几步,阴着脸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吼道:“掸邦的?我们和你们无冤无处,你凭什么来杀我的人”
  “谁给你质问我的权利,啊?”安邦棱着眼珠子轻蔑的指了指他身后的人说道:“你挡我们掸邦的财路你自己不知道?晒脸,我不收拾你?来人······都给我屠了,不要活口”
  “啊,不要,不·····”顿时,吴登瑞身后的人全都被吓的连连求饶,但是安邦他们根本就没心思留下这帮毒贩,直接选择开口全都给灭口了。
  “嗒嗒嗒,嗒嗒嗒”掸邦的士兵齐开火,几梭子子丨弹丨下去后,人全都被干掉了,吴登瑞惊慌的张了张嘴正要说话。

  安邦“唰”的一下抬起腿,抽出一把军刀纵身跃起后,横向就从对方的脖子上抹了过去。
  “噗通”吴登瑞甚至只说了一句对白,就当场死于非命了。
  “唰”安邦将手里的军刀插在地上,摆手说道:“这伙人,人头全都给我割下来,朝北放着······告诉下一伙还想着挡我们财路的人,再不知好歹,就以他们的脑袋祭奠掸邦的战旗!”
  一座毒枭的营地,一百多个私人武装士兵,不到二十分钟内全歼,人头齐刷刷的摆向了正北,鲜血洒了一地。
  干脆,利索,摧枯拉朽的一场战斗。
  郁郁葱葱的树林下,这好像是一幅人间地狱的画面,凄惨,悲凉,似乎没有人性!
  但安邦就是要用这种强硬的态度,来告诉那些最近这段时间内挡了掸邦葡京酒店财路的人,下一个这种下场的目标可能就是你们了!
  掸邦不出手,不代表我们不言语,出手了你们就得知道好歹了!
  风徐徐吹来,树林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掸邦的队伍在全歼了这伙毒枭后,快速的从缅甸境内返回了掸邦。
  这处营地的血案,没用一天时间就先是传到了缅甸一些军阀的耳中,随后又蔓延到了泰国,越南等一些势力那边,有的人觉得愤怒觉得掸邦的手法太血腥了这种类似于屠村的行径明显多年都没有发生,让人害怕的同时也有些胆寒。

  但更多的人,则是被掸邦雷厉风行还有生猛的屠戮手段给震慑住了,这帮人下手还真是无所顾忌。
  四辆皮卡大摇大摆的开出了缅甸,行驶在回营的路上一伙人显然还沉浸在刚刚的交火中。
  “这地方好啊,当兵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碰到这种场面,在掸邦你要是被惹不高兴了,就能拎着枪干一场硬仗,过瘾!”刘牧兴奋的搓着手,典型的好战份子的姿态。
  老桥皱了皱眉,手耷拉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杀人者恒杀之,你动枪杀人的时候,就得做好有被杀的准备,孩子,这不是什么好事,说不上有一天谁的屠刀就祭到你的头上来了,珍惜和平年代吧,这种地方说实话不适合我们”
  “但我们是兵,是军人,生来就应该上战场的”刘牧梗着脖子抿嘴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