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7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单,这家钢铁企业原本的市值应该是在三千万美金左右,但是我们之前已经和圣彼得堡政府还有钢厂的负责人接洽过了,最后谈拢的价格应该是在八百万美元上下,不会超出太多的范围”苏蔓白嫩的手指,敲打着桌面说道:“价格是一方面,很重要,但我们把钢厂收购过来后,厂子的实际价值同样很可观,前期我们曾经派人去了解过,厂里还有大批的钢材囤积着,我们可以变卖掉,其次还有值钱的就是一些技术性人才,他们脑子里的东西其价值会非常的惊人,最后一块那就是地皮了,占地很广,等我们把厂子收购到手里后,甚至还可以托关系去银行贷一笔款出来······”

  苏蔓所说的侵吞苏联国有财产,在九十年代初期,苏联解体之前这种手段其实非常的常用,就是一个价值很高的企业被严重低估价格然后收购到自己的手中来,紧接着把厂子进行拆分,有价值的东西全都给甩卖出去,甚至操作地够狠的话,你还可以拿这个空壳工厂去向银行借款。
  国有资产是怎么流失的?
  不是这些黑心商人挣地钱带血,最主要的是上层领导不作为,当时的苏联非常完美的就出现了这种状况,直接导致解体后俄罗斯的经济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
  “还有第二家企业,就是一家军工厂了”苏蔓有些严肃的开口说道:“这个就比较敏感了,这家军工企业的生产方向主要是两方面,轮船的涡轮机还有船体结构······”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苏家兄妹和易良几乎将两家目标企业的底细都给全盘告诉了易良,他们和大圈的目的暂且是什么不说,但是至少实情你得交代出来**成才行,因为有很东西对方都是很容易查到的。
  其实,前期所有的操作全部都是真实,可查,不含一点水份的,真正的重头戏在最后,就是引易良把资金全都给投进去。
  同时,千公里外的满洲里,酒馆里。
  老板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羊肉炖萝卜放到了桌子上,安邦和老桥正好坐他旁边,眼睛同时瞄到老板的左手,拇指和食指齐中间短了,手背上面还有一根长长的划痕一直延伸到了小手臂部位。

  两人对视一眼都愣了下,随即又笑着和老板说了声谢谢,便拿起筷子夹了一根羊排放到碗里。
  “我这有自己酿的高粱酒,劲有点大五十多度,喝么?也有度数稍微低点的白酒,你们要哪种?”
  老桥舔了舔嘴唇,有点馋的说道:“来高粱酒吧,这酒可有些年没有喝到嘴里过了,劲大酒少喝点,基本几倍下肚浑身就得往外冒热汗了,天冷,正好”
  “好叻,我去给你们拿过来”老板笑呵呵从柜台里拿出两个酒瓶子里面装着略微带点黄色的液体:“慢点,会烧心的”
  老桥把酒接过来后,就闲聊着问道:“怎么你这酒馆就你一个人忙活么?”
  “还有老伴,在后面做菜呢,店小两个人就够了,人多我也负担不起啊”
  闲聊了几句后,酒馆的门被人“咣当”一下就给推开了,三个带着酒气的男子晃着膀子走了进来,正说话的老板回头一看,脸色就有点阴。

