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怀义堂就这么一个女的,其他的都是丫鬟和学徒。”女孩道。
  “哦,黑蜘蛛有没有姐妹?”嫣红问道。
  “没有。我告诉您,她可能是宁爷收养的。不过,我也不确定。也有人说,她是宁爷的亲闺女。谁知道呢。”女孩神秘地说。
  “黑蜘蛛的娘是谁?”嫣红问道。
  女孩看了下门窗,更为神秘地说:“听说就是楼外楼的一个**。我说了,你千万别告诉别人。”
  “行了,不用说了,我要休息了。你旁边看着吧。”嫣红气呼呼地说道。突然,她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们这里有个叫小宋江的吧?”
  “哦,有啊,不过他背叛了师门,被抓了,关在了地下,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女孩继续说道。
  “他一个人被抓的?”嫣红显然很难担心金含蕊当时是不是与他一起。
  “好像是。我也不知道。被带回来的时候,好像就他一个人。有人看见他被捅了两刀都没死。”女孩笑着说。
  “哦。”嫣红一脸茫然地应付着。
  女孩为她铺好床后,站在她旁边。
  “你站在我旁边干嘛?我要睡了。”嫣红说道。
  女孩笑着说:“上边交代了,看着你睡,要是你吃药、上吊、撞墙,我就得陪葬。”
  “随你便吧。”嫣红拉上蚊帐就上了床。
  嫣红躺在床上,一边想女儿一边流泪。她猜测,小宋江多半是死了。
  地下三层发生的事情很快就惊动了鸡头米,鸡头米极为愤怒地走了下去。电灯被接上了,整个地下灯火辉煌。除了几个被杀死的侍卫外,地下三层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大家来到了关押小宋江的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
  鸡头米非常熟悉这种空荡荡的感觉,毕竟与鸭屎共事很久,凡是见到这样空荡荡的地方,一定是鸭屎光顾过。鸡头米像狗一样趴在地上,闻了闻地上麦秆的味道,随后极为愤怒地说:“二姐跑了。”

  鸡头米来到宁十三门口,将刚睡下的宁十三从床上叫了起来。
  “师父,二姐跑了。”
  “胡扯,我刚才还去看了她。”
  “我确信。小宋江没了。我在屋子里闻到了二姐的味道。”鸡头米极为自信地说道。
  “小宋江没了?”
  “是的。”

  “你怎么看管的?”宁十三大怒道,“你不是说他快死了吗?”
  “他真的快死了。我确定。一定是二姐把她救走了。”鸡头米非常愤怒地说,“估计守卫不严。”
  “守卫是你的人。如果出了问题,我全砍了。”宁十三道,“跟我去看看。”尽管宁十三看过小宋江一次,当时的他真的快死了。可是,他突然消失了,宁十三心里还是没有底。
  尽管金含蕊很害怕,但是她毕竟从小养尊处优,心思比黑蜘蛛还大条。反正是演戏,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慢慢的没有那么在意了。除了宁十三过来看她,让她瞎怀疑是不是鸭屎故意骗她,让她嫁给老头子外,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宁十三一句孩子,还有他的拐杖,让金含蕊确定,那个老爷爷应该就是宁十三。
  宁十三走后不久,金含蕊就睡着了。她在梦里再度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从梦中醒来了。宁十三、鸡头米走了进来。金含蕊心里想,莫非这个男的是皮六,不过也太丑了点,简直是有点猥琐。宁十三与鸡头米站在房间里,看着床上的金含蕊,顿时两人都松了一大口气。
  “二姐,我知道你出去了,别装了。”鸡头米极为自信地说道。
  金含蕊知道他们是没有恶意的,所以并没有多害怕。皮六曾经反复叮嘱,不要她说话,装嗓子坏了。金含蕊此刻特想抽鸡头米。

