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9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我这几天电话一直没电了,没机会开机”易良深深的吸了口气,整理着思路说道:“那天,我和你联系的时候,大圈突然来人要救安邦,然后战斧和他们就交火了,后来大圈强攻没攻下来,我才缓和过来,趁机会给安邦干了,安邦一死大圈就跟疯了似的在苏联铺天盖地的追杀我,我被人护着勉强才从圣彼得堡逃出来,开始我想从远东回国来的但是人和那边却给路堵死了,大圈剩余的人也在盯着我不放,我从圣彼得堡就只能往哈萨克斯坦这边走了,一路上跟他们又碰上了两次,我几乎是被追的跟条丧家之犬似的,昨晚才彻底摆脱了他们,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给手机充上电”

  易良的话音刚落,万红兵的呼吸直接就紧张急促起来,他高声问道:“死了?安邦死了?”
  “我已经让我的人跟我分头走回去见你了,安邦死时的照片我都给拍下来了,你还没有接到?”易良诧异的问道,语气十分惊愕和不解。
  z首te发u
  安邦冲着他竖起了拇指,这个赞必须得给。

  “你的人我没有见到,要是看见了我就知道你那是怎么回事了,也不会这么急着找你了”
  “那应该是路上他们耽搁了,我以为人昨天就会到京城呢,你稍微等等吧,他们应该就在这两天能回去了”
  “死了?死了好,他死了就太好了,这他ma的我怎么感觉这么不真实呢,这个安邦可给我祸害苦了,他就是悬在我脑袋上的一把刀子,他要不死我一刻都安宁不下来”万红兵说话的时候明显语气就开始亢奋起来了,你从话筒中都能听出他声音高亢的动静。
  “现在,你放心了吧?”易良轻声问道。
  “那你呢?”万红兵不解的问道:“你好像还没往京城走?”
  “我?呵呵,我得在外面躲着了,红兵啊安邦死在了我手里,大圈都疯了,我要是这时候回京城你猜他们是不是得不惜一切代价来找我报复?我躲在外面,暂时不能回去”
  易良说完,电话里两人忽然都静了下来,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过了足足有半分钟,易良看了安邦一眼,才主动问道:“你,是不是担心那笔钱的问题?”

  “我这么问肯定不合适,你没事就好了”
  “钱在我身上,但是我现在没办法给转出来,因为我不敢大张旗鼓的露面,太危险了,红兵,我得为自己考虑一下,对么?”
  “你说的没错,那你有什么打算?”
  “先躲一躲再说,大圈的关系和势力也不浅,我要是暴露的太明显了,他们肯定会留意到的”
  “你在哪?我过去一趟”

  “唰”安邦和易良都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他俩就料到了万红兵担心这笔钱,肯定不会任由易良无限期的消失下去,所以他俩不主动跟对方提让你过来找我,那你自己说出来就没毛病了。
  万红兵贪婪成性,他是不可能任由这笔钱在易良的身上就这么带着的。
  再一个,要是大圈先于万红兵找到了易良,那这笔资金可就彻底废了!
  万红兵损失不起,那他就得主动来找易良了。

  “我刚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这边进入边境,准备往阿勒泰走”
  “等着,找个地方给自己安顿好,我这边研究下马上就启程过去见你·······”
  “啪”易良和万红兵挂断电话,他脸顿时就阴了:“这个万大公子,在他心里,钱他ma就是一切,我为他卖命当白手套这么多年了,还他ma的抵不过这笔钱?”
  “谢谢我吧,让你过早的看出了他的这一点”安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跟大圈做朋友,远不会让人如此伤感,恰好万红兵正和我们是反其道而行的”
  安邦一句不算吹牛的牛,很真实的把大圈和万红兵两者间最真实的写照给摆了出来。
  一个重利,一个重情,你跟对了人真的很重要。

