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9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京城国贸会所,一直等待消息的万红兵接到了个电话,易良派来的人到京城了。

  刘牧,永孝还有易良的秘书,风尘仆仆的回到内地后,马上就给万红兵打了个电话,要和他见面。
  “万公子,这是老板带让我们带回来交给你的”秘书略微有点紧张的递给了易良一个信封,他慌忙拆开后,里面露出一叠照片。
  “咕嘟”秘书咽着唾沫,眼神余光瞄了瞄两边的刘牧和永孝。
  “啪”永孝用手指捅了下他的腰间,皱眉摇了摇头,示意他镇定一点。
  “唰,唰,唰”万红兵依次翻动着,照片中是几张安邦倒在地上被枪口顶着的画面,再往后则是安邦浑身是血,身上还有几个弹孔的一幕。
  血是真的,弹孔也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单单从照片上看,是根本分不出真假伪劣的。
  “你们老板现在怎么样了?”万红兵抬头问道。
  “老板的情况不清楚,这两天我还没来得及联系上他,电话一直都不通”秘书摇了摇头说道:“当时,这个安邦死了之后,大圈的人就跟疯了似的到处追杀我们,老板和我是分开走的”
  “行了,你们下去吧······”万红兵摆了摆手。
  几分钟后,刘牧和永孝还有紧张的后背都湿透了的秘书从会所里出来了。

  “你,你们,不,不会杀我灭口吧?”秘书惊慌的看着两人问道。
  “啪”刘牧搂着他的肩膀,眯着眼说道:“灭口倒不至于,因为你刚才表现的还算不错,我挺满意的,但你现在肯定还不能自由,得跟我们再回去才行”
  当天,他们三人给万红兵送完信后,就又马上离开了京城,往阿勒泰回返了。
  “死了?死了!”会所里,万红兵靠在沙发上,面前放着几张印有安邦头像的报纸,还有易良送过来的相片,他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好几声。
  照片,大圈的反应,似乎非常完美的阐述了安邦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
  这一阵子,万红兵其实挺难熬的,大圈的虎视眈眈,还有苏联的敛财,都成为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搬不下去,万红兵就有点喘不过气来。
  苏联的失手让万红兵非常的恼火,但恼火的同时安邦的死讯却又让他心怀有点放开了。

  钱可以以后再赚,但是仇人死了却比较难得。
  现在差的就是,从易良身上把那笔资金给抽回来了。
  万红兵这个人聪明归聪明但是比较小心眼,善疑,对身边的人都不太信任,因为他成长在一个政客的家庭里,在他的理念中这世上没有什么关系是绝对的,是必须能信任的,这样的成长环境注定让安邦和易良完美的猜测出了万红兵的内心。
  所以,万红兵担忧因为苏联失手的问题,易良会觉得他会不再信任对方了,而产生出什么逆反的心里,带着那笔钱离开内地返回海外。
  所以,万红兵得知安邦死了之后,打算亲自去见一下易良给钱拿回来。

  这个时候,会所的下面,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然后急促的刹车声过后,一个仓促的甩尾,就一头扎在了国贸会所门前。
  “咣当”李长明一脸阴寒带着怒气的从车上下来,随手把身上的军装脱掉扔在了车里,从车子手扣里拿出一把五四别在了身上,然后大踏步的闯了进来。
  安邦的死,没有瞒着黄连青,没有瞒着赵援朝,因为这两人离京城太远,不用瞒,随便做做戏就能混过去了。
  但是,在京城的李长明他们却瞒着了。
  李长明是这出瞒天过海戏的最后一环,他将完美的成为一个被点燃了的火药桶,严丝合缝的让万红兵再无疑虑。
  “踏踏踏,踏踏踏”会所里响起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万红兵愕然抬头,穿着的确良衬衫,军装裤的李长明一脚皮鞋头子就给门踹开了。

  “咣当”李长明踢门的瞬间,拳头就捏起来了。
  “长明?你来干什么来了”
  “我来,干ni妈······”李长明突然挥舞起拳头,就砸了过来:“我好好跟你说话,你当我是三好学生呢是吧?你个不要bi脸的万大公子,就他ma知道玩埋汰的”
  “砰”猝不及防的万红兵被李长明一拳头就给砸在了腮帮子上,刚刚站起来的身子一下就给怼回到了沙发里。
  “李长明,你属疯狗的是不是?安邦的死干我他ma的什么事啊,我杀的么?”
  “和你没关系么?你在苏联找了什么人你自己不知道么?我他ma就在情报部门,什么消息能瞒得住我?”李长明边打边骂,直接就骑在了万红兵的身上。

  万红兵保养的不错,没被酒色给掏空身子,但论身体素质的话他肯定不如常年训练的李长明,所以两人一对垒,他根本就不是对手,三招都接不下来就完全处于下风了。
  两人跟泼妇似的撕扯起来,会所里其他人的就听见动静了,几个青年过来看见万红兵被李长明骑在身下,就随手拎起酒瓶和垃圾桶等东西就冲了过来。
  “万少·····”
  “草ni妈,你起来,放开万少”
  “啪”李长明仍旧骑在万红兵的身上,但同时右手从衬衫里就拔出一把五四,左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红本,抖开后说道:“你们拿个破bi家伙敢碰我,我他ma可以持证干死你们,你死了都是白死,信不信?”
  “唰”赶过来支援的人,看见李长明手里的枪还有那个带着五角星和国徽的红本后就都顿住了,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谁都明白这两样东西意味着的是什么意思。
  “滚犊子,都给我滚开,谁在过来我真干了你”李长明掐着枪点了点,然后挥舞起枪托就砸向了万红兵的脑袋。
  几下过后,万红兵的脑袋就呲呲冒血了,瞬间血流满面狼狈不堪。
  李长明这个时候真的是失去理智了,安邦的突然出事几乎让他脑袋里乱成了一团,完全失去了分寸。
  于此同时,会所下面,又有两台挂着白牌的车子停到了门口。
  “咣当”李沧海下车,阴沉着脸背着手领着几个士兵就进了会所里。
  李沧海在得知安邦死讯,并且发现李长明擅自从驻地里出来后就知道要出事了,他干脆连电话都没给李长明打,就带着人急忙追了过来。
  安邦要是有什么困难,他还能用言语劝慰一下李长明,然后讲明利害关系,但安邦如果死了,李沧海就知道光凭语言,他肯定难让这个侄子灭火了。
  “长明,松开”李沧海站在门口皱眉呵斥了一句。
  李长明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挥舞着手里的枪托砸着万红兵,眼珠子通红神情悲愤。
  “去,给他枪下了,人扣了”几个士兵顿时蹿了过去一把拉住李长明然后给他的枪缴械,拉着两条胳膊就从万红兵的身上给拽了下来。
  “三叔······”李长明咬牙叫了一声。
  “你打死他能怎么的?啊,我就问你,打死了后能怎么样?”李沧海指着地上的万红兵说道:“然后你被送上军事法庭么?成为家里和外面的笑柄?”
  “可是,邦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