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8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丹青手插在口袋里,皱着眉头看着尸体叹了口气,说道:“老伙计,大圈已经好起来了,城寨离好的这一天也不远了,你怎么能突然就走了呢?”
  炳爷比魏丹青大了不少,但两人之间一直都兄弟朋友相称,屯门城寨向来是不遗余力的站在大圈的身边,同样的大圈帮也总是拉拽着城寨,双方彼此之间差不多属于血浓于水的关系了。
  魏丹青从太平间里出来的时候,警方正在录口供,发现炳爷尸体的人还有沈鹏飞都在场。
  “我进去的时候,炳爷已经倒在地上了,大概是早上八点多钟左右吧······”发现尸体的人介绍着。
  旁边的沈鹏飞懊恼的说道:“我之前曾经进去过一次,给炳爷带了些早茶,当时他刚起床没多久,正在洗漱,我和他聊了一会后就走了,走的时候炳爷还好好的,我,我太后悔了,我要是在陪炳爷多呆一阵的话,可,可能他就不会出事了”
  警方的人问道:“他一直都有心脏病是么?平时也都经常用药?”
  沈鹏飞点头说道:“对,炳爷一直都有心脏病,大概十几年了吧,以前曾经有过两次突发的时候,不过当时都有人在场,所以没出什么大事,就是这次来的太突然了·····”
  警方的初步判断和现场发现的一样,认为炳爷是死于心脏病,因为现场散落着药瓶,屋内也没有任何挣扎撕扯的痕迹,不太像是人为的,并且城寨的环境很特殊,没有外人会来,再一个炳爷生前也没有什么要他命的仇家,所以初步排出了他杀的可能。
  但是,这是所有人的想法,可魏丹青却不这么想。
  城寨现在处于一个关键时期,出了这种事,就略微显得不太正常了。
  魏丹青从医院里出来后,回到车上就拿出电话打给了范旺:“炳爷的事,你得给我帮个忙”

  “你怀疑,他的死因有问题?”范旺也听说了炳爷出事的消息。
  “要是去年,前年,哪一年他死我都不会怀疑,但是唯独现在我觉得有问题了”魏丹青皱眉说道:“这个节骨眼,不太合常理,现在屯门地皮即将被开发,炳爷有很大的话语权,本来他是站在大圈这一边的,可他突然死了城寨势必会有人接替他的位置,到时候谁知道接位的人会有什么想法?”
  “有点道理”
  魏丹青叹了口气说道:“尽快尸检,看看死因到底出现在哪里了”
  “行,我这边马上安排,今天就做,同时也让重案组再把线索捋一下”
  魏丹青和范旺打完电话后,就给墨西哥蒂华纳联系了下,让老虎马上回来,除了给炳爷料理后事以外,他还得想办法给城寨话事人的位置接到手里。

  “老虎离开两年,又太年轻了,这个位置可不太好接啊”魏丹青嘀咕着说道:“如果真是有心人下手的话,那可有点麻烦了”
  圣彼得堡,郊区西部的一家钢铁厂,两台车先后开了进来。
  “咣当”苏蔓推开车门下来,对面走过来一群苏联中年男子,看见她后脸上顿时都洋溢出了极其灿烂的笑容。
  这是看到了财神爷的表现!
  后面车里,易良下车,苏蔓用流利的俄语和他介绍道:“这几位就是钢铁厂的高层,还有圣彼得堡市政府的官员了,他们对于我们这次的收购生意,非常感兴趣和高兴,大大的支持了苏联企业的发展”
  易良伸出手,笑道:“几位好,希望我们这次能够合作愉快”
  苏蔓在他耳边,小声用国语说道:“看见了么?这帮老毛子看见我们就好像见到了上帝一样,我跟你说,这么便宜的价格买了一家钢铁厂,紧张激动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才对,知道为啥么?呵呵,这说明他们又要发一笔财了,几千万美元的钢铁厂卖了几百万,中间这些差价会让他们做梦都笑出声来的”

  “呵呵,双赢,这是个双赢的生意,他们满意我们高兴,很简单”
  “走吧,易老板,跟着他们好好的参观下我们的产业吧”
  “哈哈,对,参观下我们的产业”易良顿时笑道。
  医院外,沈鹏飞录完口供出来后,上了车一把拍在方向盘上,然后捂着脸失声痛苦起来。
  炳爷在死之前,他一直都处于极度的纠结和挣扎中,沈鹏飞始终都在那张支票和下不下手中徘徊着,但是当人死了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一阵后怕和懊恼开始浮上了心头。

  “铃·····”旁边电话响了,沈鹏飞接起来后冲着话筒嘶哑的吼道:“是你,是你害死了炳爷,就是你”
  “你杀的人”
  沈鹏飞愕然一顿,呆了半晌后才说道:“是你们逼我的,对,就是你逼的,我,我本来没想到要杀他的,全是你们逼出来的”
  “是你太贪了,你受不住我给你的诱惑”电话里的人声音一点波动都没有的说道:“人都死了,你现在还想这个有用么?你想的,应该是怎么善后才对”
  “怎,怎么办?我,我会不会被人怀疑”沈鹏飞慌张的问道。
  “暂时应该不会,毕竟你已经做的很干净了,还有······”电话中的人谨慎的问道:“还有,我问你大圈的人去了么?”
  “魏丹青来了”
  “他有没有怀疑你什么?或者,有没有和你聊起炳爷的死因?”

  “那倒是没有,就是丨警丨察录口供的时候他在旁边来的”
  “好,从现在开始记住我交代你的事,第一就是屯门话事人的位置你暂时不要去争,全力料理炳爷的后事,同时尽量结交城寨里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博得他们的好感和支持,但是不要急切的透露出自己想当话事人的念头来,这段时间我不会和你有任何的联系,等一切尘埃落定了你再来拿那张支票,到时候你是离开香港还是继续呆下去,都由得你来决定,明白么?总之,就是别引起任何人的疑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老虎要坐这个位置呢?他肯定会从北美回来的”沈鹏飞紧张的问道。
  “人心!你对人心看的太简单了,老虎在北美两年了都很少回来,一回来就接炳爷的位置,别人也会不满的,再一个等他回来后你主动提名让老虎来接任炳爷的位置,这么一来他自己肯定都不好意思,绝对会推辞的,这个时候你力挺他的做法不但没有帮他上位,反倒是让他坐蜡了,而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你最有资格了,这时再有人推你上来,你就可以没有疑点的坐上去了,懂么?”
  “这也可以?”
  “欲擒故纵知道么?你越是着急去争,那就是越给自己找麻烦,你表现的大度一点,谁会怀疑你?听我的,照我说的去做·····”
  同时,炳爷的尸体也被从太平间里给推了出来,进行尸检,本来按照正常的规定,除非是有家属对死者死因有疑虑,才会走这一道程序的,但炳爷在香港没有亲人了,于是魏丹青就让老虎委托了过来,对炳爷的尸体进行检查。
  魏丹青就是想知道,炳爷的心脏病,怎么会突然犯的这么是时候。

  华人置业大厦,刘兰雄抱着胳膊站在窗口,俯视着下方,眉头锁着脑袋里一直在过着一件事。
  炳爷的死到底能不能够瞒得住大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