  于此同时,香港,扎兰酒吧,融创公司还有长河娱乐,所有和大圈有关的产业还有留守在香港的大圈仔在这一天都是一脸的愁云惨淡,还带着浓浓的凄凉。
  扎兰酒吧关门歇业,酒吧的大厅被临时装置成了一个灵堂,挂着白花和黑色的绸缎,从魏丹青开始到下面的小九,曹宇和刘子豪包括所有的侍应生,胳膊上都扎起了黑布。
  酒吧大厅正中间的位置,挂着一副安邦的黑白照片,下面摆放着花圈还有上香的香炉。
  扎兰外面的街道上停了一长溜的车子,几乎清一色的黑色轿车。
  “嘎吱”两台车先后开到酒吧门口后,蒋中元和余连生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墨镜,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快步走进临时的灵堂里。
  “和兴和大佬余连生,新安社大佬蒋中元,前来为安先生送行了······”
  “魏爷,节哀”蒋中元伸出双手紧紧的握着魏丹青的手说道:“来的太突然了,谁都没有想到,节哀吧”
  “谢谢了,蒋老板”魏丹青眼圈通红的说道。

  蒋中元和余连生握过手之后,就朝着安邦的遗像前走了过去,然后点了三根长香,拜了拜。
  “家属见礼!”
  坐在一旁的黄连青带着白色的丧帽腰间扎着白布,以家属的身份答谢来自各界悼念的人士。
  没过多久,灵堂来悼念的人越来越多,大圈在香港四年交下的关系,几乎全都赶了过来。

  这一天整个香港的道上都在疯传着一件极其震撼的消息,来自内地港九叱咤了四年多的大圈仔,安邦突然暴毙在外,死因不明。
  安邦死了,灵堂被支了起来。
  他的死,除了魏丹青和黄连青还有黄子荣外,其他人一概都不知道真实的实情。
  掸邦营地,此时也充斥着一片肃杀的气氛,三月初的东南亚天气已经很炎热了,但营地里却透着一股渗人的冷意。
  一排营房前面,摆着一张简易的桌子,上面摆着个放大了的黑白相片,一个年轻的男子呲着白牙淡淡的笑着。
  赵援朝戴着黑色的墨镜,穿着一身崭新的迷彩服,脚下踩着高邦的军靴,背着手岔开两条腿静静的看着安邦的相片。
  “唰”摘掉墨镜,赵援朝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赵援朝后面,站着好几排人,张钦和林文赫,胡胡,凌飞等人领着掸邦还有坎巴镇的军火队伍,整齐划一的列着队,目视前方。
  人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哀悼和恨意,让炎热的天气下冷风徐徐吹来!
  “唰”赵援朝向前迈了一步,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拧开后仰头干了一大口,然后高高的举起瓶子,酒水“哗啦”一声洒在了地上。
  “送我邦哥一程·······”赵援朝突然“咔嚓”一声把酒瓶摔在了地上:“鸣枪!”
  “哗啦!”赵援朝身后的人举起手里的枪,利索的推弹上膛,然后高高的将枪口冲向半空中,扣动扳机。
  “嗒嗒嗒,嗒嗒嗒”一时间掸邦营地里火力全开,几百条枪顷刻间开火后,枪声远远的传了出去,一股刺激的火药味弥漫在了四周。
  鸣枪哀悼,送战士的英魂远去!
  掸邦和香港,大圈帮的两个营地和势力覆盖范围,在同一天都搭起了灵堂,祭奠大佬安邦的逝去。

  这一天大圈上下所有人的胳膊上都扎起了黑布,黑装shi示人。
  魏丹青和赵援朝也同时都放出风声来,晋商商帮的易良,从此以后大圈势必对他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一天后,掸邦,香港两地关于安邦死去后祭奠的消息被有心打探的万红兵知晓了,因为这事其实闹得还不小,甚至都已经上了香港的头号新闻,有几家报纸特意在头版公布了这个消息,用很大的篇幅做了报道,洋洋洒洒的千八百字很详尽的道出了安邦和大圈这四年多来的历程。
  没办法,这几年大圈很火,安邦在香港红透了半边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