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师父没跟你说吧?”黑蜘蛛道,“他让我结婚前看下小宋江,他快死了。再不看一眼,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尽管他背叛了师门,但是毕竟与师父也是师徒一场。”
  “二姐,我看下师父的条子。”这位兄弟很诚恳地说道。
  黑蜘蛛假装拿东西,鸭屎从后面将他打晕,拉到了黑暗处。黑蜘蛛继续大摇大摆地往前走。路上鸭屎又连续放倒了三个,随后来到了门口。他挑断了电线,随后打开门,与黑蜘蛛一起走了进去。
  尽管月明妃对小宋江的伤口进行了清理,但是鸡头米又折磨了他一次,将他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又打出了一片又一片的淤血。月明妃偷偷喂了他一些参汤,让他有力气继续坚持着。小宋江听到了声音,已经觉察到来的不是一个人。

  他已经睁不开眼睛了,甚至连呻*的声音都很微弱了。鸭屎可以在黑暗中清晰地看到他的脸,脸上几乎全是血。他原本胖乎乎的身体,简直瘦了一大圈。
  黑蜘蛛一直在抹眼泪,走过来拿手绢擦小宋江脸上的血。小宋江闻到了手绢的问道,嘴上努力挤出“二姐”两个字。
  鸭屎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见小宋江时他的样子。他极为张扬跋扈,满嘴跑火车,嘻嘻哈哈,非常自在。他也想到了,在地下的时候,小宋江那么从容地安排杀手杀掉了一个人,并带着人头走出了地下。
  如果没有小宋江,在上海的任务不可能完成。如果没有他,上海的烂摊子也不可能摆平。他为怀义堂立功太大了。同时,他也为鸭屎付出了太多。
  黑蜘蛛清楚,如果没有小宋江,她不可能见到妹妹,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亲娘还活着。小宋江是她见过不可多得的懂江湖道义的人。想着大雪的夜晚他精心的安排以及满满的善意,黑蜘蛛顿时失声哭了出来。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要找地下出口。”鸭屎说道。黑蜘蛛立即止住了哭声,拿手绢擦了下眼泪。
  小宋江尽管身体已经极为虚弱,但是手依然有力,紧紧地抓着鸭屎的手,嘴唇一直在动。鸭屎将耳朵贴在他的嘴边。小宋江小声说道:“我已经不行了,给我个痛快。给我个痛快。”
  鸭屎含着泪说道:“你必须给我好好地活着。无论多痛苦,你都得坚持下来。你咬紧牙,努力撑起这口气。”
  小宋江极为痛苦地动了动眉毛道:“我真的不行了。”

  “屁话,你要敢死,我一定活剥了你。”鸭屎道。他强行将手抽出来,在房间里找来找去,终于在一个墙角找到了裂缝。
  鸭屎拿刀与黑蜘蛛一起沿着裂缝仔细撬了下,一块石板被掀了起来。
  “二姐你先下,在下面接。”鸭屎道。
  黑蜘蛛走了下去,接住了小宋江的双腿。鸭屎慢慢将小宋江放了下去,随后盖好石板。
  “鸭屎,咱们这个地道通向哪儿?”黑蜘蛛关切地问道。

  “通向湖边的一栋破房子。我们的人在那边等着。”鸭屎道。
  “万一他们追来怎么办?”黑蜘蛛问道。
  “我已经设置机关了,再过一会儿这地方就会塌陷,自动堵上洞口。”鸭屎道,“我先扛着他,等我没力气了,你再帮我抬一下。”
  二人在地道里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一个楼梯旁,沿着楼梯走了上去。李一强带着一组兄弟在小院子里着急地等待着。
  “强叔,赶紧帮我。”鸭屎叫道。
  “你们俩,过来。”李一强安排身边两个站在那里的人走过来。
  “他们是谁?”鸭屎问道。
  “他们是西医。”李一强道,“可以帮他止痛。”
  医生立即给小宋江注射了一针疑似吗啡的液体,随后与另外一位医生一起给他处理伤口。昏暗的灯光下,鸭屎发现小宋江身上到处都是伤疤。
  “这是谁干的?”黑蜘蛛极为愤怒地说道。
  “只有鸡头米能干得出来。”鸭屎一脸怒火地说道。
  “我去找他算账。”黑蜘蛛愤怒地说道,“我必须亲手宰了他。”
  “二姐,”鸭屎拉住了她道,“谢天谢地,你终于出来了。不要再回楼外楼了。你在这里等我,我一定将你妹妹救出来。”
  “我不放心,让我一起去吧。我还可以帮你。”黑蜘蛛道。
  “不用,相信我,我一定能救她出来。”鸭屎道,“不止你妹妹,还有好几个人也得救出来。”
  “我是你姐,你听我一回,让我跟你一起去,或者咱们各走各的。”黑蜘蛛非常强势地要求道,“我憋屈了这么久了,得让我发泄下。”
  “你知道为了救你,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吗?你能不能不给我添乱?”鸭屎大怒道,“听着,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你关心的人,我一个一个给你救出来。等把这些人带来之后,我再想办法与怀义堂做个了断。”
  “你想干嘛?你要杀师父吗?”黑蜘蛛说道,“尽管我们恨他,但是不要杀他。这不合情理。”
  “好,我答应你,不杀他。”鸭屎道,“你老实地在这里待着行吗?”

  “师父威胁说,他会抓住我娘的。万一我娘在她手里,我必须救出她来。”黑蜘蛛道,“师父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这样行吗,你跟李一强一起,负责带一组兄弟。如果我探到你娘来了楼外楼,被抓也好,自己来的也好,我第一个通知你,和你一起商量营救的事情。”鸭屎道,“我先去,你等我。这样总可以了吧?”
  黑蜘蛛清楚,这已经是鸭屎的极限了,所以就没再争取,而是担忧地说:“你自己小心。”
  救出了黑蜘蛛、小宋江,了了鸭屎两个最大的心病。他带着几个人再次来到了楼外楼的周围,在距离楼外楼后面不远的地方等待着。
  当天晚上,宁十三、鸡头米都很忙,没有人在意地下三层都事情,更没有人在意小宋江的死活。约莫该休息的时候,宁十三来到了黑蜘蛛的房间外,手下给他开门,他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金含蕊并没有睡着,她眯着眼睛看着一个老头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就是皮六。

  她心里想道:“难怪姐姐苦大仇深的,嫁给这么老的东西,谁愿意啊。”
  宁十三走过来,看着睡在那里的金含蕊,饱含深情地说:“孩子,我知道你没睡着。明天婚礼,你好好表现,事后,我会给你一个巨大的惊喜。你跟了我一场,我也不会亏待你。你好好休息吧,明天的事很多,会很累。唉。”
  宁十三刚走,金含蕊从床上坐起来,摸着胸口大喘着粗气。宁十三尚未走到楼下,鸡头米就跑了过来,笑着说:“师父,人抓过来了。”
  “好的。在哪儿?”宁十三问道。
  “在一楼,没敢乱来,好生看着呢。”鸡头米笑着说,“果然名不虚传。”
  “混账,开什么玩笑?我先去会会她。”宁十三道。

  在一楼的一间房子里,嫣红穿一身极为时髦的衣服,站在窗前,盯着空旷的夜,一动不动。
  宁十三在门口整理了下头发,推门走了进去。嫣红猛然回头,把宁十三给吓到了。难怪鸡头米赞叹,嫣红竟然还这么漂亮。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简直就是个三十出头的风韵少丨妇丨,一身贵气与灵气。
  “十三,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
  “嫣红,你怎么没变啊?”
  “唉,老了。”
  “不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