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预感黑蜘蛛不会有事。你放心就好。”李一强道,“不要与通天鼠冲突,他的人都已经参与过来了。与他冲突,对我们没有好处。”
  “是吗?”鸭屎苦笑了下道,“没那么邪乎吧?”
  鸭屎气冲冲地再度走进了小院,有几个通天鼠的兄弟坐在地上,与通天鼠一起商量着事情。鸭屎走过来道:“通天鼠,咱们到屋子里谈谈。”
  通天鼠走了过来,随鸭屎走到了对面的一间房子里。鸭屎关上了门窗,随后一把将通天鼠拉在了身边道:“咱们说好的,为何不守信?”
  “四爷,你光想着救人,从来没想过兄弟我的诉求。你救过我,我也帮过你。如今,到了关键时刻,咱们各有各的想法。我主张参与他的所有的环节,羞辱他,让他难看,让他恐惧。最终与他拼了命才好。”

  鸭屎笑着说:“小貂蝉在你手里,小宋江也在你手里。你厉害啊。虽然你装着是在乞求我,实际上又表现得够硬气。不过,你还是不了解我。楼外楼有几个我在乎的人。这个你是知道的。为了你姐,你背叛师门,背叛师兄,我为了我在乎的人,可能什么都敢做。”
  通天鼠笑着说:“四爷,我跟你说白了吧。我感激你,但也看透了你。你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累吗?因为你的牵挂太多,在乎太多。如果没有二姐,你早就统一微山了。如果没有其他几个你在乎的人,你也早已报仇了。你太善良了,不够狠。”
  “如果你是我,遇到了你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做?”鸭屎冷笑着问道。
  “我会往死里揍自己一顿,可你下不了这个手。”通天鼠道。
  “你真不了解我。”鸭屎道,“我给你一次机会。我安排人过去,立即放了小貂蝉与小宋江。我知道你想杀野狐田,不过,抱歉,你通过软禁小貂蝉逼他过来没有任何好处。放了他们俩之后,我给你一个说法。所有的流程按照你安排的来,我们从暗处走入明处,礼物我们也准备了。二姐的婚礼不要受到打扰,其他的,听我的安排。”

  “我要是不听呢?”通天鼠咬着牙道。
  鸭屎抓住他的衣领,将他翻了个身,脸朝上倒在地上,鸭屎抓起他的胳膊,从手腕到肘子再到肩关节,将他的双手关节全部卸开了。通天鼠惨叫着在地上躺着打滚,想动但不敢动。李一强手握手枪,在旁边站着,盯着通天鼠的手下。
  通天鼠从未说与四爷翻脸,所以他的手下全都不敢动。有一个想过去看看,还被李一强的眼神给吓到了。
  鸭屎蹲下身,看了下浑身抽搐的通天鼠道:“要不要听我的?”
  “不听。”通天鼠全身抽搐着,嘴里说出了很硬气的话。
  鸭屎抓起了他的一条腿,正准备卸开他的腿,通天鼠惨叫一声音道:“服了。”鸭屎很麻利地将他的胳膊关节全部对上,他的双臂肿胀,几乎抬不起手。鸭屎一把将他扶起,揽着他走到门口,打开了门,所有的人都极为吃惊地看着他们。
  一大早,微山的商家、湖上的黑帮等,全部陆续来到了楼外楼。宁十三在一帮军人的簇拥下,穿着县长的正装在门口迎接客人。皮一鸣站在他旁边,一脸严肃。宁十三的旁边有一张桌子,后面站了一排持枪的人。前面的桌子上坐着嫣红,嫣红的旁边便是简鱼。很显然,她们完全在宁十三的控制中。
  整个婚礼简化了很多,也简单了很多,第一个环节是皮一鸣宣布宁十三为县长,第二个环节是拜天地,随后新人敬酒。根据宁十三对皮一鸣的承诺,他们入洞房后,立即安排他们离开。皮一鸣还有一组军队在县城外驻扎,可以护送他们离开。
  眼看客人来得差不多了,皮一鸣做手势,要求大家静一静。
  “各位微山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今天是小弟皮六与宁爷的千金大婚的日子。”皮六刚说完,台下就骚动起来,大家议论纷纷。皮一鸣不管人群的议论,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我代表山东省政府,任命宁十三宁爷为微山县县长。宁爷请吧。”
  宁十三一身中山装,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来到了台上。皮一鸣从副官手里接过委任状与大印,交到了宁十三手里。宁十三难以掩饰双眼的兴奋与内心的激动。
  “今天是小徒,哦,也是小女大婚的日子。多谢韩主席的信任、皮大刀兄的提携,也多谢一鸣大老远赶过来,亲自给我送过来委任状。微山一直打打杀杀的,没有像样的治理。从今天开始,咱们一切都得正规起来。有人说,怀义堂是梁上君子出身,这是巨大的污蔑。怀义堂曾经出过一些败类的弟子,不过基本上都被清理出去了。这一切不过是打败运河帮的一些权宜之计。如今,我这么多年的苦心,终于得到了韩主席的肯定。从今往后,微山不仅无贼,也不会再有土匪了。从今天开始,微山将只有鞭炮声,不再有枪声。”

