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5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没有感觉到吗?”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先试试自己的术法,那种子的力量你也要试试。老天爷保佑最好能给你留下一样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不由自助的催动了自己的术法,却发现自己的术法好像失踪了一样,一丝一毫都调动不起来。种子的力量和术法也差不多,这两股原本可以随心所欲调动的力量,此时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对我做了什么?”归不归的脸色沉了下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在我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会这样?”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真的都忘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自己回想一下,刚刚你在给高如柏助力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给高如柏助力……广仁和火山来了……”被归不归提醒了一下之后,吴勉想起来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我加快速度讲药力输送到了高如柏的经脉当中,然后出来救了你……我这是脱力了?”
  “比起来脱力你这样还要严重一点点。”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老人家我问过徐福,如果他给广仁助力之后突然来了强敌,徐福还有能力交手吗?他说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勉强动手,不过之后术法和种子的力量变会自我封印。或许这辈子也不会解开封印……”
  “自我封印?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喝酒了,还是没说醒?”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谁给没事自己封印自己的?老家伙,这个是你瞎编的吧?”

  “老人家我也盼望着是瞎编的,这样的话起码修养两天,你的术法和种子的力量还能找回来。”归不归长长的吸了口气,随后再次说道:“按着徐福的意思说,这是种子的自然反应,你助高如柏的时候,已经使用了大量种子的力量。在这力量近乎枯竭还没有新的力量孕育出来,还要强行施展种子力量或者术法的话,种子的力量为了避免彻底枯竭,便会自我保护,会连同术法一起自我封印起来。这个就好像我们的衰弱期一样,头发也会发生变化。“

  这时候,吴勉才明白自己的头发发生了什么变化。他看着归不归说道:“我的头发变黑了,是吧?”
  “你的头发变黑也不是小事,老人家我没有本事解除封印,却可以把你头发的颜色变回来。”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让吴勉继续平躺在床上,随后他找来一大盆的清水,洗干净他头发上的粘液。一切都收拾干净之后,归不归找来一副铜镜放在吴勉的面前,说道:“你自己看看,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吧?”
  铜镜里面的吴勉,还是如同白雪一样的发色,就这么看的话,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
  一连几天,傅羌安排在吴勉、归不归府邸的习作源源不断的将这里的消息传递了过来。高如柏已经变成了长生不老的身体,而吴勉则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还是和平时一样,他们几个隔三差五就去赵王府走一趟。除了老家伙曾经短暂的消失过一段时间之外,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变成了白头发的高如柏开始继续他管家的差事,除了头发变白之外,他和之前一样,继续安排下人们日常的工作。看到细作们传回来的消息,傅羌看不到一点吴勉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高如柏变成长生不老之身过去了五天之后,第六一天早,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乘坐马车去了赵王府去看望魂魄有损的和寿长公主赵文君。到了傍晚的时候,赵王府的下人前来告知高管家,今晚赵王宴请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要很晚才能回来,让高如柏做好准备。
  在外吃饭的事情不止一次两次,高如柏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下他安排厨房的大师傅回去休息,视巡了一圈杜绝了火灾隐患之后,他又开始将无关紧要的下人们放回了家。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高管家自己也回到了他的寝室当中。打算趁机休息一下。

  就在高如柏躺在床榻上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看到自己的师尊童戚振就站在床前。看到他一脸惊诧的表情之后,童戚振微微一笑,说道:“吓到你了吧?本原不打算瞒你的,不过这件事牵扯太大,事不密则失身,你懂的……”
  此时高如柏已经从床榻上面跳了起来,他上上下下仔细看了面前的童戚振一眼。随后喃喃的说道:“不可能……你已经故去了,我亲自收敛的遗体。虽然首级不见了,不过我认得师尊身体的特征。你不可能是他……”
  “有的事情眼见未必为实,我第一次见到你那一天是冬至,那天你家里炖的羊肉。你因为放炮竹印染了家里的牛棚,还是我说情你父亲才饶了你那一顿鞭子的。这个出了我之外,应该没人知道了吧?”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高如柏的头上。看着他满头的白发,说道:“想不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竟然变成了长生不老的身体。我作梦都想变成你这样的身体,恭喜了……”
  童戚振所说高如柏的童年往事,除了他们师徒二人之外,其他知道的人基本上已经都亡故了。能说出来这件往事的,必是童戚振本人无疑。不过高如柏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人真是童戚振,毕竟那具没有了头颅的尸体是他亲自埋葬的。当时高如柏也不相信自己的师尊这样就死了,他是反复检查过那具尸体的。知道确定无疑是童戚振本人无疑之后,这才下葬的。

  现在这人虽然和自己的师尊一摸一样,不过高如柏还是不敢相信。沉默了片刻之后,高管家再次开了口:“我和师尊最后一次见面,当时说了什么?”
  “最后一次见面?是我被归不归从皇宫里面抓回来那次吗?”童戚振轻声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时候你要撇清和我的关系,什么都没有说,我嘱咐过你,无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都不要暴露自己。你不说是对了……”
  虽然童戚振说的没错,高如柏似乎还是不满意,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师尊派我出来的前一晚,在密室里面嘱咐了我几句。如果你是他的话,应该还记得吧?”
  “你此去凶险异常,原本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应该由你来做。不过你师兄弟当中心思缜密如柏你是第一人,只有你来做,我才放心。”说到这里的时候,童戚振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时间过的太久了。我已经记不清当时说过什么了。不过意思总是对的,后面我还交代你如果委身在吴勉、归不归的身边。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日期:2018-07-2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