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7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竖起拇指说道:“你们二小姐办事确实利索”
  “但苏总现在担心的是,易良找了战斧的人,怕出现什么意外”
  “回去告诉她,战友肯定坚挺的站在她的身后,鸡毛意外都不会有,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安邦郎朗的吹着牛bi道。
  当天晚上,安邦一行人朝着圣彼得堡城区进去了,就在郊外找了个地方夜宿,等着明天苏蔓圈钱进来。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安邦他们就是过来打个转然后就走了。
  如果不顺的话,那就得是枪响圣彼得堡了。
  一夜无话,隔天。

  清晨八点多钟,苏蔓穿着一身标准的OL装扮和易良一起走出了所住的酒店,然后前往位于圣彼得堡西部的钢铁厂。
  “厂方的人已经到了,市政府的官员大概要在十点多钟能过来,跟他们两访谈说白了就是以金钱开路,腐蚀,拉拢就行了,这帮尸位素餐的人哪会去管国有资产流失多少啊?只要自己的口袋里能被装满就行了”苏蔓朝着后面的车努了努嘴说道:“几箱美金扔过去,买卖就成了,一天的时间足够搞定他们了”
  “哎,这种社会主义联邦制度的国家发展起来确实有诟病,钱都不是自己的都是国家的,怎么糟蹋都不心疼,不像我们在欧洲那边做生意,一个个的把钱捂的恨不得都发霉了也不会掏出来,因为那都是自己的血汗钱啊”
  “唰,唰”苏蔓朝着易良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所以,在这里我们才好发财啊,是不是?”
  “哈哈,希望能和苏总合作愉快吧·······”

  香港的清晨。
  屯门城寨,一间屋子里,沈鹏飞起来后就双眼武神的坐在床边,盯盯的看着面前的一张桌子,上面放这个白色的瓶子。
  里面装的是雷尼替丁,如果服用过量就能够引发心律失常然后导致人心肌梗塞的药物。
  “呼哧,呼哧”沈鹏飞喘了几口粗气,嘴唇发白嘴里干涉。
  脑袋里一直都在冒着两个念头。
  去,还是不去?

  这两个念头之后,则是一张空白支票,还有一串怎么数也数不清的零。
  “铃·······”突然间,一串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沉寂的沈鹏飞。
  “办完了么?办完后,过几天来我这里把支票签了,哦对了,今天早上我还让新加坡的公司给你看了套房子,等过段时间屯门开发的事完了后,你要是觉得香港呆着不舒服,可以移民过去么”
  沈鹏飞咬牙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话是不是会算数?我怎么知道你到时候会不会突然反悔,玩了我?”

  “呵呵,你所看重的那些钱对于我来讲,其实什么都不是,明白么?”电话里的人淡笑道:“钱我有都是,会差你这一点么?我要的,是屯门这块地,只要你能替代了炳爷然后说服城寨的人,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
  “啪嗒”电话挂断,沈鹏飞咽了口唾沫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瓶子就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城寨的一栋筒子楼上,沈鹏飞推开了一间房门。
  这是炳爷的住所,最近十几年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炳爷无儿无女,老婆也在十几年前就去世了,从那以后他就一个人生活着。
  用炳爷的话来讲,就是屯门所有的年轻人都是他的孩子,他这辈子只为城寨活着就可以了。
  “啊,鹏飞啊?这么早?”正在洗漱的炳爷看见沈鹏飞进来后,就问道:“有什么事么?”
  “没,没,没有什么”沈鹏飞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我就是问,问问您早上吃了么,给,给您带点吃的过来”
  “呵呵,行,放那里吧”炳爷扫了眼沈鹏飞手里拎着的袋子说道。
  沈鹏飞给手里拎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然后手插在口袋里摸着那个瓶子说道:“炳爷,屯门要被开了吧?政府那边似乎已经传出信来了?”
  “是啊,年前就有消息了,我估计今年差不多就该快了”炳爷感慨着说道:“屯门啊,穷了过百年了,这次差不多是要见到曙光了,总算是能离开这些破筒子楼了,大圈的人答应替我们向香港政府还有地产开发商谈判,尽全力为城寨多拿出有利的条件来”
  “呵呵,好事,好事啊·····”沈鹏飞点点头,就看见炳爷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
  “唰”沈鹏飞连忙从口袋里拿出瓶子,拧开后将里面的雷尼替丁倒在了水杯里。
  十几分钟后,沈鹏飞从炳爷的房间里出来,站在门口步子顿了一下,这一刻他的内心依旧是在挣扎和纠结的,他有一百个念头想要转身回去给那杯水倒了,但第一百零一个念头,却是那张没空白支票。
  人性总有悲凉的一面,架不住利益的腐蚀和诱惑!
  片刻后,沈鹏飞站在角落里,目视着炳爷的房间,没过多久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动静,像是有人“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沈鹏飞两手一紧,双目中泪水潸然而下,他紧咬着嘴唇,用拳头锤着自己的脑袋,一遍遍的重复着一句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炳爷·····我错了,错了!”
  沈鹏飞抹着泪水,连忙从角落里出来,然后快步走到炳爷的房间,瞧着四处无人后,他带着手套拿出一个药瓶推开门扔了进去,随后出来又快速离去了。
  这一刻,曾经在四年前在大圈最为艰难时期,给予过他们极大助力的城寨炳爷,突然倒在了一场阴谋下,年逾七十。
  炳爷其实得算是大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盟友,当初安邦对越南帮阮家兄弟下手,如果不是炳爷从中给予帮衬的话,也许那一战初出茅庐的大圈帮就得要面对一场惨败了,可能之后大圈也不会就如此发展的顺风顺水了。

  所以,对于城寨,大圈上下都觉得这是朋友,是盟友,而不是什么合作伙伴!
  可惜,大圈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城寨的话事人炳爷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倒在了利益的齿轮下。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有人去炳爷的房间后,才发现了已经倒在地上半天的炳爷,双眼紧闭皮肤发紫,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旁边散落着一个装药的瓶子。
  “炳爷······”
  瞬间,城寨大乱,炳爷的突然倒下让整个屯门城寨都处一片混乱中。
  没过多久,一辆救护车还有警车开进了城寨,给炳爷送上车后连忙往医院驶去,同时警方封锁了现场。
  炳爷出了事后,魏丹青就接到了电话。
  “死了?他,他怎么就能死了呢?”魏丹青拿着电话茫然不知所措,为这个突然到来的消息有些没反应过来。

  魏丹青急忙离开公司,开车前往医院,他来的时候炳爷在手术室抢救了大概十几分钟医生就宣告死亡了,随后被送进了太平间。
  “魏爷······”
  “魏爷,您来了?”城寨的人都挤在太平间门前,看见魏丹青过来后,就打着招呼。
  “哎,来了,来了”魏丹青红着眼睛点了点头,说道:“阿邦他们没在香港,还不知道这件事,我先过来看看”
  “炳爷在里面,您进去看一眼吧,送他最后一程”
  魏丹青推开太平间的门,炳爷的身上盖着白布,面目还算是安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