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0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旁的易良在这个时候也似乎被安邦等人给触动了,多年后他曾经闲聊时和一些国外的华人感慨的说道:“要说咱们啊,作为中国人你确实都得时刻有一种荣耀在身的感觉,别的不说你就说,当华人有难的时候,不还是得这帮子弟兵顶在前头么?你看看国内,无论是天灾还是**,第一时间顶上来的永远都是军装在身的这一群人,这待遇你在别的国家肯定享受不到”
  而到了两千年的时候,国家实力与日俱强,几次国际舞台的大事件能都看到人民子弟兵的强硬身影,特别是战乱地带,华人华侨遭受磨难的时候,那一面五星红旗飘荡在军人手中的时候,你的心中都会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
  “有这群最可爱的人在,我们心里有底·······”
  夜晚,疆北区域,冷风嗖嗖,残月如钩。
  安邦他们一行几人驱车顺着边境线开始往南边转移。
  按照推断的话,万红兵那边的事漏了,如果有关方面要是做出反应至少也得要几个小时之后才会出来,所以这几个小时他们要是能够给自己转移的距离远一些的话,那抵达目的地的概率也就能相对大一些了。
  安邦拿起电话联系上了魏丹青:“我们这边,干完了”
  “人死了?”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翘了的可能性有九成左右,所以,魏叔我们这帮人暂时就先不回香港了在援朝那边躲一阵再说,这么一来的话,你那里可能就得受点压力了,老万家的怒火总得有个发泄的渠道,他找不到我们,撒在你身上很正常”
  “我这里你不用管,操心好你自己就行了·····注意安全吧!”
  当天晚上,香港的大圈就紧急召开了一个会议,留守的几个大圈仔全都在当夜离开了香港,红星长河娱乐的管理层,还有融创建筑早就从大圈脱离开了,属于单独管理,并且管理层也都是港人居多,所以这两个地方都不怕针对。
  人手这么一撤,两家公司的底子又很干净,并且还有其他的股东在里面,魏丹青就不担心这里会成为发泄的对象了。
  晚间,十点钟左右,一家直升机降落到了幸福农场,被紧急处理伤势的万红兵给抬上了直升机,然后飞往乌l木齐的兵团总院去了。

  “病人血压升高,脉搏不稳,瞳孔有放大的现象”飞机刚起飞没多久,随行的医生就发现万红兵的生命迹象开始有减弱的趋势了。
  “心脏停顿了·······”
  “打一针肾上腺激素,给人刺激起来!”
  差不多是同一时间,京城万红兵的父亲万振平带着随从和几个万家的人急匆匆的赶往了首都机场,然后乘坐飞机前往乌l木齐。
  大概一个小时后,直升机降落在了兵tuan总院,早已等候此的抢救队伍,立马跟上准备给人从机舱里抬出来。
  “哗啦”舱门打开,外科和内科主任级别的医生就说道:“担架过来,强心剂做好准备,告诉手术室三分钟之后,进入抢救状态·····哎,你,你们下来,赶紧给人送上担架啊”

  “不用了!”随行的医生摇了摇头,沉闷的说道:“瞳孔扩散,心脏停顿超过十五分钟,肺叶大面积受损,失血超过百分之三十,血液堵住了他的呼吸道······人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人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当万红兵被从机舱里推出来的时候,嘴角残留着血沫子,胸膛上的两个弹孔已经没有血迹在往外流出了,双眼紧闭脸色发青,人确实已经不行了。
  两个主任级别的医师不太甘心的上前检查了一下,扒开万红兵的瞳孔却发现,明显已经涣散了,脉搏和心跳全部停止,这已经是人生命体征彻底消失的征兆了。
  人确实彻底没救了!
  “以前天桥算卦的老先生曾经给我看过面,说我是石猴的命,根好,运气好,能折腾,但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可能就得被如来佛给压在五指山下了,我当时就笑了啊,给我压下?那我宁可死掉算了,我这人啊受不得拘束,不然我早就去走仕途了,何必当个逍遥侯爷呢,对吧?老先生就跟我说,你要是不认压的话,那就彻底没有翻身的可能了,我就问他啥意思啊?他说,你不想被压着的话,那就是薄命了······”

  如果此时的万红兵但凡还有一丝迷离的神志,他可能都会立马想起早年间他在天桥上遛弯的时候,一个老先生跟他说过的这番话。
  对方告诉万红兵他这种命挺好的,但命里得有波折,如果自己认低头忍一忍的话,那可能就是五百年后从五指山下翻出来的孙悟空,从此以后大道平坦能成佛。
  但如果要是不认低头也不忍的话,那就是人命比纸薄了。
  可惜,万红兵没有回忆的机会,也没有后悔的可能了,这老先生说的话不知道他在临死的那一刻有没有醒悟过来。
  假如当年陆小曼死的时候,万红兵主动站出来把赵六民交出去,也许就不会有安邦的冲冠一怒了,自然也就不会有多年后的大圈帮了。
  随之,也不会有万红兵和安邦如此长时间的纠葛了。
  尘归尘土归土,就像安邦之前说过的,你若不死算你命大,死了就恩怨全消吧。
  最新f章?节●j上
  大概,将近午夜的时候一架从京城飞来的航班抵达乌l木齐机场,随后下来一行急色匆匆的人被结上了几台挂着白牌的车子,离开机场后径直开往了兵团总院。

  一个小时后,凌晨前夕,万振国站在了停尸房的里面。
  门外,一个中年妇女嘶声裂肺的倒在了地上:“我的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万振平那一张笔挺,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神情剧烈的扭曲着,两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唰”眼中两行热泪留下,嘴唇哆嗦了片刻后,万振平嘶哑着嗓音轻声说道:“红兵,是爸爸对不起你,不该如此的放纵你啊·····”
  身为人父母,不管你身居多高的位置,总归都会具有常人该有的感情。
  万红兵死了,百感浮上了万振平的心头,五味交加!
  同一时间,两台车捋着边境线快速行驶,以最快的速度开出北疆的辐射范围,如果能在几个小时之内能跑出去足够距离的话,那就不会给追击的一方提供出太大的机会了。
  徐锐和丁建国分别在两台车里,徐锐的伤还算好一点,子丨弹丨是穿过了他肩膀下面的胳膊射后出去的,没有留在体内,伤口只要在短时间内消炎杀毒防止感染就可以了。
  但是,丁建国的伤势就比较麻烦了,有两发子丨弹丨击中了他的背部。
  “趴着,别动昂,我给你看看伤”刘牧和永孝还有丁建国都在后座,让他趴下后,刘牧就给丁建国的后背衣服割开了。
  “草·····”永孝看见顶见过的弹孔位置就有点皱眉了,一发子丨弹丨嵌在了两根肋骨中间,另外一发子丨弹丨打在了他身后靠近脊椎的地方。
  “疼么?”永孝按着丁建国后背肋骨中弹的地方,轻轻的挤压着。
  “嘶”丁建国瞪着眼珠子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成,应该没有伤到内脏”
  “唰”永孝手指向下移动,轻轻的触碰了第二个弹头的地方,丁建国顿时额头直冒冷汗:“草!”
  永孝皱眉说道:“不知道有没有伤了脊椎,如果严重的话,那就麻烦了”
  丁建国扭头说道:“麻烦的事后说,先给子丨弹丨取出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