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4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只小麻雀叽叽喳喳,那两张小嘴一刻都不停,跟放鞭炮似的,时常弄得萧剑扬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提起她们爸爸,姐妹俩都一脸骄傲,都拍着胸口说只要萧剑扬愿意,她们是可以说服老爸招他过去当保镖的,看不出她们年纪不大,还挺懂得感恩的嘛。对这类邀请,萧剑扬自然是拒绝。事实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两只小麻雀在叽叽喳喳,她们说了一百句,他都没有回一句,弄得小姐妹俩老大的不高兴。

  那个扎马尾辫的小萝莉总是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又百分之百的可以确定,他与她之间此前没有过任何交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真是奇哉怪也!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慢慢的亮了,进出地铁站的人也慢慢的多了起来,小姐妹俩拉萧剑扬出去,说一定要请他吃一顿早餐表示感谢,而萧剑扬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再加上列车还要半个多小时才到,他也就不推辞了,带上行李和这两个小不点一起出去,在快餐店一人要了一份快餐,就在地铁广场外吃了起来。正吃着,朱莉的背包里传出嘀嘀嘀一阵响声,她放下手中的汉堡包,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部造型小巧的手机————对,跟大哥大这类抡起来拍人能把人砸开瓢的大家伙比起来,她手里那部真的算得上是小巧,才半斤重。这是高档货,用得起的人都属于不差钱的那种,昨晚小混混找她们麻烦还真是找对了。

  朱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说:“爸爸打来的。”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那头噼哩啪啦就是一通火力急袭,又急又快,焦急之情溢于言表。这个小妞没心没肺的笑着,等那头说累了,才把自己的位置告诉人家,然后结束通话,把手机放回背包,吹了个口哨,问萧剑扬:“先生,我的脸怎么样?还肿吗?”
  萧剑扬说:“还有一点红肿,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
  朱莉有些沮丧:“怎么这么快就消肿了啊?我还希望继续鼻青脸肿的好让我爸爸找人废了那帮杂碎呢!”
  萧剑扬让牛奶呛了一下……
  美国人跟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真的很不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一对美国夫妇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冲在前面的是个标准的美国中年男子,腹部鼓起,鼻头的体积跟蒜头有一拼,带着阳光的笑容打老远就叫:“我的小宝贝,你们到底在哪里?”小姐妹俩把还没吃完的食物一扔就跑了过去:“爸爸,爸爸!”
  那个大鼻头抱起琳达,用力亲了一下她,大笑着问:“怎么样,去纽约玩得还开心吗?”
  琳达说:“开心!就是回来的时候碰上坏人了!”指向萧剑扬,“要不是那位先生打跑了那些坏人,我和姐姐可就惨了!”

  朱莉恨恨的点头:“可惜光线太暗了,我没能看清那些坏蛋的脸,否则非报警让丨警丨察把他们抓起来不可!”
  母亲温柔的责备:“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赶夜班列车,尽量白天坐车回来吗?有没有伤着?让我看看!”检查了一下两个女儿,发现就朱莉的脸蛋有点肿,衣服被扯破了一点,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对只顾着吃汉堡喝牛奶的萧剑扬说:“这位先生,是你保护了我的宝贝对吧?真的是……”当看清萧剑扬的脸后,她的声音突然哽住,震惊的后退两步,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萧剑扬也看着这个女人。当看清她的脸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琳达总会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了。她真美,即便已经四十岁了,依然是皮肤莹洁白嫩,眉如黛山,眸若晨星,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身段曼妙迷人,当他将眼前这个人与记忆中的影子重合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她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那么美丽、优雅,而优裕的生活更让她增添了几分高贵的气质。如果她出现在父亲面前,父亲肯定认不出她来了吧?当然,她也认不出父亲了,十几年的时光,一个还是那么美丽,另一个则像是中了恶毒的诅咒一样以惊人的速度衰老、憔悴,这对比鲜明得有点讽刺。

  其实不用去看她的容貌,他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因为他就是在她的怀里,听着她温暖的歌儿慢慢成长的,那声音他太熟悉了,根本就不用去想,永远也不会忘记。小时候他不止一次在心里发狠,如果再遇见她,就指着她的鼻子狠狠的骂她一顿,六年前她从上海赶到湘西送他入伍的时候他心里的壁垒松动了一点,六年后再次相遇,他变得很平静,十几年来积蓄的怨恨与愤怒,似乎已经无法在他的心里掀起任何波澜了。他一口喝完杯里的牛奶,向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声音有些沙哑:“照顾好你的孩子,别再让她们在深夜跑到地铁站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来,她们不会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背上背包,转身就走,连招呼都没有跟男主人打。

  朱莉愕然叫:“先生,你这就要走了吗?我……”
  萧剑扬头也不回,说:“下次旅行的时候记得安排好行程,人太少的话尽量不要晚上乘车回来。”
  女人突然将琳达往丈夫身边一推,追了上去,颤声叫:“小剑,是你吗?”用的是汉语。
  萧剑扬身体微微一颤,停了下来,想回头,但克制住了,嘎声说:“女士,你认错人了。”
  女人挡在他前面,用颤抖的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喃喃说:“不会认错,不会认错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样……”
  萧剑扬有些诧异:“照片?”
  女人说:“你爸爸每年都会把你的照片寄给我,十三年了,从不间断,虽然我不在你身边,但是也看着你长大,每天都吻过照片上的你才能睡得着……你爸爸呢?他还好吧?从去年年头开始我就没再收到他的信了,给他汇款也被退了回来。还有,你怎么到美国来了?你不是当兵了吗?”
  萧剑扬咬咬牙,轻轻将她推开,冷漠的说:“女士,你真的认错人了,我还要赶火车,失陪了,非常抱歉。”说完快步走向地铁站入口,女人惶急地抓住他的手想说什么,被他甩开,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汇入人流之中。
  身后传来女人带着哭泣和绝望的叫声:“我的孩子,我到底要怎样做你才能原谅我?”
  萧剑扬加快了脚步。走到地铁站的入口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转过身去,朝那个生他养他的女人投去最后一望。
  她没有追上来,只是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肩头剧烈的耸动着,泪水从指缝间渗了出来,哭得是那么伤心。她的丈夫还有两个女儿不知所措的安慰着她,结果只是让她哭得更加伤心。
  他本能的想回去安慰她几句,但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转过身,浑浑噩噩的随着人流进入车站,上了开往目的地的火车。

  火车在铁路上风驰电掣,铁路两边的景物飞速的倒退,他仿佛也正在经历着时光倒流,儿时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历历浮现,那温柔、疼爱的笑容和伴随着他安然入梦的歌谣,清晰无比,而当她离去后,父亲那苦涩的神情同样也清晰无比。
  我还恨她吗?
  也许还恨吧,也许已经淡然了,否则他又怎么可能如此平静的面对她?
  小时候和父亲的对话在脑海中回响:
  “你妈妈也不容易,她很难,不要恨她……这是时代造成的悲剧,不是她的错。”
  “你为什么老是替她说话?就这么原谅她了?”
  “没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萧剑扬喃喃重复着,高高昂着头,眼睛睁得大大。乘务员过来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摇了摇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