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9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了马路没多久,车的前后便各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全尺寸SUV,劳新畴的声音也再次响起:“萧先生,您左手的扶手箱里装有上好的雪茄,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品尝一支。”
  萧晋没有动,一旁的谭小钺打开扶手箱,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的码了十几支雪茄。拿起一支,下面就露出了一排线束,顶端还有一蓝一红两个小灯,但只有蓝灯微微亮着,怎么看都像是一枚爆炸装置。
  萧晋眉头一挑,接过雪茄看了看标签,便放在鼻下边嗅边道:“桑丘潘沙,劳先生的品位不错嘛!”
  劳新畴没有接话,而是通过后视镜仔细的盯着谭小钺,见她始终都保持着一脸的冷漠,脸上便浮现出赞赏的神色来。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位小姐有大将之风,萧先生的品位才是真正的不俗。”
  萧晋撇了撇嘴,点燃雪茄抽了一下,在口腔中细细感受了一下那浓郁的顶级烟草味道便吐了出来,问:“这算是劳先生对鄙人的考验么?”
  “萧先生指的是什么?”
  “来做司机的你,后排的小型丨炸丨弹,以及这支加了料的雪茄。”
  劳新畴眼中光芒一闪,便拍了两下手掌,由衷的赞叹道:“司徒先生果然没有夸大其词,‘人杰’二字放在萧先生的身上,绝不夸张!”
  “哦?司徒金川居然没有说我的坏话,这倒让我很是意外呢!”
  “萧先生多虑了,司徒先生一代枭雄,断不是吴建文和张家和那种小人物可比的。”
  “枭雄?”萧晋嗤之以鼻,“劳先生别不是被人给忽悠了吧?!一个女人被我抢了连屁都不敢放、现在还被我逼的只能乖乖当守法公民的家伙,哪里配得上‘枭雄’二字?”

  劳新畴没有为司徒金川辩解什么,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以为萧先生不打算提及自己的身份了。”
  萧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是国安的人,而且这次来夷州执行的就是抓捕劳先生的任务。”
  “是嘛!那不知萧先生打算怎么抓我呢?”
  “我打算用钱。”
  “钱?”
  “对!每年不低于一个亿。”

  劳新畴呆了呆,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恕我愚钝,我实在想不通萧先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需要什么特殊的目的吗?”萧晋淡笑,“这世界上或许有人会跟钱结仇,但我肯定不在此列。”
  “萧先生很缺钱么?据我所知,天绣也好,玉颜金肌霜也罢,都是绝对无可复制的独门买卖,萧先生赚钱的速度和本事,劳某人可是羡慕嫉妒的很哦!”
  “还是太慢了啊!”萧晋摇摇头,转脸看向窗外,语气萧索的说,“一万年太久,我只争朝夕。”
  劳新畴眼睛眯了一下,似乎陷入了沉思,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一路开向夷北郊外,约莫半个小时之后驶进一座硕大的庭院,停在了一栋四层的花岗石别墅台阶前。
  有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拉开车的后门,萧晋走下去,四下看了几眼,便发现不远处的停车位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不算内涵只论价格的话,他所乘坐的这辆丰田世纪只配垫底。
  “这里今晚有一场非常精彩的赌局,我也已与人有约,所以就自作主张将萧先生带到了这里,还请不要介意。”劳新畴下车把司机帽随手一丢,微笑说道。
  萧晋这才真正的看到劳新畴的全貌。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个血统不明的家伙竟然一点都不矮,相反似乎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点,而且身材挺拔匀称,一身西装礼服也剪裁合体,微笑起来眼角自然堆起两道细纹,虽然称不上多么帅气,但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劳先生太客气了,毕竟是鄙人临时更改了见面时间,违约在先,您不怪我就已经十分难得,要是再介意什么,那可就不是为客之道了。”
  “萧先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今晚便算是我借花献佛为萧先生小小的接风一下吧,但愿您能玩的愉快!”
  “我已经很愉快了。”
  萧晋看着从前面SUV上下来一个汉子拦住了要代劳新畴停车的燕尾服侍者,似笑非笑地说,“要精准控制爆破威力和范围的丨炸丨弹安装时不会容易,拆起来肯定更难,能让劳先生为我下这么多功夫,鄙人荣幸之至,只是不知道劳先生什么时候会给我这支雪茄的解药?”
  “萧先生说笑了,您一代名医,既然已经品出来了,没理由自己解不开。劳某人小小伎俩难登大雅之堂,就不拿出来班门弄斧了。”说着,劳新畴伸手向别墅内部虚引道,“赌局应该已经开始了,错过实在可惜,萧先生,请!”

  要想获得一位谨慎之人的信任,最快速的方法就是让他掌握主动权,至少表面看上去必须是这样。只有他们认为一切都尽在掌握,才会给你证明自己和说服他们的机会。
  而萧晋交出来的主动权,就是实打实的一出苦肉计。杀死菊田雄斗,再坑死陈汉飞,一出场便得罪了山口组和天理盟两大势力,目的就是营造出一种真实的绝境,犹如破釜沉舟一般不留后路,只为了让劳新畴相信他有国安之名,但并不会行使国安之实。
  毕竟按照常理,一个特工到境外执行什么任务,应当尽量低调,生怕别人知道什么才对,再没经验的菜鸟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闹事。
  当然,这样做非常的危险,稍有差错便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而它所能带来的收益也仅仅只是一张能够接近劳新畴的“门票”,距离获得他的信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听上去似乎很不划算,但没办法,萧晋只有自己,没有任何后援支持,只能孤注一掷的把命“交”到劳新畴的手上——如果不能确定随时可以干掉他的话,劳新畴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就想办法干掉他!
  因此,听了劳新畴什么“不班门弄斧”的话,他只是微微苦笑着摇了摇头,便随着走进了别墅,丝毫没有替自己解毒的打算。
  雪茄中的毒素是一种类似于神经抑制剂的药物,它对人体并没有太大的坏处,只是会在一定时间内让人四肢疲软,丧失剧烈行动或反抗的能力。很明显,这也是对他的考验,而且这样的考验以后随时还会出现,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结束的。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劳新畴说别墅里正在进行一场赌局,而他的赌局却从上车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赌注就是他自己——把自己变成案板上的鱼肉,就是他要交出的投名状。
  别墅内部的装修是典型的欧式宫廷风,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可以看到左边硕大的餐厅内,一名同样穿燕尾服管家模样的人正在指挥着佣人摆放餐桌,打着领结穿马甲的男女侍者们则目不斜视的从楼梯上来或者下去。
  右边的起居室内,有几名中年男人正在聊着什么,他们的身边都各陪着一位靓丽的年轻姑娘。有人看到了劳新畴,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劳新畴点头微笑表示还礼。

  从路过的侍者托盘里拿下两杯香槟递给萧晋一杯,劳新畴一边示意萧晋随他走向通往地下的楼梯,一边随口介绍道:“这里属于一家私人会所,它能够为会员提供这世界上所有的享受类服务,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就是想玩一玩某国的王妃或者公主,会所也能帮你办到。
  日期:2018-05-26 0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