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0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数十秒,此时那倒飞出去的狐女才缓缓走了过来。不过,她衣衫褴褛,想必是刚才那道气浪所为。但她这整个人的状态勉强能够支撑,看来先前她在周身布下的屏障抵挡住了大部分的轩辕剑气。
  正当我打量这狐女之时,身前的老头却突然有了言语,“周家小儿,玄学会人说你是天众奇才,老夫还不以为然。今日一战,着实令老夫眼前一亮,你配得上老夫尽全力对之。”
  听到此话的我。脸上显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先前这老者的各种手段,都已经令我咋舌,可他却说自己并未使出全力。看这老头的模样,似乎不像是信口开河,莫非是自己眼拙,这老头不仅仅是阳神天师修为?
  想到此处。我连忙示意身侧的狐女往后退开些,这老头实在诡诈,眼下这般近距离,若是突然发难我们恐难以反应。如此,我们二人便退出去十数米。
  那老头见我们这般,并未追击而来,只是站在原地轻哼一声。一只手结成剑指,朝着手腕处一划。眨眼间,那手腕处便喷涌出大量的鲜血。但这些鲜血并未滴落在地,而是让他用道炁团团包裹,裹成了一颗颗血红色的血珠。这些血珠在他的操纵之下,绕着周身的道炁不停的旋转。
  他这招数奇特而又诡异。我一时间并不能琢磨透彻,但我知晓这应该是他的最强杀招。这么想着,我便示意狐女做好迎敌准备,眼下已是不死不休之局,今日务必将这老头斩杀在此处。

  那狐女听完我的话,不敢有丝毫怠慢。随即双眼紧闭,数秒之后,她周身的妖气大振。身子一转便腾空而起,周围卷起阵阵狂风,待她落地之后,便化成了一只五尾巴的银白色妖狐。
  我见她已经幻化成本体,自然也没有拖拉,打算使出巫炁化形之法。之前习得道炁化形之后,我便尝试着代之用巫炁施展,从本质上讲,这道炁与巫炁皆是修行灵气。更何况我的阳神乃是巫道同体,这道炁化形与巫炁化形并无太大的差异。
  不过,待我体内巫炁刚刚运至命宫之时,那老头又有了新的动作。
  只见刚才围着他旋转的那些血珠,此刻已经融合成一条血色丝带模样。而那老头双眼先是紧闭着,旋即睁开时,双目之中,瞳孔已失,只剩下了两团眼白,看起来颇为瘆人。
  虽不知他施展的是何法门,但从这动静上看,却似乎并非正道中人的手段。不等我多想,接下来的一幕,很快便印证了我心中猜测。

  那离体的血色丝线,绕着老头旋转数周之后,猛地朝他头顶上的阳神飞去,而那阳神则是嘴巴一张,直接将那血色丝线吞入了腹中。
  片刻之后,他的阳神周身腾起一片血色红雾,四周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杀气,甚至阳神的体形还瞬间变大了数倍。狂暴的挣扎着,似乎要脱离这老头的掌控,朝我们杀来。
  看着这一幕,我心里却是生出了几分熟悉感。当初在玉佛寺后山,我与那金山寺龙普庄斗法之时,他操控那释迦虚影之法。隐约与眼前这血色阳神有几分神似。
  我心里微微一怔,莫非这老头也修习过南洋邪术?略一思索,我本能的排除了这个猜想。这老头也是玄学会里的大人物,想要什么法诀法门弄不来,根本没必要去研究南洋人的雕虫小技。
  我心里才刚替他排除了这种可能性,那老头却用一双惨白的双眼盯着我们,声音愤怒而尖利的大声道,“老夫这血祭阳神之术,已有数十年没有动用了,没想到,竟是你这小娃把老夫逼到如此境地……也罢,就让你体会下这南洋秘法的厉害!”
  居然还真的是南洋秘法……
  我眉头微皱,这“血祭阳神之术”,我还是头次听闻,虽是南阳秘术,但听这老头的意思,其威力应该颇为不俗,否则也不会被他留作保命之法。
  心里这般想着。那血色阳神已经朝我们冲了过来。此时我体内的巫炁才刚运行至命宫,道炁化形之法,我本就是新修,用起来并不熟练,更何况,此时动用的还是巫炁,一时之间,根本无力抵抗这血色阳神的冲击,只好询问身侧的狐女能否拖延一些时间。
  她听完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神使且准备着,我来挡住这一波!”
  不得不说,眼前这狐女让我颇为刮目。当初在青丘国时,我曾与大祭司聊起过青丘族人的性格,据那大祭司说,青丘族人,普遍的胆小怯懦,能生存到现在,跟这点也有极大关系,而接下来取妖丹的过程中,我也的确见识到了青丘族的这种性格。而眼下这狐女却完全不同,应了我之后,便转过头,盯住了那老者的血色阳神,满身的英气,哪里有半点怯懦胆小的模样?
  此时并非惊奇的时候,狐女迎着那老者的阳神过去之后,我连忙继续准备巫炁化形之法,快速的将巫炁引进阳神之中,脑中抛开杂念,观想出需要化形的模样。
  只是数秒,阳神口中便吐出一支十分粗壮的银针,与此同时我手心之中,也正显现出同样模样的银针。
  这便是我观想之物,也是巫炁化形之物。这银针出现之后,我天脉之中一阵脱力感随之传来。身子也瘫软了几分。

  手中银针虽已成形,但还未完全将我的巫炁融入,一时之间还不能将其催动加入战局,我只能站在一侧观望。
  此时那狐女已经到了血色阳神之旁,她再次现出本体,而且膨大起来。扭着庞大的身躯,朝着那血色阳神一口咬了上去。可眼看着就要咬中之时,那血色阳神的来势忽然一滞,双手举起,掌心生出一股子阴邪之气,朝着那狐狸的面门一掌拍去。
  掌风未到,其中裹挟的阴气,却已将四周的雾气都凝成了冰霜,一滴滴掉落下来。冰霜落地之后,又化成一缕缕黑烟将地面的荒草尽数腐蚀,不留一丝生机。
  这手段看的我心生寒意,没曾想这血祭阳神之法竟会这般厉害。若是那狐狸挨上这一掌,恐怕也会如同这些荒草一般被腐蚀得一干二净。这么想着,我心中颇为焦急,连忙朝着狐女大喊,让她莫要硬抗这一掌。

  狐女应该也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还未等我说完,身子一扭。便朝一侧躲开。可她躲开之后,那阴邪之气却是直奔我而来。
  眼下我体内巫炁道炁皆所剩不多,恐怕无法抵挡得了这股阴邪之气。想到此处,我连忙催动着手上尚未成形的银针。可是这银针似乎脱离了掌控,根本不听我使唤。眼看着死亡气息越发临近,我心中一时间竟然没了对策。额头之上的汗水簌簌下落。
  一直到那气息离我只有数米距离之时,无奈之下,我只好将手心之中,尚未完全展露威力的银针往前甩出,直奔那股阴邪气息而去。
  银针方一脱手,顷刻便分离出上百根细小银针,穿入那阴邪气息之中,两者碰撞之后,因这银针乃是我准备的攻击手段,防护之力并没有多少,眼看便要从那阴邪气息之中一穿而过,无奈之下,我只好口中念出天师一字诀,大喊一声爆。

  一瞬间,数百根巫炁所化银针完全爆裂开来,那股阴邪气息自然无法抵挡,顷刻间便化为乌有,泯灭之后。生出一阵气浪来。
  日期:2018-05-26 0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