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7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常务副省长当秘书,我去!”方晟笑着举手。
  “滚开,哪有厅级秘书?”于道明笑骂道,“不算培植亲信,不过身边总得有两个关键时候靠得住,不要担心大事小事跑过去打小报告。明白我的意思?”
  方晟感叹道:“二叔已在常务位置上好几年,一直没培养心腹啊?”
  “没有徐璃这颗钉子破局,省正府真是针插不入水泼不进,这就是省领导任职时间过长的弊端啊。”
  “女干部我推荐范晓灵,目前任梧湘市阳关区区委书记,以前做过乡镇妇女干部,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踏实能干,也有泼辣的一面。”

  于道明斜眼看他:“早听说过是你一手培养的,了解很深入嘛。”
  方晟赌咒发誓:“天地良心,我跟她是清白的,若说谎天打雷劈!”
  “嗬嗬,难得啊难得,是不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瞧二叔说的,她早就不在窝边了……”
  于道明点点头:“当过乡镇妇女干部肯定得泼辣能干,不然镇不住那些农村妇女啊,不错。徐璃嘛能力是有,也比较聪明,有悟性有主意,就是书生气太重,身边有范晓灵这样的帮手肯定如虎添翼……”

  “可人家已经是正处级干部,到您那儿又不提拔,不是亏了吗?处长跟主持区委工作的一把手没法比啊。”
  于道明瞪眼道:“在我手底下能让她吃亏?过阵子就挂下面的中心主任,享受副厅!这点能耐都没有,常务副省长白干了。”
  “那就好,”方晟心里窃笑,“还有一位叫房朝阳,现任梧湘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正处级,我对他的评价是低调平实,绵里藏针,是那种不急不缓,对于仕途不算非常在意,有自己底线和原则的人。”
  “好,正投我的脾气,”于道明略一思索,“叫他明天到我办公室聊几句,满意的话下周办理借用手续。”

  “二叔把我的朋友都拉到省里,梧湘那边没人了。”
  “不是还有朱正阳、齐志建那帮人吗?少唬弄我!”
  当晚徐璃千方百计找了无数借口,才如愿跟方晟相聚在装修一新的爱巢。方晟透露于道明给她找助手的消息,徐璃笑着说很正常,目前政治风向有变,于道明开始着手省正府的布局了。
  “布局什么意思?”方晟狐疑道。
  “京都那边不管老方案新方案吧,肖挺作为沿海派最杰出的代表几乎铁定进政治局,他一走何世风也铁定上位,本来说好上届的,人家毫无怨言多等了四年,全力辅佐肖挺做大做强双江,没有功劳也有苦功不是?这样一来省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
  “还有这么一篇大文章,到底长期扎根基层我倒疏忽了,”方晟拍拍额头道,“不过我二叔想竞争省长难度颇大,年龄不占优势,而且于家主要资源用在京都那边,恐怕两头不能兼顾。”
  “我觉得他也没奢望省长职务,安心继续做一届常务然后回京都的可能性更大,”徐璃条理清晰地分析道,“但利用何世风快要离开正府,无心经营和深耕的契机,趁机抢占地盘是有可能的。前几年在何世风一手遮天的模式下,常务副省长并未给他带来多少好处,是该树立强势地位的时候了。”
  “站得高看得远呐,你的眼界明显超过我了……”说着他将她搂在怀里,双手有所动作。
  徐璃却一扭身子巧妙脱开,从厨房里端来两杯咖啡,道:“时间还早,别急着上床,我想你陪我看电视,吃零食。”
  方晟哑然失笑。
  记忆里只有在黄海、江业,那时事务不算很忙,也能静下心陪身边的女人;来省城时大都住到爱妮娅家,人手一杯咖啡能谈到半夜。回想起来,那种温馨安逸的时光似乎一去不复返,难道真是年龄的缘故?

  “我大概十多年没看电视剧,平时顶多浏览下新闻、体育比赛,真要跟时代脱钩了。”方晟自嘲道。
  徐璃喜孜孜拉他半躺到布艺沙发里,象小猫似的伏在他身上,一会儿喂粒葡萄干,一会儿拿舌尖送颗杨梅,高兴得如同单纯天真的小女孩。这付满脸笑容的模样,跟白天冰凉玉洁的冷酷形象有天壤之别。
  “想不想吃汤圆?今晚给你煮宵夜。”
  “不怕发胖啊?”
  “你怕什么?明天早餐是黄油面包加煎鸡蛋,五成熟牛排,还有德式烤香肠。”

  “这么多肉,吃不消。”方晟叫道。
  徐璃跟他脸贴着脸,眨眨眼道:“晚上你会很累的,要补补身体喔。”
  “你也很累,每次流那么多……”
  她含羞以香唇堵住他的嘴,撒娇道:“你欺负人家还卖乖……以后每周都到这儿,我帮你洗衣服、做饭,还陪睡,好不好?”
  “唔,你也很忙的……”
  “没事的,等于省长帮我配的助手到位就能减轻不少压力,还有他越强势我也越清闲,很多杂事推给别人做了,”她搂着他脖子说,“我要每周正儿巴经地过两天和和美美的小家庭生活,答应吗?”
  “你不怕冯老爷子那边……”

  她撇撇嘴:“忘了告诉你,老头子住进了京都军区总院,下周动手术,冯子奇怕成什么样似的,已在京都呆了三周,就怕大树一倒对冯家造成致命打击。”
  “也对你不利呵。”
  “我倒没什么,本来就不想进步,”隔了会儿她说,“于省长很不待见目前的正府秘书长,那家伙也知道何世风一走没好日子过,正琢磨到人大谋个清闲位置,到时六七个副秘书长又有一番刀光剑影。”
  方晟猜到她的心意,安慰道:“别担心,如果那个位子空下来我就不顾嫌疑找二叔力挺你!”
  徐璃温柔地吻吻他,道:“秘书长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我喜欢你这么说。看会儿电视,我给你加点咖啡。”
  见她小鸟依人的样子,方晟无限感慨,自己的正牌妻子远在香港,众所周知的情人远在京都,依偎在怀里的反倒是别人的老婆,真是世间沧桑说不清道不明的人间悲凉。
  整整一个晚上,从七点多钟到十一点多钟,方晟搂着徐璃连追三部剧,她时而为剧中男女坎坷命运而流泪,时而叽叽碴碴讲解剧情,时而俏皮地以头顶着他下巴,两人度过一个悠闲而温馨的夜晚。
  打探闻洛的秘密据点很容易,周日上午方晟让柏美薇给他打电话,故意东扯西拉拖了三四分钟,严华杰——这个周末尽被方晟差使,通过监听精确定位,把地址发给方晟。
  方晟请于道明一起过去,关键时刻于道明却玩起了太极推手,打着哈哈说这种事嘛你们年轻人之间谈比较好,我是长辈,出面的话以后就没退路了,再说我要等房朝阳聊天呢。

  方晟这才想起昨晚沉溺在徐璃的温柔乡,把大事忘了,遂打了个哈哈挂掉电话,随即拨通房朝阳的手机。
  听完方晟的话,房朝阳激动得全身颤抖!
  尽管从靖湖县副书记调到市组织部任常务副部长,副处晋升正处,完成仕途中重要的飞跃,但房朝阳一直在为下一步何去何从而困惑。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很尴尬,从历史经验来看,绝少有一步登天提拔组织部长的,因为组织部长不单是副厅,还是市委常委,按官场惯例必须得分两步走,象方晟那样一步到位的极为罕见。
  日期:2018-07-03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