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1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砰”他一站出来开枪,后面警方的火力就往这扫了几枪。
  “噗!”一发子丨弹丨打在了徐锐的胸前,他身子顿时朝前就栽了过去然后“噗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唰”安邦他们顿时回头,愕然看见徐锐已经倒下的身影,还有离他不过才几米远的武警。
  徐锐和丁建国倒地后,几把枪直接就顶在了他们的脑袋上。
  “抓起来,铐上,抬出去先送医院给我严密看管起来······”何处长大踏步的走过来后,顿时就长吐了口气,抓住两个就好,如果这一把交火下来到最后一个都没逮住,他们这个专案组就没办法向上面交代了。
  丁建国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睁着眼睛咧嘴笑道:“抓了也行,也行啊!”
  不远处,徐锐趴在地上,嘴里喷着鲜血,肩膀,胳膊还有胸膛上三处枪伤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没死,就他ma算是赢了,哥几个你们先走吧”
  两人被俘了之后,手铐子就被铐上了,然后被人给抬着往林外转移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救治,准备接受审讯。
  同时,徐锐和丁建国被抓了后,安邦,王莽和老桥,刘牧,永孝几人就知道自己这边想要救人就已经浑身乏术了,于是果断放弃选择潜入林中。
  人被抓了不要紧,只要没死就行,活着总比拼到最后全都壮烈强多了!
  如果此时是在战场或者和敌方交手,可能安邦他们选择的就是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得救人出来,但落在警方手里,事后他们最多也就会被判重刑,而不会出现被击毙了的命运!

  徐锐和丁建国落网,前面的人就顿时失去了牵制,一帮常年身经百战,丛林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兵王就宛若鱼入大海,瞬间就没有了约束,于是肆无忌惮的开始亡命狂奔起来,几个人全都是散开了跑,穿插在林中,没用多久就消失了人影。
  “方案重新理一下,我们这里继续派人咬着不能放,同时跟云n那边的同志们说一下,让他们负责控制几处通往边境的路线,争取在他们出境之前,再给拦下来······”
  一天后,云南境内。
  一处密林里,几个略显狼狈的人影蹲坐在树下。
  “不知道他俩怎么样了?”老桥低着脑袋,皱眉说道:“落网了,就是不死,这一下想出来也难了,你说能不能给判死了?”
  安邦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摇头说道:“判死够呛,但砸个重刑肯定是避免不了的,等消息吧,长明那边会给他们使劲的,老万家想要搞一言堂说怎么判就怎么判那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呵呵,辉煌了两三年,最后队伍差点给干散了,我们现在落得个四处逃难的下场,人生的曲折你还真难说清楚,世事难料哦······”
  大圈的经历确实堪称异常曲折,四年前初入香港一无所有,慢慢的往上爬。
  四年后,大圈在香港触顶,如日中天。
  但一场和万红兵牵扯了多年的恩怨彻底爆发出来之后,大圈一落千丈,队伍摇摇欲坠,几乎都难以自保了。
  世事无常,一波三折,游走在社会边缘化的大圈,始终难料后路如何!
  也许,经此打击之后他们会蛰伏几年,悄无声息的残喘着。
  也许,过段时间在突生变故,可能他们就又春风吹又生了!
  于此同时,在徐锐和丁建国落网区域的一家公丨安丨医院里,两人被捕之后就被送到医院进行了救治,手术过后就分别被关押在了两间病房里,人醒了后专案组的人就开始了审讯。
  “说说案子吧,从头到尾的说,详细点,事先提醒你别抱着什么幻想了,就凭你们身上的案子想出去那是不可能了,就看你们撂案的程度然后怎么处理了,宽大处理的话酌情审判,严肃处理的话后果你们也清楚,就不用我提醒了吧?”何处长亲自出面审问,顶着被拷在病床上的徐锐慎重的叮嘱道。
  “呵呵······”徐锐斜了着眼睛笑了,云淡风轻的说道:“你忘了,我是自己主动站起来束手待毙的,你跟我说严重不严重的我会在乎么?也就是你们吧,如果换成是我以前当兵的时候,一点不撒谎的讲,我直接就饮弹自尽了,连让你们抓人的机会都没有,再一个你们都没注意到,我们还手的时候警方和武jing部队的人,有一个战士被我们一枪干死过么?草,就我们的水平,诚心和你们交火的话,你信不信你们这一趟下来得多掏出多少抚血金啊?”

  何处长顿时无言以对。
  徐锐闭着眼睛说道:“我们还手是不迫不得已,但肯定不会把枪口冲向自己的兄弟,所以我们只开枪不杀人,伤人已经是极限了······”
  徐锐说的确实没错,事后警方和武警部队查询战损的时候发现,除了那几头被击毙的警犬,其余所有负责抓捕的丨警丨察和武警,一个毙命的都没有,最多就是身上中弹了。
  是安邦他们经验不行枪法不准么?

  那肯定不是的,而是他们刻意避免让抓捕的人,有人牺牲在这种场合下,不值!
  另外一间病房里,丁建国说道:“你问我什么,我都不知情,因为都是安邦主使的,我们拿钱听命令就是了,枪我确实开了,但万红兵的死是安邦下的手,和我们无关,剩下的你们看着办吧,我认判了”
  丁建国和徐锐在后面一连多次的审讯中,都非常默契的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在逃的几个人身上,其他的一问三不知,我们就是打下手的,听命行事,剩下的你问我什么我都不清楚。
  这是大圈最近多年来遇此情况后的默契,被抓的人不担事,所有责任全都往逃了的人身上推,我又不是主谋你们就算给我抓了,能判多久?
  死刑判不了,你最多就是死缓或者无期呗,那我也就认了。
  两天过后,徐锐和丁建国的伤势都无大碍,人就被看押着送回了京城,暂时关押起来,等待着主谋的落网。
  而同时,两天过去后,安邦他们几人也转移到了西双版纳的密林中,准备朝着澜沧江方向行进。
  横跨在中国和老挝,缅甸,越南的一条大河叫澜沧江,出了中国境内后则是叫湄公河。
  这是一条对安邦他们来讲,意味着生死两重天的一条长河。
  过去了,高枕无忧。
  过不去,后几十年身带枷锁!
  两日后,距离澜沧江不过一百多公里远,安邦,永孝几人身处在西双版纳的密林中,准备通过澜沧江进入掸邦境内。
  连续三天,他们都没有出林区,依靠着极其丰富的野外生存技能,穿梭在雨林中,躲避着警方的追捕,以直线行进的方式大大的减少了赶路所用的时间。
  这一路走来他们一行人也挺狼狈的,身上的衣服都几乎被树枝杂草给刮花了,蓬头垢面,身无长物,枪里的子丨弹丨几乎都在之前的交火中给打空了,现在人手也就一把军刀防身了。
  这天晚间,距离澜沧江还有不到百公里左右远。

  “最后一个坎了,能过去了就他ma高枕无忧,过不去了咱们就得被套上枷锁了”安邦搓了搓脸,呲牙笑道:“十八拜都拜了,不能差在这一哆嗦上,哥几个走着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