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9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哥,你还得告诉她,你都快成婚了······”
  “啪”苏蔓跟个小老虎似的两只手张牙舞爪的就抓上了前面王莽的脑袋,挠着他的头皮吼道:“都在一个车里呢,你说话我听不见么?让他当什么传话筒啊,用他告诉么?我听不见,我是不是听不见?我是聋子么?”
  “我,······这女人好像疯了”
  “咣当”苏蔓气鼓鼓的推开车门下来了,叉着小腰一脚踢在了车轮上,骂道:“给姑奶奶滚远点吧!”
  “嗡”王莽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就蹿了出去,扔下了独自在风中凌乱的苏二小姐。
  这天,清晨的天空上开始稀稀落落的飘起了雪花,三月的苏联依旧异常寒冷。

  飞驰的路上,车轮子碾压着地面,喷溅起了一抹抹的雪片子,八十码左右的车速下车身始终都在打着滑,似乎险而又险的就要从路上蹿出去了。
  战斧的两台车护送易良离开圣彼得堡前往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还有中国的边境,算是最后履行了承诺,让他安然无恙的离开苏联。
  易良坐在车里,阴沉着脸摆弄着几张相片旁边放着个已经关了机的大哥大,从昨夜到今天早上他一直都没有睡觉,总是在寻思着该怎么和万红兵交代这件事,所以在没想好之前电话他都没有开机,手里的相片还是那几张安邦被顶着脑袋的画面。
  古时候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其实在现代来讲,易良这种红顶商人也同样如此,伴君如伴虎,上面的关系要是一直顺下去的话,他们这种白手套能活的比较安生,如果上面的关系要是忽然倒了下去,可能白手套就得被染黑了。
  易良比较好一点的是,他们这群晋商商帮的人一直都在国外经营,没在国内挣钱,所以向来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顾虑,可是此时易良却忽然觉得,给万红兵干活有点太累了。
  因为之前就只是白手套的身份负责赚钱就可以了,可现在他还得给万红兵充当打手的角色,跟大圈在苏联牵扯这一回,差点给自己赔了进去,这个诉求可就不是易良想要的了。

  人心总是会变的,而易良也明显在忽然之间,心里出现了一丝抵触。
  同时,莫斯科方向,一辆车也在往相同的地点赶去。
  车里,坐着刘牧,永孝还有雅什克夫三人。
  “你的伤行不行?”永孝皱着眉,看着在旁边慢条斯理给手上绑着的布条摘下去的刘牧问道:“找个地方上点药,不然容易感染了,大圈已经多了两个残联的战士,不能再多你一个了”
  “呵呵,小伤,小事”刘牧给手里染血的布条顺着窗户扔了出去,然后从枪里退出一发子丨弹丨,给弹头用刀撬开了。
  “草,你真生性”看着他的动作,永孝当即就明白了,这是打算自力更生的解决了。
  “这是跟我爷爷学的,以前他进山的时候被野猪或者熊瞎子给抓了,他们那帮老猎人都是这么处理的,夏天还好说,可以弄点中药敷上,入冬之后就只能用这土法子了”刘牧给弹头拧开后,将里面的火药倒在了还没有结疤的伤口上。

  “呲啦”点上一根火柴,刘牧抓起弹夹咬在嘴上后,就给烧着了的火柴头凑到了火药上。
  “呲······”顿时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就传了出来,刘牧手上的弹孔瞬间就凝结上了:“哼!”
  “呼!”刘牧仰着脑袋瞪着眼珠子,喘了好几口粗气后说道:“得劲,真他ma刺激”
  后面的雅什克夫都看傻了,就这个处理伤口的方式,算是有点刷新了他的认知观了。
  “呵呵,不遭罪啊?”

  “这算啥事,我十几岁的时候经常去兴安岭跟我爷爷打猎,一天三遍伤都是常事,脚不注意被捕兽夹给夹过,从半山腰滚下来的时候,腿都给摔折过几次了”
  永孝嘴角抽搐着说道:“你活这么大挺不容易的了”
  “呵呵,山里打猎不比战场上轻松,潜在的危险更多”刘牧吊着受伤的膀子,点了根烟后好奇的问道:“孝哥,你这身手这么硬,在哪当的兵啊?肯定是真枪实弹的战场兵对不?我一看就看出来了”
  九十年代初期,对内地来讲已经算是彻底的和平年代了,但在九十年代以前,五几年,六几年,一直到八十年代左右,东北,南疆,老山一带的边境还常有战事发生,过了援朝和对越战役外,最常有冲突的就是南疆和藏区那边了,只是一直都没太披露出来罢了。
  “我在南疆当的兵”永孝似乎不愿意多说自己的事,嘴里吐出两个字就不吭声了。
  刘牧挺没眼力见的问道:“有保密协议啊?一般不都是两三年么,你给我唠唠南疆那边呗,我听人说那边的敌人都可生性了,身上绑着个丨炸丨弹就敢往阵地里冲,嗷嗷凶猛”
  “我的保密协议,是终生的······”永孝扭头说道。
  “你当我没问”刘牧无语的别过了脑袋,看着窗外。
  永孝忽然之间脸上露出一抹回忆和深思的神情,把着方向盘的手也忽然握紧了一些。
  似乎,曾经的南疆让永孝有着太多难以遗忘的往事了。

  比他们两台车稍晚一点出发的,则是安邦,王莽,丁建国,徐锐还有老桥他们了。
  最终,三辆车都会汇集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中国三地的交界处。
  ¤、j
  因为,和战俘说通了之后,这边要保下易良的话,安邦他们就不好强行下手给他办了,脸撕了一回就够了,再撕就容易上纲上线了。
  所以,安邦让刘牧和永孝给雅什克夫带了出来,就是等着易良通过他来从苏联转移出去的时候,给易良抓了。

  日夜赶路,两天多后,永孝和刘牧还有雅什克夫率先抵达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边境的一个小城市里,然后找了一家旅馆落脚。
  “给易良那边打电话,告诉他你在哪,让他直接过来就行了”
  雅什克夫拿着电话,紧张的问道:“他来了,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们看见他了,给人留下,你就走呗”刘牧说道。
  “我出卖了他,以后他能放过我么?”
  刘牧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易良都已经没有以后了,你还怕啥?你安安心心的功成身退就得了,别担心哈”
  过了一天,俄罗斯边境的这座小城里,又迎来了第二拨人,战斧两台车给易良和他的随从送了过来,他到了之后第一时间就给雅什克夫打了电话。
  “在哪?我到了”连续赶了三天的路,易良显得非常疲惫和颓丧,在车里憋了三天,他的心里始终都是很烦乱的。
  “你来了?这地方就只有一家旅店,你到这就行了,我在门口等你”
  易良和雅什克夫联系上后,战斧的人也算是送佛送到了地方然后直接开车就回返了,留下了易良和一个秘书一个助理三人,按照雅什克夫留下的地址找了过去。
  那家旅店门前,雅什克夫靠在一辆车上,眉头紧锁的抽着烟,当他看见易良三人走过来后,就低声说道:“他过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