  “哗啦”一个青年拉开一把椅子,脚直接架在上面,扯着嗓子喊道:“来几瓶酒,老钟听说你家上午杀羊了?呵呵,我们特意过来的,给我炖个羊排,弄点蒜酱上来”
  “没了,刚上完桌”老钟皱眉说道。
  “没了?那还用我教你怎么做么?你家又不是就一只羊,再杀不就完了?”青年侧歪着膀子说道。
  “唰”酒馆和厨房接口的帘子一下被掀开了,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妇女拎着一把菜刀就出来了,指着三个喝的醉醺醺的小伙劈头盖脸的骂道:“你们这帮王八犊子,来这白吃白喝几次了不给钱不说,还得让我们先给你杀头羊?再叽歪,老娘给你们都剁了”
  老钟的脾气明显挺好,皱眉回头呵斥道:“回去,掺和什么?”
  “哎,嘿嘿,老灯脾气还挺暴”三个小伙顿时来劲了,晃悠着站起来后,指着老钟的媳妇骂道:“是老太婆,你拿把小破刀比划什么呢?信不信,晚上我一把火给你们这破馆子烧了?”
  “烧你奶奶······”老钟媳妇拎着菜刀就要走过来,老钟一把拦助她说道:“让你回去听不见么?”
  老钟一拦他媳妇,几个青年明显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了,推搡着他俩说道:“给脸不要脸的老东西!”
  旁边,老桥和安邦他们有点皱眉的回头看着,这三个青年都二十多岁,在那推搡着两个老人,老钟拦着拿菜刀的媳妇不让她动手,双方顿时就撕扯起来了。
  “咣当”推了几下后,老钟可能是没太注意,就被人给绊倒在地上了,脑袋正好擦着桌角倒了下去,人刚躺下,两只脚丫子奔着他后背就踢了过去。
  倒在地上的老钟,衣服被扯开了,胸口右侧的棉袄上,别着个老旧的徽章,已经褪色了,上面隐约可以看见个五角星。
  “老灯·······”
  “唰”对方刚踢了两脚,老桥直接站起来,解开衣服从腰上给带着铜扣的小牛皮腰带就给抽了出来。

  “来,三孙子,往这看!”
  “来,三个孙子往这看······”老桥招呼了一声,对方下意识的回过头,他直接攥着皮带上的铜扣甩手就抽了过去。
  “啪”小牛皮的腰带,一下子抽到对方脸上,一条血淋子就冒了出来,这玩意抽人只要抽到身上肯定就是火辣辣的疼,印子立马就能冒出来,当年王莽和安邦没少被李长明的三叔抽过,经常身上都不满了一条条的血道子,几天都不带消下去的,躺在床上翻身打滚的都挺不住。
  老桥抽到其中一人的脸上后,对方愣了愣随即“嗷”的一下就蹿了,捂了下脸蛋子摸到一串血印子,低头就拎起一把椅子想朝老桥砸过去。

  “噗”安邦猛的抬腿,一个侧踢扫中对方的胸膛上给人踹趴下了,紧接着他反手从自己这边的桌子上拿起才喝了半瓶的酒瓶子,挥手就奔着另外一人敲了过去。
  “咔嚓”酒瓶干在对方脑袋上,顿时碎裂开,刺激的酒精味弥漫在了酒馆里。
  老桥再次仰着牛皮带朝着地上的人影劈头盖脸的就抽了下去:“你个bi养的,他都能当你爹了你还能骂的下去嘴?要不是有他们这种人,你可能早就冻死在大街上了······”
  “唰”王莽和徐锐他们全都站起来,指着还想跃跃欲试的三个青年,骂道:“草ni妈你在动一下,我就让你明白这九百六十万公里,都没有给你们埋尸骨的地方,直接扔在后面草原上给你喂狼了”

  三个青年看见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六条汉子,嘴唇抽搐了几下后,扔下两句场面话,掉头就走了。
  老桥弯腰给地上的老钟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土,诧异的问道:“老哥,怎么不还手呢?一帮小崽子,你还收拾不了他们?”
  老钟坐到椅子上,摆了摆手说道:“地方就这么大,乡里乡亲的我动什么手啊?都是一帮孩子”
  老钟的老婆瞪着眼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早晚让你嘴里说的这帮孩子给你祸害死了,天天吃饭不给钱,还连打带骂的,你个窝囊废以前当兵的劲都跑哪去了?”
  老钟皱眉说道:“闭嘴,给我滚回去”
  “你也就能和老娘在窝里横吧”他老婆提着菜刀愤愤的就回厨房去了。
  “啪”老桥拍着老钟的胸口,笑眯眯的问道:“老哥,你有这东西在,怎么还能混到开小饭馆了呢?政府不得管你么,这个岁数你在县里都能找个好差事了,至于窝在这里嘛?”
  老钟略一愣,低头一看敞开的衣服里露出个印着五角星的勋章,两把步枪并列在旁边,上面的漆都差不多掉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