  宁十三刚说完不会有枪声,突然响了一声枪声。
  李一刀身边带着七八个人抬着礼物走了过来。鸡头米安排的人,以及皮一鸣的人都没有拦住。由于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所以大家对动手都比较谨慎。李一刀举着枪在空中,连续放了几枪,直到手枪的子丨弹丨打光,随后将枪扔到了地上。
  “微山运河帮恭喜宁爷。来人,上礼。”李一刀道。
  鸡头米立即凑到宁十三耳畔道:“师父,他是硬闯进来的。兄弟们都知道他是李当家的,所以没敢硬来。”
  “已经进来了,就别乱动,别让其他的人看笑话。”宁十三道。

  “是,师父。结束后,我办了他。”鸡头米道。
  宁十三笑着说:“大家安静,李当家的是我请来的。他是心怀大义的典范,所以我请他来,是要告诉大家,从此以后,微山彻底安宁了。大当家的,坐吧。”
  李一刀拱手道:“谢宁爷。”他在旁看的空席上坐了下来,几个兄弟围绕左右,极为警觉。
  宁十三继续讲到:“我简单说两句,待会就是拜堂了。今天是新人的主场,不是我。我刚说完,微山不会再有枪声。”
  “啪啪,”有人在大门口放了两枪,随后闯了进来。看门的没有人敢拦,因为这不是别人,正是野狐田。他一个人扛着一个大的礼盒,手里拿着枪走了进来。
  “师父,我这一批货送得太久了,来晚了。不过,也不至于不等我啊?”野狐田放下礼物笑着说,“恭喜师父。”
  宁十三立即懵了,并不知道该如何接。不过,还是鸡头米反应快,笑着说:“大哥,是你捎信说不来的,你怎么来了?是要给师父惊喜?”
  野狐田哪有这么快的反应,立即很严肃地说:“放屁,我什么时候捎信给你了。”
  宁十三突然明白了,笑着说:“他说的是电报。”

  野狐田这时才意识到,这是鸡头米的策略,让在座的人好看些。他笑着说:“电报是电报,信是信。我先坐了,待会给师父磕头。”
  宁十三道:“野狐田的回来,让我很震惊,真希望那些死去的兄弟,也都能回来。”
  鸡头米在他身后小声道:“师父,你快点结束,然后进去。”
  宁十三意识到问题了,于是笑着说:“其实,从今天开始,微山将进入…”
  只听一阵剧烈的脚步声,李一强带了几个副手扛着礼物走了过来。关于李一强的叛逃,宁十三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宣传。鸡头米安排的人都认识李一强,没有一个敢动的。同时,皮一鸣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不敢乱来。
  李一强走进会场,将礼品献上,随后说:“宁爷,我来晚了。我带来了西边人对宁爷的祝福”

  宁十三道:“一强来得正合适,快请坐。”
  宁十三的双腿开始发抖,他左顾右盼,满脸是汗。鸡头米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过,皮一鸣并没有当回事。宁十三后悔没有亲自培训迎客的这帮兄弟,更没有想到,这几个人会主动出现。宁十三在楼外楼所有的暗处都布置得非常周密,没想到他们会从明处,大张旗鼓地过来。不仅宁十三没有预料到,鸡头米等人也完全无法预测。
  “唉,这么多人,说不来了,怎么突然又来了。为了给我个惊喜也是煞费苦心啊。”宁十三大声感叹道,“还有谁?”
  “还有我。”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宁十三大吃一惊,整个额头上全是汗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