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2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病房里很冷清,陈虎不在,只有赵晨菲一个在默默的陪伴着萧凯华。这位美丽的女子眼睛红肿,以泪洗面,这两天她眼泪都快流干了。在门外,林鹰分明看到她拉着萧凯华的手,声音沙哑的喃喃自语:“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都几十岁的人了,说不理人就不理人,你好意思吗你?你再不理我我可要生气了……我那天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你不理我了,我可怎么办?你倒是睁开眼睛看看我,应我一声啊!”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

  虽然是冷酷的职业军人,但是看到这一幕,林鹰还是觉得心酸。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敲门。
  敲了十几下赵晨菲才反应过来,抹干眼泪过来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位冷峻傲岸的高级军官,有些吃惊:“请问你是哪位?”
  林鹰说:“我姓林,解放军现役军人,跟他一起在越南打过仗,听说他出事了,就过来看看。”
  赵晨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你有心了,快进来吧。”
  林鹰走了进去,先看了看萧凯华,只见他头部裹着厚厚的绷带,身上插着大大小小的管子,昏迷不醒,心又是一酸,问:“他的情况好点了没有?医生怎么说的?”
  赵晨菲黯然说:“很不好……医生说他伤得太重,恐怕……唉,小静那丫头去部队找他儿子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林鹰心里苦笑,别说萧剑扬现在不在国内,就算在,陈静也根本就找不到啊。他心里默念:“47,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出来吧,你父亲快不行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存在,萧凯华睫毛动了动,那双一直紧闭着的眼睛竟费力的睁开了。赵晨菲惊喜万状:“你……你醒啦?真是太好了,我都担心死了!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我去叫医生过来!”
  萧凯华挣扎着想要说话,但喉咙里只是发出嗬嗬声响,一个字都说不了。他朝赵晨菲挤出一丝让她安心的微笑,眼睛望定林鹰。
  林鹰走上前去,说:“老班长,我来看你了,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萧凯华嘴唇费力的翕动着,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林鹰还是通过他的口型读懂了他想说的话:
  我的儿子不可能是叛徒!
  林鹰心头一震,点了点头,说:“对,我也不相信他会出卖战友。你放心,哪怕是穷尽一生的精力,我也要查个水落石出,还他一个清白!”
  萧凯华胸膛起伏着,嘴唇一张一合:
  帮我把他找回来!
  林鹰说:“我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说到做到!”
  赵晨菲呆呆的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林鹰说:“没什么,就当我们在猜哑谜吧。对了,老班长,你有什么想对你爱人说的?我可以帮你。”
  萧凯华把目光转移到赵晨菲身上,见她眼睛红肿,憔悴得不像样了,露出一丝深深的歉意,无声的问:“小虹没事吧?”
  听了林鹰的转达,赵晨菲眼泪又下来了,却笑着摇头:“她没事,只是受了一点惊吓,现在正在爷爷奶奶家玩呢,你放心好了。”
  萧凯华松了一口气,又说了一句话。
  林鹰微微一怔。
  赵晨菲扭头问:“解放军同志,他说什么了?”
  林鹰说:“他说孩子打掉。”

  赵晨菲的脸刷一下变得惨白,失声叫:“为什么!?”
  萧凯华脸上的歉意更浓了,拼尽全力用微弱而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你一个人……带着一个……女儿,已经够苦了,不能……再要……”
  赵晨菲整个人都呆了。过去几年她心如死灰,就是打算母女俩相依为命过一辈子了,可是这两年来,这个少了一条手臂,却比绝大多数男人都更有担当的男人已经叩开了她原本紧闭的心扉,特别是这次,面对失控高速冲过来的汽车,他毫不犹豫地上前将她们母女俩推开,将活下去的希望留给了她和小虹……他的生命很可能快要终结了,考虑的还是她以后的幸福!她心如刀绞,抱住萧凯华的手臂失声痛哭。

  林鹰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退出了只属于他和她的空间。关上门后,他喃喃说:“47,你到底在哪里?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肯出现吗?”用力摇了摇头,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医院。
  他并不知道,如果他在这里多停留半个小时,有些不幸的事情就可以避免了。
  半个小时之后,回家取钱的陈虎赶到了,而这时萧凯华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赵晨菲越发的高兴,陈虎却心中黯然。
  精神好很多只是假象,这是回光返照,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的生命快走到尽头了。
  他正想说几句宽心话,却听到外面传来陈静的哭声,赶紧走了出去,果然看到陈静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用手捂着脸哭得跟个孩子似的,苏红在一边细声安慰。他的心揪了一下,压低声音问:“宝贝女儿,怎么啦?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小剑呢?”
  不问还好,一问,陈静哭得更厉害了。
  陈虎更加慌张了,问:“别哭啊,到底怎么了嘛。”
  陈静哭着说:“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陈虎一头雾水:“谁骗你了?”
  陈静说:“他……他从一开始就骗我!他根本就不在军队里,他根本就没有去当兵,我……我到军营去找了很久,部队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他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她异常激动,说到最后,简直就是喊的了,路过的小护士不得不提醒她别打扰病人休息。

  陈虎愕然:“部队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苏红说:“陈静说她按着地址找到军营里去,就差没有将那个侦察营所有人都叫过来挨个辨认了,结果侦察营的营长和几个连长都非常肯定的告诉她,他们营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陈虎惊愕万分:“怎么可能呢?我不相信!那小子简直就是天生的侦察兵,那个部队怎么可能会没有这个人呢?他没有理由骗我们的啊!”
  陈静哭得越发的厉害了。被最心爱的人给骗了,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伤心的事情,她的眼泪根本就止不住。只是她并不知道,情绪激动之下,她的声音太大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被萧凯华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先前林鹰和罗爱国所说的一切都得到了证实,萧剑扬不是野战部队侦察兵,他加入了那种黑编制部队。另一个坏消息也得到了证实,他确实是在一次行动中失踪了,生死未卜,看样子是没有办法赶回来见他最后一面了。萧凯华很想告诉陈静,他的儿子不是侦察兵,但是比侦察兵还要厉害得多,可惜,生命力正在逐渐的从他那残缺的躯体抽离,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小剑,以后你一定要好好跟小静解释啊,别让她误会你一辈子……”他还想对赵晨菲说点什么,但是眼前已经开始模糊,那双看透了世事沧桑的眼睛,满怀着对儿子的牵挂,对儿子命运的忧虑,对赵晨菲的不舍,一点点的闭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