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2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件大事,此事发生之后不久,一直留在刚果,为**军效力的数百古巴雇佣军突然离开了他们战斗了二十多年之久的黑非洲,搭乘货轮出海,从黑大陆消失了。他们并没有返回自己的祖国,而是径直前往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在那里开辟新的根据地。在南非与安哥拉停战之后,古巴从安哥拉战场撤出了绝大多数的军队,坚持留在非洲的,都是意志最为坚定,誓要将革命进行到底的老兵,哪怕苏联已经倒下了也没能改变他们的决心。他们要在哥伦比亚展开游击,建立一个崭新的苏维埃政权!然而这并非易事,哥伦比亚政局动荡,军阀割据,丛林里充斥着以制造、贩卖可卡因以牟取暴利的毒贩武装,他们对远渡重洋而来的古巴雇佣军充满了敌意,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土地,古巴军团无日不战,一夕数惊,最终在付出了超过一半人阵亡的惨痛代价之后,他们逐渐站稳了脚跟。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古巴志愿军的精英将发展壮大,成为南美大棋盘上一枚极具份量的战略棋子,影响着哥伦比亚乃至整个南美的政治形势。

  在六月,曹小强难得地轮到休假,他马上买了飞往上海的机票。在过去的一年里,他跟苏联的通信和电话越来越少,争吵倒越来越多了。萧剑扬事件之后,苏红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萧剑扬假冒军人欺骗女孩子的感情,曹小强跟萧剑扬是好朋友,恐怕也是一路货色,苏红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跟陈静一样,她充满了被欺骗的愤怒,不管曹小强说什么她都不相信了。他好不容易才挤获得了一段假期,连家都不回了,直飞上海去找苏红。

  经过一番周折,他终于在跨国企业的大门外见到了苏红和陈静。
  快两年没见了,苏红似乎长高了一点,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也多了一点成熟干练,一身本应该严肃干练的职业制服穿在她的身上,硬是穿出了几分灵动活泼。而陈静依然是那么美丽,如果“红颜命薄”这句话是真的,那么她一定很短命。不,她比两年前更加美丽动人了,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冷漠,几分忧郁。
  打老远,曹小强就感受到了她们身上的冷淡气息。
  第一个开口的是陈静:“萧剑扬呢?”
  冷气很冷淡,态度令曹小强诧异,以前她是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问起萧剑扬的。
  曹小强也只能尽量瞒着了:“部队训练很忙,他走不开……”
  陈静冷哼一声,露出几分厌恶的神色,扭头就走。

  曹小强愕然,问苏红:“她怎么了?”
  苏红冷淡的看着他,说:“去年她到你们部队找萧剑扬了。”
  曹小强脑袋嗡了一下,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苏红接着说:“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按着通信地址找到部队,得到的回答却是查无此人……”她双手环抱在胸前,盯着曹小强,一字字问:“侦察兵先生,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曹小强浓眉一扬:“你怀疑我?”
  苏红冷笑:“不是怀疑……用不着怀疑了,事实已经明摆着了。如果你见到他就对他说,如果他还有点良心的话马上回来看看他的父亲,向他父亲叩头认错!”
  曹小强心一沉:“萧伯伯他怎么了?”

  苏红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不知道?”
  曹小强还真不知道,因为他去年没有休过假,而苏红在信里也从来都不说这些,所以他只能说:“我真的不知道。”
  苏红嘴角扯了扯,也只能冷笑了:“呵……亲生父亲去世都一年多了,不回来一趟也就算了,连提都没有跟身边的人提起过,够狠,真够狠的!我以认识像他这样冷血的人为耻,更替让你们两个穿着军服四处招摇撞骗的军队感到悲哀!”
  曹小强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大声说:“我们不是骗子,我们从来没有骗过你们!”

  苏红瞪着他,大声问:“到现在你还想骗我?你说你不是骗子,好啊,敢带我到你的部队去看看吗?”
  曹小强欲言又止,最后无力的垂下了头颅。
  战略值班部队的保密纪律极其严苛,别说带一个外人进去,哪怕是跟外人泄露了一点部队的情况都要上军事法庭,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带苏红到部队去,向她证明自己并没有骗她。
  苏红一直盯着他,看到他垂下头颅,她的目光越发的冰冷。她轻声说:“不要再来找我了,骗子先生,我们到此为止吧。”
  说完转过身去,大步奔跑,消失在豪华的写字楼旋转玻璃门后面,只留下曹小强僵在那里,呆若木鸡。
  曹小强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苏红的公司。
  天在下雨,他站在雨中淋了半天,才想起要到赵晨菲家看看。
  前年他和萧剑扬一起去过赵晨菲家几次,并不难找。只是现在他失魂落魄的,一点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都做不连贯,所以费了好大的劲他才找来到赵晨菲所在的天鹅菀小区,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美丽的女主人抱着个快满周岁了的孩子探出头来,看到他,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来了:“是小强呀?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浑身**?快进来坐!”
  曹小强走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摆在客厅里的萧凯华的黑白照片。他心口一震,问:“萧伯伯他……”

  赵晨菲神情黯然:“走了……”
  曹小强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赵晨菲小心翼翼的把小孩放回婴儿床里,给曹小强倒开水:“去年二月,出了车祸……”说到这里,她的嘴唇微微哆嗦,虽说事情过去已经一年多了,但是每次想起来,她仍然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痛苦。
  曹小强喃喃说:“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
  赵晨菲说:“出事之后,陈静去你们部队找小剑,想让他回来见他父亲最后一面,但是没找到,部队说没有这个人……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气坏了,回来之后哭了好几天。”
  曹小强她他手里接过开水,苦涩的说:“我们部队比较特殊,跟外界是完全隔绝了,她按照通信地址找肯定找不到。”

  赵晨菲坐在沙发上,轻轻推着婴儿车,那个小家伙在婴儿车里手舞足蹈,格格直笑,乐不可支。看着儿子可爱的笑容,她苍白的脸庞也露出了笑容,叹惜着说:“陈静说你们是骗子,但我始终相信你们,因为我知道,小剑无论如何也不会欺骗他的父亲。对了,他这一年多到底在忙什么?为什么一个电话,一封信都没有?”
  曹小强说:“他……”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他实在没有勇气在那张黑白照片面前说出萧剑扬已经作为叛国者,上了海外谍报纵队无限制追杀名单,而且极有可能已经死了的事实说出来,这太残酷了。所以最后他也只能说:“他被送到军校进修了,军校纪律极严,进修期间是不能跟外界联系的。”
  赵晨菲叹气:“这样啊……不管怎么样,如果你见到他,就让他想办法请个假回来一趟,给他爸爸烧点纸钱,说几句话吧,他爸爸临终前还挂念着他,他一连两年都不回来一下,说不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