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8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见得是她,也有可能是万红兵下面的人察觉出了哪不对,给苏蔓扣了然后逼着她引我们过来,人和在南非已经跟我们合作了一把,并且给易天逸干死了,又坐地分赃的把钻石矿给分了,所以他们没必要出尔反尔的在这设计我们什么了,我问问魏爷吧,他提前给传了信估计是知道怎么回事”安邦拧着眉头挺烦躁的给魏丹青那边去了电话,这次来苏联明显进入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圈子里。

  “你们怎么样?”电话接通后,魏丹青语气急促的问道。
  “有惊无险,人都没事,给埋伏我们的人干了”安邦说道:“怎么回事?苏蔓给我们打电话来见面,我们人到了后没见到她人影就被伏击了”
  “放心,不是人和的问题,是他ma刘兰雄耍的手段,他惦记着屯门那块地,想给我们来个釜底抽薪·······”魏丹青顿了顿,语气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炳爷死了,是刘兰雄背后捅咕的”
  “啊,死了?”安邦当即就呆了,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炳爷这个老人,对安邦来讲从关系上可以说是朋友,盟友,但在他的心里炳爷是大圈崛起的基石之一,当年要不是屯门城寨不遗余力的支持大圈,恐怕他们不见得会用仅仅四年的时间就在香港触顶了。

  “老虎我已经让他从北美回来了,必须得让他接了城寨话事人的位置才行,给别人就麻烦了,炳爷的事我会处理这边你不用担心”
  “好,你麻烦点,务必要给他风光入葬,至于那个刘兰雄,你不动他就等我回去再收拾”安邦咬牙说道。
  “你先把苏联的问题解决明白吧,和苏建军联系下······”
  安邦和魏丹青打完电话后,就马上给苏建军那边去了电话,对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苏蔓出事了的消息。
  “应该是战斧的人给带走的,易良在到了莫斯科后没有和我们先见面,而是通过一个叫雅什克夫的人约见了战斧在莫斯科的负责人,他叫奥斯塔洛夫,是个狠茬子,战斧这两年在苏联迅速崛起,离不开这个人的努力,现在他在战斧相当于是头几号人物之一,很有权力”苏建军听到苏蔓消失的消息后,语气挺不满的说道:“安邦,你告诉我咱们就是这么合作的?人和在前方为你们趟雷,你们在后院给我失火?”

  安邦很抱歉的说道:“军哥,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想到是香港那边出了纰漏,被人给消息捅了出去,你放心,苏蔓握肯定得给接回来,绝对不能让她少一根汗毛”
  dcbg
  “毛现在应该不会少,不过在耽搁下去就不知道了,战斧不会随意拿苏蔓怎么样的,毕竟人和在苏联还可以,我会想办法和战俘那边通个话,看看他们是什么意思”
  “那就行,我等你消息······”
  “小刘,给我审审他,问问知不知道他们带走的那个女人在哪?”
  安邦烦躁的抽出烟走到一旁靠在墙上,炳爷的死,还有大圈这次关键时刻掉链子,挺让人窝火的。

  “上火也没用,慢慢来呗,我觉得这个蔓蔓同志脾气暴命也硬,人啊肯定没事的,至于炳爷那边也就只能节哀了”王莽走过来安慰着说道。
  “生离死别什么的都正常,但这种事对于我们来讲却又太平常了,我是越来越反感这种日子了,你活着的时候总给身边的人送终,他们走了你还在,这太伤人了,凭啥啊?大圈这些年,走了战友走了朋友,我们却依旧走在拼搏的路上挣扎着,折腾什么呢?”
  王莽搂着安邦的肩膀,说道:“你的问题太难回答一般人都解决不了,不过我觉得有个哲学家说的挺对,他说人生就在于折腾,活着就是遭罪,如果**不能反抗的话,那不如尝试着去享受一下好了,也许还能体会到不一样的情趣”
  “哪个哲学家说的这么精辟呢?”
  王莽指着自己的鼻子,呲牙笑道:“往这里看”
  安邦顿时拱手说道:“王师傅,说话水平见涨啊?”

  “还行,自从我结了婚以后,有太多事都看开了,深深的理解了什么叫做折腾什么叫做遭罪”王莽叹了口气,有点小凄凉的说道:“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早婚了,我他妈真是完美的演绎除了,折腾的人生遭罪的生活啊,哎”
  两人闲聊了几句之后,刘牧那边已经问完了话,留的这个活口说被带走的女人在哪他也不清楚,不过他们战斧在圣彼得堡有个点,估计人应该在那里。
  “留个活口,就给聊出这么点消息?要他干啥用啊,崩了”安邦不满的指着那人说道。
  “亢”老桥抬起枪口就顶在了对方脑袋上。
  战斧埋伏在这里的人,一个活的没剩都给灭口了。
  过了没多久,苏建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消息不太好。

  “战斧那边,我托人联系了下,没找到那个奥斯塔洛夫,找的是一个有点份量的人,不过对方没有谈的意思,我估计他们是收了易良不菲的钞票,所以嘴才这么硬的”
  安邦问道:“我们也在钱上说话,不行么?”
  “不行,你不了解战斧的人,他们没有任何的规则可言,做的都是肮脏,没有信誉的生意,如果我们从钱上说话的话,完全有可能是他们两边收钱,却不会把人给放了,这是俄罗斯最臭名昭著的黑帮,没人比他们在黑的了,但是短时间内我猜他们不会动蔓蔓的,毕竟还有别的诉求呢······”
  “诉求,就是我呗?”安邦皱眉说道。
  “你明白就行了”
  “妈de,自己整出的链子,含着泪也得自己给弥补上啊”安邦叹了口气,搓着疲惫的脸颊说道:“人我肯定给你带回来,那个易良我也得收拾,军哥你要是放心的话,剩下的都交给我们就行了,你要是信得着,就给我想办法,能不能找到易良的那个中间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战斧在牛x那不也是在苏联么?我干他一票就跑,他们还能跑到香港去追杀我啊?”
  “呵呵,狠干,不求套路啊?”
  “必须的,枪炮对话,干他们就完了······”
  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圣彼得堡的一家夜总会里,苏蔓被反绑着两手坐在沙发上,易良翘着腿手里端着一杯伏特加,一脸的阴霾。
  “咣当”房间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子走进来后说道:“老板,大圈的人跑了,战斧没拦住他们”
  “呵呵·····”苏蔓冷冷的笑了笑。
  易良瞥了她一眼,说道:“布置太仓促,我压根也没想着这么容易就给他们留住,正常,不过关键的是你不还在我们手里呢么?你猜大圈这伙人会不会不管你?”

  苏蔓鄙夷的说道:“我发现了,你和易天逸叔侄两人也就这点路子了,在南非他圈了大圈的人来威胁他们,在苏联你又拿我当诱饵,你们还真是一家人啊,一点花样都玩不出来”
  “我和天逸不一样的是,他明显考虑问题太浅显了,而我比他多吃了几年的盐多走了几年的路,我的花样他肯定学不了多少”易良仰头干了杯中的酒,点了点苏蔓说道:“天逸输就输在你身上了,这次我在故技重施,我倒要看看大圈还凭什么从我手里把你给救出去”
  “我怎么觉得,你还是不行呢?”苏蔓仰着俏脸说道。
  “呵呵,等着呗”易良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跟手下说道:“约一下这里的老板,我跟他们谈谈得花多少钱,能给这里打造的固若金汤一点,我说什么也得让大圈的人,这次肯定是有来无回了”
  圣彼得堡郊区附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