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38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这两次都不是真正的死亡,简单说就是,在两次死亡的瞬间,他虽然有濒死体验,但也清楚这只是证道的过程,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而这一次,则完全不同。
  纵然坚强如他,在元神寂灭的最后一刻,他依然感到了恐惧和迷茫,甚至有点绝望。
  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到底值不值得?
  他感到自己在向上飞,飞出了修所,一直飞到半空中去,他看到了那几个大佬,站在北斗观的院子里,仰头看着他。

  他看到了飞奔而来的清,清也发现了他,在半山腰猛然站住,抬头凝视着自己。他的手中,拿着打神鞭和番天印。
  曾经属于自己的专属法器。
  曾经的荣耀,风之谷,叶少阳,杨宫梓,陈露……这一切,都逐渐远去了。
  什么都没带走,什么也都没留下。
  一生之中,兜兜转转,纵横三界,横扫天下,又如何呢?
  他看到了酆都大帝,端坐朝堂,虚怀若谷,法度森严。
  他看到地藏菩萨,在炼狱之中,手持经卷,拈花不语,悲天悯人。
  他看到了少阳,看到青云子,师徒三人,大冬天在房间里吃着火锅唱着歌。
  他看到了自己前世,仿佛就在面前,又仿佛很遥远,终究还是走马观花地一幕幕翻过去了。
  他看到了前世的记忆、穿梭而成的历史的演变。

  他看到了芸芸众生,吃喝拉撒,生老病死。
  最后这两幕又融合在一起,他神识深处,仿佛突然开悟一般,明白了一些道理。
  一切都在规则之下,时间,空间,生灵。亘古不变的规则。所谓的天地大道,原来就是这样。
  “风儿……”
  耳边突然传来青云子的声音,把他带到了一个新的天地。
  十几岁的他,站在茅山一处悬崖边上,肃杀的秋日夜晚,星光斑斓。
  道风一直站在悬崖边上,望着远处的群山、那掩映在群山中间的星星点点的灯光和鬼火,让年少的他内心充满了向往。
  青云子和当时还只有几岁的叶少阳,这两个二逼正在草丛里抓蛇,打算烤了吃。
  “道风你站那装什么呢,赶紧过来帮忙!”青云子骂。
  道风不理他,继续淡定地望着远处。
  这一老一小忙活半天没抓到蛇,抓了一些秋后的蝗虫,青云子也凑合烤着吃了。

  “你一直在这站着干啥呢?”青云子问。
  道风手里提着一串蚂蚱,指着远处,说道:“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下山?”
  青云子背着手走过来,站到他边上,小屁孩少阳也跟过来,好奇地站在一边。
  “从这看过去,能看到什么?”青云子问。
  “山,到处都是山,灯光啊就这些了。”少阳啃着烤焦的蝗虫,吃得满嘴都是黑灰。
  “黑夜。”道风说道。无尽的黑夜。
  青云子点点头,摸着叶少阳的脑袋(把手上的黑灰全蹭到他脑袋上),道:“你看到山,那就去爬山,山顶的风景,总是要比山下的好,但山外有山,你永远爬不到最高的那一座山上,就算你爬上去,比你高的还有天,你会当凌绝顶,天下人仰视,到那一步,你该怎样?”
  叶少阳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随口说道:“爬山是为了好玩啊,爬到最高的山上,就行了啊,为什么要上天去?”

  青云子微微一笑,又问道风:“黑夜便是天,无穷无尽,不受任何约束,但黑夜也代表着寒冷和孤独……少阳这孩子,将来贵不可言,能够站到最高那座山上,但他心性天真,率性而为,但世上之事,哪里什么都能由着你的性子?想让他突破天际,还得他自己开悟,自己找到理由,到那时,没人能拦得住他。
  而你,道风,你如同黑夜,无边无际,不受约束,但你终究是黑暗的孤独的,你,不害怕?”
  这差不多是青云子一生中为数不多的说话最有水平的一次。
  道风转头俯瞰悬崖,微微笑道:“师父,我从来都不害怕什么,也不期望什么,不过,十年之后,天下人皆知我名,纵然不齿,亦对我无可奈何。‘道风’这两个名字,必将震动天下,搅翻三界!”
  当年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师父,而今十年不止,我当年所说,如今可都做到了。”

  十三岁,持三尺法剑,独斩尸王;
  十五岁,游历天下,降妖除魔;
  十八岁,战遍天下同辈弟子,无一败绩。
  二十二岁,单剑斩杀十二阴神、三大巫魔、闯六道轮回……名动天下,受封“人间道神”。
  入魔十年,归来之后,开宗立派,三分鬼域,以一己之力对抗阴司和太阴山。

  我这一生,何其荣耀,何其孤独,何其不被人理解,但是……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终归没有白走一场。
  只是……师父,在这一刻,我多想再见你一面,还有少阳,
  只是,我得到了我要的一切,却感觉不到幸福。

  我怀念茅山的那段日子。
  我在不断地得到也在不断地失去。
  我一生作为,只是为了不当别人的棋子。
  终归劫历尽,尘世也成空。
  在元神泯灭的最后一刻,道风想到了酆都城北门外那块石碑上亘古不变的那行字:
  无为大道,天知人情,
  无为窈冥,鬼见人形,

  心言意语,鬼闻人声,
  犯禁满盈,地收人魂。
  规则,就是规则。
  悟了,彻底悟了。但是元神中最后一点神念,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元神泯灭,化作精魄,在空中散开,又汇聚在一起,朝着轩辕之门飞去。
  那几个轩辕山的大佬,还有北斗观那些没死的弟子,都默默地看着精魄升天,表情一个个都是呆滞的。
  纵横三界的风之谷主道风,真的……死了?
  山山禅师在山谷之中,望着飞舞的精魄,宣了声佛号,又一次念起了往生咒。
  精魄飞到半山腰时,清猛然回过神来,急忙作法,制造了一道结界,将精魄拦截起来。
  “北斗真人,这是为何啊?”
  声如洪钟,出自一个白衣老翁之口。

  清抬头看去,是之前看热闹的那个白衣白袍的老翁,从山顶走下来。
  “师叔,我困住这道风精魄,免得他飞走,万一遇到什么机缘,还有聚魂重生的可能。”
  精魄是生灵最原始的组成,基本上是溶解不了的,不过,却可以被人轻松困住。
  白衣老翁笑道:“哪里有这样的机缘,纵然有,那便是他命不该绝,你又何必做这绝然之事,为自己平生业障。”
  清不快道:“因为这厮,我北斗观弟子几乎被斩杀殆尽,难道这仇不该报么?”

  “人已死,你不是已经报仇了吗?”白衣老翁并不生气,依旧笑着。
  “人间有句话,叫斩草除根,万一他有什么机缘,精魄重生,又当如何?”
  白衣老翁往前走了几步,道:“一码归一码,他今日已死,便一切全销,北斗你这么做,不是我轩辕山的行径。”
  清怔了一下,干脆不理他,继续作法,将被困住的道风的精魄朝自己身边拉过来。
  日期:2018-07-0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