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9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说,万红兵他们家有可能?”
  “啪,啪”安邦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语点到即止。
  “呼”易良挠了挠头皮,起身后来回的踱着步子。
  安邦的话让他心里掀起了一片滔天骇浪,同时也成为了易良下定决心的引子。
  安邦翘着二郎腿淡定的看着易良,对方其实已经没路可走了,易良不答应那自己就直接让他埋骨他乡,连落叶归根都做不到。
  你问问这个世上的人,问一百个人他怕不怕死,可能九十九个都得说一声怕,就是不怕那也是在嘴硬。
  特别是易良这种有权利,有财力,有身份的人,他得更怕!
  套用后来某位喜剧演员说的话,人生什么最痛苦?

  人死了,钱还没花完呢!
  易良就明显属于这种,掐着大把的钱而还有几十年好命可以过的人,所以他得怕死。
  事实就是摆在这里呢,易良不答应,那就送他上路,答应了他还可以有个搏一搏的机会!
  你可以说这是威胁,但没办法,安邦和易良毕竟还不是朋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么。
  “你这是在逼我赌博啊······”易良烦躁的拿起根烟,手指夹着烟卷的时候都略微有点哆嗦了。
  安邦平淡的问道:“你有的选么?”
  “你!”易良手指点了点他,说道:“我他ma也得赌一把,你们大圈可信不可信了?”
  “事实证明,我们确实是可信的,不然大圈那些朋友都是从哪来的?”
  “噗通”易良坐回到椅子上,歪着身子问道:“怎么钓出来?”

  “多明显的事,那可定首先得是因为我死了啊”安邦两手一摊,笑眯眯的说道。
  安邦舔了舔嘴唇,说道:“是这么回事,之前在圣彼得堡的时候夜总会里,你已经和万红兵通过电话了,就在要杀我之前,当时两根枪管子都顶在了我的脑袋上,你还拍了照片,对吧?那万红兵现在对我到底有没有死这件事,肯定是抱着模棱两可的态度,根本不确定,所以······这时候,你一旦通知他,我已经死了,你猜他是不是心里的一块石头就给放下了?”
  易良皱眉问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在离开圣彼得堡的这三天时间里,没有告诉他你已经跑了呢?”
  “呵呵,你要是告诉他的话,还会往这边走么?直接让万红兵托人给你从苏联接出去不就得了?易老板,其实你现在也怕他,对不?但是你想想,我要是死了,你还会有担忧的可能么?”
  “你倒是把我给看的挺准啊”易良叹了口气说道。
  “对于平常人,我眼光不会这么毒辣,但是对于稍微自私和多疑的人,我还是能看出来一二的”
  “行,你接着往下说!”
  安邦说道:“我死了,万红兵就放心了,这时候你在约他出来,你这么和他说·······”
  半个小时之后,这间旅店的另外一间房间里,出现了这样的一副画面。
  房间地面,散落着一堆弹壳,碎裂的酒瓶,还有各种杂乱的物品。
  安邦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身上有几处弹孔,里面还在呲呲的冒着血,旁边站着两个从本地找来的俄罗斯大汉,手里拿着两把枪。
  王莽拿着一把枪蹲在安邦身边,枪里面有子丨弹丨,但是只是空弹壳没有填装火药。
  他刚刚用这把枪给安邦“突突”死了。
  易良拿着一部相机,站在一个最佳的角度。

  “咔嚓,咔嚓”易良按动了快门,给安邦的死状拍了下来。
  安邦“扑棱”一下从地上起来,脱掉身上带血带弹孔的衣服后说道:“妥了······”
  当天,刘牧和永孝带着易良的秘书就离开了俄罗斯边境小镇,然后通过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交界处,带着安邦“已死”的证据回到了国内,直奔京城去见万红兵了。
  “喂?叔,我这边完事了”安邦手插在口袋里,语气有点兴奋的给魏丹青打电话说到:“易良答应和我们做套给万红兵钓出来,刚才前期的准备都已经搞定了”
  “我就说么,易良这个白手套精着呢,你要是和他摆明厉害关系,他肯定不会死抱着万红兵不撒手的,商人就是该有这个觉悟,见利忘义才靠谱!”
  “那个什么,我这完事了,你那边也该准备准备了吧?”
  魏丹青笑道:“已经开始着手安排了·····还有,援朝那边你也得嘱咐一声,既然是做戏,那必然就得做全套才行,对不?”
  “好,我稍后就给他去电话,配合着给戏做完了”安邦和魏丹青挂了电话后,回头和易良说道:“明天,你的电话就可以开机了,你猜这万大公子现在是不是得急的要火烧房了?”
  万红兵这几天确实急的如坐针毡,自从易良说给安邦圈住准备一枪崩了他的时候,万红兵就一直都在等着他的信。
  但是,当天他俩联系完之后,万红兵再给易良打电话就打不通了,这一联系不上他就有点麻爪了。
  因为万红兵不但关心着安邦的死活,也关心易良手里边掐着的那笔资金。

  易良去苏联带走的资金,是他们晋商商帮能抽出来的三分之二的钱,另外还有一笔是刘兰雄拆借来的,这两笔钱如果拿不回来的话,那万红兵直接就得被气吐血了,这可是他们万家下面将近几年捞出来的利润,损失了根本就难以弥补。
  所以,易良很急。
  这几天,他几乎是不间断的在打易良的电话,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会不时的从梦中惊醒,然后下意识的拿起电话就重拨出去,除此之外,万红兵也托人去苏联那边打探了。
  但诡异的是,几十个小时过去了,易良完全联系不上了,音讯全无。
  万红兵急的嘴都起泡了。
  隔了一天,清晨过后。
  边境小镇里,易良深吸了口气,手指略微有些颤抖的给大哥大开机了。
  电话刚刚开了没过几分钟,铃声突然就响了。
  “唰”安邦和易良同时四目相对:“万红兵的电话进来了”
  “喂?”易良按键接听后,话筒里急促焦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易,是你么?”
  “红兵,是我······”
  这仿佛隔了一个世纪的通话,顿时让万红兵吊了几天的心略微放下来一点。
  “你的电话怎么他ma的一直都打不通?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知道我这边急着等你信呢么?”万红兵在电话里问道。
  安邦顿时笑了,易良的脸则当即就阴了下来:“红兵,你不觉得这个时候你应该先问问我人怎么样了,是躺在病床上给你打电话,还是被人追的像狗一样联系你么?”
  “······”电话里,万红兵明显给问的僵住了,顿了半天后才说道:“老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确实很担心你,一直打你的电话却打不通,现在突然间被接上了,我,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