  “二姐,今天是不是去地下了?”鸡头米拿起地上的鞋,仔细看了看,发现鞋底非常干净,没有任何地下的味道。
  金含蕊在微弱的烛光下睁开了眼,看了眼宁十三与鸡头米,随后面朝墙壁继续睡,根本不理他们。她的这个动作与黑蜘蛛平日里的习性极为相似。黑蜘蛛生气的时候,就是这个德行。
  “她应该没出去。”宁十三道,“如果出去,她不是这个状态。我知道她。咱们出去吧,让你姐好好睡觉。”
  鸡头米将鞋子扔到地上道:“你骗得了师父,别想骗我。”
  金含蕊此刻非常困,特别讨厌鸡头米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她坐起身,从旁边操起抱枕,直接打在了鸡头米的头上。虽然不疼,但是把鸡头米吓到了,朝后退了好几步。金含蕊继续躺下,头朝里睡了。
  “让她休息,我们赶紧出去。”宁十三道。
  “人家出嫁,一夜都睡不着,她可好,睡得像猪一样。”鸡头米走到门口极为不悦地说道。
  “小宋江的事,你再查查,今夜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韩复榘、皮大刀都不来了,难免有人会做小动作。”宁十三道,“虽然小宋江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但是他活着离开楼外楼对我们早晚是个祸害。”
  “师父怕什么?明天婚礼结束后,您就发个全县通缉令,发人去逮捕他就好了。”鸡头米道,“您已经是县长了,我不信他们敢跟政府作对。”
  “唉,也是,但愿明天一切顺利。不过,你不得有半点大意。小宋江一个死人都能被带出去,楼外楼的漏洞很大。”宁十三道。
  “师父放心,我现在就去解决这个问题。”鸡头米道。
  鸡头米关押小宋江的房间里又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墙根的那块石板。掀开石板之后,发现下面有个空间。不过,这个空间被砖石堵死了。鸡头米与其他的人一起在周围继续寻找,并没有找到其他的通道。
  “给我挖,把这个通道里的每一块砖都给我挖出来。看看,这里到底通向哪里。”鸡头米道。
  七八个兄弟开始挖地道里的东西。鸡头米来到宁十三的房间,宁十三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屋子里等着鸡头米随时汇报。
  “有什么新的发现?”宁十三问道。
  “师父,屎壳郎的人来了。”鸡头米道。

  “来了啊,那个小鱼不是鸡头米的人吗?”宁十三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对,小宋江是从地下通道被救走的。他走后,地下通道被封死了。从通道的情况下,这是屎壳郎人的手法。”鸡头米道,“我建议,还是软禁那个小鱼吧。”
  “不对啊。”宁十三道,“屎壳郎没有必要掺和我们的事,他更没有必要帮其他的派别。在微山,他只会帮我。”
  “师父,根据您与屎壳郎的交情,屎壳郎会来参加二姐的婚礼吗?”鸡头米问道。
  “不可能。他甚至不可能与我通话。每次与他交流,他都从未客气过。”宁十三道。
  “那么来参加婚礼就不是屎壳郎的主意,而是那个小姑娘,或其他人的主意。屎壳郎只不过没有阻拦罢了。我建议抓起这个小姑娘,好好审问一下。”鸡头米道。
  “不妥,上海的事,万一被抖出来怎么办?”宁十三道,“这个把柄可在屎壳郎手上。”
  “师父,您糊涂啊。您现在是中华民国的县长,屎壳郎是地下社会的流氓。上海偷明珠是法国人的单子,是鸭屎干的。如今,鸭屎已经背叛了师门,这与师父有什么关系?”
  宁十三突然被鸡头米的话点醒了,不过他依然有点担心地说:“万一醇亲王抖出来,我们也不好说啊。那个珠子是我亲手交给醇亲王的人的,野狐田还签了合同。”
  “野狐田也背叛了师门,与师父有什么关系?”鸡头米道,“这个案子是醇亲王的家事,我们不拿出来要挟他就不错了,哪有他要挟我们的份儿?”
  “你先带人把小鱼这丫头给我看起来,万一她再做其他的事情,随时给我关起来。你派人探探屎壳郎是否还有其他的人到了微山,并弄明白他们的目的。”宁十三道,“另外,今夜就清理地下隧道,看看通向哪里。多带点人,给我抓活的。”宁十三道。

  “是,师父。”鸡头米道。
  鸡头米又增加了一些人手,一点一点清理隧道,一直清理到台阶处。先遣的几个人爬上台阶,发现了一个院子。尽管当时四周很黑,但院子里依然有灯光。
  “操起家伙,分批上去,不留一个活口。”鸡头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