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之网》
第79节

作者: 任性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军哥太客气!”王哲笑笑和军哥碰一下,随即一饮而尽,“他们是他们,我们兄弟还是兄弟!”
  说完话才注意到张志军看着小苗老师,居然没有喝酒:“那个苗老师是吧?我们一起走一个?我敬你!”
  徐晓彤摇摇头:“对不起我不会喝酒,还是以茶代酒吧,干杯!”
  说着话把杯中茶一饮而尽,小苗老师又淘气,很显然是看不惯军哥套近乎。上次三女一起喝酒,徐晓彤比胡思和巧巧姐都敢喝,现在却说自己不会。

  一边乔英红笑道:“我就说么,小苗老师和我们不一样,大家闺秀怎么可能是你这样的酒鬼?来来来妹子,姐姐陪你喝一杯!”
  明白了,今儿这顿酒和昨天一样,都不是为了自己准备的,而是为了小苗老师准备的。毕竟可以左右胡思政治前途的人,对眼前一帮副科级小干部,还是很有价值的。
  不过王哲却也不在意,在他看来小苗老师被大家尊重,就等于是自己被尊重。毕竟是跟他一起过来的,只是小苗老师不领情:“谢谢红姐,我想安静的吃饭!”
  额!这就有点尴尬了吧?徐晓彤还真是不给几位面子,大家苦笑着看向王哲,哲少笑笑:“苗老师信奉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对食物的尊重,也是对厨师的尊重。”
  他还真会说,第一次发现王哲也会拍马屁,徐晓彤下面一脚踩在哲少脚上。小丫头穿着半跟鞋呢,踩在军胶鞋上面很痛的,偏偏还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见场面有点冷,还是谭成福反应超快,赶紧打个哈哈笑道:“仙子回京了,据说已经加盟中视传媒集团,小哲你的赌约危险了呀!”
  哪壶不开提哪壶呢?王哲黑了脸:“你就当个笑话听不成啊?那个啥一会儿我还要骑车呢,酒到此为止,我要为我们的生命安全负责。”
  带着鲜明功利性的酒宴,让王哲食而无味,那几位更加尴尬了。眼睁睁看着王哲和徐晓彤,两个人像是三天没吃饭一样,风卷残云吃饱喝足告辞走人。
  坐上车离开饭店,王哲叹口气:“让你见笑了!”
  这顿饭真的很无聊!后面徐晓彤笑笑:“少见多怪罢了,功利和势力本就是社会常态,看来你还不够社会,这样单纯的人很难在体制内走远的。”
  “也许你说的对!”没想到被小六岁的大女孩教训了,不过人家说的没错,王哲忽然想起要帮庄梦瑶买衣服,“陪我去买几件衣服!”
  其实徐晓彤很好奇,哲少选女装居然很内行,甚至包括内衣!徐晓彤想起一个可能,悄悄地离王哲远了一点:“你干嘛?不会是异装癖吧?”

  小丫头想什么呢?王哲瞪一眼徐晓彤:“很意外么?之前胡思姐总是让我捎东西,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还学了一点本事,这些尺码型号啥的都懂了。别那种眼神看着我,这是给一个女工买的,她上班没时间出来。”
  给女工买的?没见王哲跟女工打成一片啊,这家伙还是很本分的。徐晓彤深表怀疑:“如果尺码没错的话,衣服的主人一定是魔鬼身材,长相么就不好说了,她是谁?”
  根据衣服斥骂就能判断出魔鬼身材?不过想想两次的手感,和抱住庄梦瑶时候翘臀带来的触感,还真是魔鬼身材呀!女人的直觉简直了!
  小王同志竖起大拇指:“我都怀疑你亲眼见过袁清花了,也许真的算是魔鬼身材,长相么跟你没法比,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
  切!被帅哥夸一句还是美美的,徐晓彤心情大好:“科技副镇长泡汤,怎么没见你失落呢?是真的不把官帽子当回事,还是反射弧太长啊?”

  “做不做副镇长有区别么?”哲少把衣服打包绑在车子后面,“当上了俗事多多,还要面临别人的羡慕嫉妒恨,需要消耗大把精力应付这些无聊的事情,现在可以专注校舍重建岂不是好?”
  他真的能看开?这让徐晓彤很难理解,78年的男人还不到二十四周岁,怎么像是四十二岁的油腻大叔:“感觉你有种看破红尘的味道,你不会真的那么洒脱吧?太假了呀!”
  出来跨坐到摩托上,王哲把头盔递给好奇宝宝徐晓彤:“当官为什么?如果为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小小的副科级有意义吗?如果为了捞取更多的好处更多的钱,我不需要升官也可以做到,假如不当官也许可以做到更好。”
  第一次发现男人骨子里的傲气,还以为孤儿出身的他很自卑,徐晓彤居然有一瞬瞬的失神。女人不会知道,之前的小王同学真的很自卑,自卑到不敢跟云仙子表白,自卑到不愿意参与同学聚会。
  但是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后,哲少真的看开了很多!徐晓彤歪着头道:“你是说那十几万么?知不知道外面有钱人怎么享受生活的?这点钱就志得意满,是不是太肤浅了一点?”
  肤浅么?王哲幽幽道:“钱味甘大热有毒!偏能驻颜采泽流润,善疗饥解困厄之患立验。能利邦国,亏贤达畏清廉。贪者服之以均平为良,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其药采无时,采之非礼则伤神。”
  这是唐朝名臣张说仿古传《神农本草经》体式与语调,撰著的一篇奇文《钱本草》。此文以钱喻药,诊治时弊,利害之论,颇富哲理,寓教深刻,还是几位老爷子让王哲学习的。
  女人微微一笑道:“此既流行,能召神灵通鬼气,如积而不散,则有水火盗贼之灾生;如散而不积,则有饥寒困厄之患至。一积一散谓之道,不以为珍谓之德,取与合宜谓之义,无求非分谓之礼,博施济众谓之仁,出不失期谓之信,人不妨己谓之智。”
  没想到徐晓彤也知道这篇《钱本草》!王哲微微一笑继续道:“以此七术精炼,方可久而服之,令人长寿。若服之非理,则弱志伤神,切须忌之!”
  很难想像,一个从小到大的孤儿,居然信奉《钱本草》这种文章。按理说他应该追求金钱和权利,不是说缺啥追求啥吗?
  轮到小王同志这边似乎不一样呢,徐晓彤摇摇头道:“张说历仕四朝、三秉大政,文笔锋健、才思敏捷,堪称叱咤风云的一代英豪,但是他仕途坎坷诗文中才会有看破红尘的沧桑感,你却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小苗老师话音刚落,王哲忽然低吼一声:“上车!走!”
  啊?徐晓彤匆忙之间跨上车,幸好小丫头从小锻炼身体,否则还真的要被哲少甩掉了。摩托车带着轰鸣声冲出去,在这喧闹的街道上,顿时吸引无数的眼球。
  “你干嘛……”

  不等徐晓彤说完话,只听王哲大吼一声:“上车!”
  还上车?跟谁说话呢?就在此时摩托车一个急刹,后轮在公路上磨出一溜黑线,一个柔软的身子贴上来。这一下子小苗老师毛骨悚然:“啊!你……”
  “别怕!我是王哲的朋友!”
  小苗老师一惊之下,突然出手双肘向后击出,却被一双柔荑抓住。那声音美极了,即便身为女人的小苗老师,也不禁放弃了出手的念头。
  “站住!拦住他!杀死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