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7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算你们守时,没放我们的鸽子”苏蔓在电话里慵懒的慢声细语的说道:“万红兵下面的人过来了,叫易良,呵呵这可是和你们有老关系的人了,南非钻石矿的矿主易天逸是他的侄子,最近几天跟他接触过后,也稍微提了下南非那边的事,可以听的出来啊,易良对你们是挺恨之入骨的了”
  安邦顿时嗤笑道:“小的不行,老的也照样收拾他,易家的人我看都他ma没有什么好命······最后都得要埋骨他乡了,一个死在了南非一个留在了苏联,连个落叶归根的机会都没有了”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你们马上启程过境来苏联,我们这边明天就要往圣彼得堡去走了”
  安邦寻思了下后问道:“可能时间上得稍微迟点”

  苏蔓在电话里顿时“嗷”的一声就蹿了:“你和姑奶奶开玩笑呢是么?什么叫时间上迟点?来,你给我把舌头抻直了,重新说一遍”
  安邦有点头疼的说道:“你听我解释是这么回事,苏联内乱搞分裂,国内和苏联的边防就跟烧了屁股似的,边境把控的非常严格,我们从正常的途径走是过不去的,所以只能找关系绕点路,这样一来时间就得耽搁一点了”
  “嘶······”苏蔓深深的吸了口气,磨着小牙说道:“我不问过程,只问结果,多久能进来?”
  “去苏联,我估计一两天就差不多,但要是赶到圣彼得堡毕竟还有几千公里的距离呢,整不好得三天到四天的时间了”
  苏蔓盘算了一阵后,觉得时间似乎还差不多,能正好赶到关键时刻,就慎重的叮嘱道:“给我整明白了,别耽搁了大事,安邦我告诉你,人和这一回是被你们给拽上贼船了,一旦出现大的纰漏国内我们回不去,苏联肯定也不好混了,那个万红兵绝对会首先把怒火撒到我们头上来的”
  安邦郑重其事的说道:“放心,我办事必须有谱”
  “好,但愿你别坑了姑奶奶”
  “啪”两边电话挂断,安邦从炕上就跳了下来,穿上衣服说道:“你们赶紧收拾行李然后出门,我去钟大爷那一趟,让他给领路的人找来,现在我们就走”
  安邦出了旅馆后跑到老钟的饭馆,跟他赶紧说了一声,老钟当即就骑着一辆二八杠自行车出门找人去了,过来大概十几分钟,大圈的人全都过来后,老钟带着一个二十几岁,长得有点微胖的青年过来了。
  “刘牧,附近村里的人,在边防当了三年兵,大裁军的时候复原了,他带着你们走······”

  这个刘牧身高大概一米七多,长相看起来比较憨厚,微胖的脑袋上顶着精神的小寸头,见人的时候没说话就咧嘴笑了笑,后面背着一把双管猎丨枪丨,手里着一杆将近两米长的松木棍,棍子头上绑着一个枪头。
  这玩意俗称叫扎枪,一般山里的老猎人们进山的时候,必备的家伙之一。
  “怎么走啊,哥们?”安邦问道。
  “满洲里北面是俄罗斯,东边是大兴安岭,边防不好过的话就从东北方向走,也就是大兴安岭和俄罗斯的中间地带,越过两座山头就可以了”刘牧话语简洁的介绍道。
  永孝当即就皱眉了:“三月份,大雪还封山呢,能走么?”
  刘牧呲牙笑了:“正月十五我刚从山上下来······外人不知道路,但是我们清楚,这都是村里的猎户踩出来的”
  大兴安岭到了冬季之后就会被大雪封山了,基本上从十一月份中旬往后到三月份,长达近五个月的时间里,整片山脉几乎都被大雪给覆盖了,积雪的深度最深的地方差不多得都有一米厚左右了,也就是说你一不小心踩进去人都有可能给你埋上。
  所以,哪怕是兴安岭山脉附近的人,在冬季里也不会轻易去进山的,因为进去了就完全有可能出不来,除非是经验丰富的老猎户。
  钟大爷找来的这个叫刘牧的小伙子,就是兴安岭山下满洲里附近村里的,十八岁当兵入伍之前一直跟着他的爷爷进山打猎,后来当兵三年,前年才复原了,本想着去县里上班来的,但给分配的一家国营鞋厂效益不太景气,所以刘牧干脆就响应号召下岗,直接靠山吃山了。
  “嘎吱,嘎吱”厚厚的棉鞋踩在雪地上,一直摸过了脚脖子到膝盖下部,深一脚浅一脚的下去发出着刺耳的“嘎吱”声。
  进山能有一个多小时了,在一片山坡上回头望的时候,还能穿过光秃秃的松树枝子隐约看见山外的满洲里市区,这个速度略微有点慢了一些,这还是他们这一行人体力各个都充沛以急行军速度在前进的效果,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可能也就不过才走了几里地而已。
  深山里的雪地行进,太耗费体力,你一脚踩到雪坑里再拔出来的时候,可是要比平地上费劲多了。
  “小刘啊,照这么走可不行了,有点浪费时间了”安邦喘着粗气,感觉略微有点吃力了,他们这一群人里也就在南京当兵的永孝比较省事,其他人都不太适合在雪地行军。
  前面领路的刘牧回头说道:“别急,翻了这片山坡之后就好了,这里林子比较稀疏最近又下了一场大雪所以雪有点厚,等过了这片山坡之后,我给你们想个招,速度肯定能提起来”

  安邦有点放心的点头说道:“那就行,我就是怕时间不太够用”
  半个小时后,上了一座山头翻过了这处山坡,林子里出现了一个木屋,这是老猎户们进山歇脚的地方,里面常备着粮食和柴火,还有一些日常的用品。
  “咣当”刘牧推开屋门,说道:“休息会,我给你们弄点吃的,等体力过来了咱们再启程,下面赶路基本就没有歇着的时候了”
  “噗通”几个人坐在厚厚的松树针还有稻草上靠着木板,都有点喘粗气。
  老桥拿出烟来,给几人分了一根说道:“以前拉练的时候,在河北那边雪下得也挺大,但都是平地所以走起来不太费劲,现在进了山里才知道,这地方一般人真受不住啊”

  “也就东北军还有南疆那边的军区能够适应这种天气,是吧永孝?”徐锐扭头问道。
  “嗯”永孝点头说道:“我们那的兵,每年都有两个月的时间,就是寒冬腊月三九天前后的时候专门拉到雪域高原上去训练,出行就带个水壶一把军刀,一梭子的子丨弹丨,两袋压缩饼干,然后军区内野外对抗赛的时候,就看哪个队伍全员剩下的多,因为南疆的雪天比冬天还多,特别是边境一带,所以我们雪天训练占了常规训练的一半左右”
  “都差不多,兴安岭西面我们部队专门有个基地,离老毛子大概一百多公里远,这些年和苏联关系不太好,我们就都在边境训练了,主要以冰雪天为主,就是为了防止老毛子过来”刘牧蹲在地上,支起了一口大铁锅,从外面装了半下雪后架在了柴火堆上点着了,然后往锅里下了米还有猪肉干就给炖上了。
  这是山里猎户最常用的做法,既能补充体力也能填饱肚子。

  刘牧做上饭后蹲在地上,就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时候去苏联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