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9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里的会费是很不菲的,仅包括基础性服务的入门年费就高达一百万美金,其它超出基础性服务名录范围的,还要额外按标价付费,真是赚钱赚到了丧尽天良的地步啊!”
  萧晋耸耸肩:“然而劳先生不但是它的会员,看上去似乎掏钱还掏的很心甘情愿的样子,那只能说明这家会所的服务绝对对得起它的要价。”
  劳新畴哈哈一笑,点头说:“不是对得起,而是物超所值,别的不讲,单单是今晚这种可以带非会员进入的普通赌局,就是外界绝对体验不到的。”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旋转楼梯的尽头,面前是一扇镶金嵌银的华丽大门,旁边不远处还有一扇小门,明显是供侍者们进出的。
  大门的两边各矗立着一名魁梧的汉子,其中一人手持好像小型扫描仪一样的设备,劳新畴上前抬起了右手,那汉子便用设备在他右手无名指的戒指上扫了一下,只听“滴”的一声脆响,汉子便弯了弯腰,恭敬道:“劳先生,您请。”
  话音未落,另一个汉子已经推开了大门。
  刹那间,一股热浪裹挟着各种香水、古龙水和酒精的混杂味道扑面而出,险些把萧晋熏一跟头。

  “抱歉!忘了提醒萧先生,”劳新畴的声音适时而起,“今晚的赌局比较野蛮,所以环境并不优雅,如果萧先生不喜的话,可以先在楼上等待。你放心,只要你进了别墅的大门,那就可以免费享受这别墅内的一切,绝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就在这时,门里忽然传来一阵枪声,紧接着便响起了人们欢呼和懊恼的声音。
  萧晋能听得出来,那枪声绝对是三把以上的手枪几乎同时开火之后的效果,眉头高高一挑,便笑着说:“我现在真的有点怀疑劳先生是不是一位出色的赌场营销经理了,配合的太好了,有了刚刚这阵枪声,我就算再不喜欢里面的味道,也已经忍不住想要进去一探究竟了。”
  劳新畴又是哈哈一笑,“那就来吧!相信我,里面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很期待。”
  跟着走进大门,萧晋便感觉光线微微一暗。放眼望去,他正身处一个天花板相对比较低矮的圆形房间内。房间很大,目测至少有两百个平方,除了墙壁上昏暗的壁灯之外,几乎没有丝毫装饰,连墙面都是水泥的,仿佛一间粗糙的毛坯房。
  房间最亮的地方在正中间,光线是从下面投射上来的,而在光芒的周围则站满了一圈各式各样身穿礼服的人。他们大声的叫喊着、谩骂着,男的几乎个个油光满面犹如屠夫,女的则发丝凌乱不输泼妇,让人恍惚间还以为来到了海鲜市场。
  劳新畴领着萧晋来到人群中的一个空挡,只向下看了一眼,萧晋的瞳孔便缩成了针眼,心脏也仿佛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一样,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房间的地板被挖出了一个直径至少十米的圆洞,上面覆盖着一面透明的穹顶玻璃,周围还围着栏杆,而在玻璃的下面还有一层,那里正有十几个人围成一个圆圈站立,每个人都面对着身前人的后背,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把左轮手枪。
  因为下层的光线足够充足,所以站在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里的地面上有五道被拖出来的血痕,甚至有几个人的身上和脸上也溅有血迹。
  很明显,刚刚萧晋在门外听到的那阵枪响,至少代表了五条生命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萧先生,需要我为你介绍一下赌局的规则么?”
  劳新畴的声音中充满了戏谑的味道,这让萧晋再次深深的确定: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这……这应该是一场特别的俄罗斯轮盘赌。”
  萧晋没有刻意隐藏自己内心的不平静,因为他必须在劳新畴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弱”,但同时又不能太弱,所以他很清楚,今晚无论如何都必须真正的体验一次魔鬼的游戏。
  一个连草菅人命都做不到的人,怎么可能会贩毒?
  “萧先生猜的很对,这就是一场俄罗斯轮盘赌。”劳新畴望着玻璃下面的那十几个人说,“下面的人被我们称作‘玩家’,他们每人每轮都会得到一颗子丨弹丨,装填进弹仓之后,会有人指示他们转动滚轮,时间不定,随机停止,然后他们就要把枪口顶在前面那个人的脑地上。
  接下来就是我们下注的时间了,玩法也很简单,可以赌某个玩家的生死,也可以赌活的时间最长的三个玩家,或者赌最终的胜者是谁。
  赌生死的赔率是一比一,押中一个玩家是最后三人之一的赔率是一比五,三人全押中则是一比五十,若是在倒数第三轮之前就赌某个玩家是最后的胜出者并且还赢了,那赔率将会是惊人的一比一百。
  当然,赌客与赌客之间也是可以互相开赌的,会所方会提供免费担保和有偿追债服务。”
  萧晋看看周围兴奋讨论着什么的人群,再看看下面那十几个明显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所谓“玩家”们,笑容与眼泪,美酒与鲜血都形成了极其刺眼的对比,说这里是人间地狱,一点都不为过。
  “我有点好奇这些玩家来历。”喝了口酒压下心中杀人的冲动,他开口问道。
  “他们全都是自愿的,这一点萧先生完全可以放心。”劳新畴给了他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你别看周围这些人现在和那些地下小赌档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要出了这栋别墅的大门,每一位都是一方大贾或社会名流,犯法的事情是绝不会做的。”
  萧晋觉得有点好笑:“赌人命就不说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赌博在夷州本岛就不是合法的吧?!”
  劳新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娼与赌源自所有人类骨子里都不会缺少的**,从古到今、乃至未来也不可能被彻底禁绝,你们大陆同样也不合法,但哪个城市没有赌场?要是在这种事情上还较真的话,那有钱人的生活也太无聊了。”
  这明显是歪的不能再歪的歪理,可萧晋竟然有些无言以对,因为劳新畴说的一点都没错,只要人类还是这颗星球的主导,那Ji院和赌场确实是永远都不可能消失的两个行当。
  “至于你说的赌人命,”劳新畴继续耐心地解释道,“下面的那些人在来之前就已经完全知悉了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他们确确实实是自愿的,绝对没有人威胁和欺骗他们。既然他们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一场游戏,那我们借此娱乐一下也无可厚非嘛!
  法律条文里面没有‘玩弄人命’这一条,如果非要指责的话,也只能把我们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站在这里的人,无一例外死后都是要下地狱的,多一条罪状又如何?”
  萧晋眯了眯眼,又问:“他们能得到什么?”
  “从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他们每个人的银行账户里都会多出十万夷州币,无论生死,这笔钱都不会被收回,而最终活下来的那个幸运儿,还将得到五十万美金、也就是大概相当于一千五百万的夷州币,足够他一生无忧了。”
  日期:2018-05-2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