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9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嘛!那我现在的处境可真可怜,必须得寻找庇护才行。”萧晋嘴角勾起,转身大踏步的走向别墅,“联系吴建文,就说我已经等不及后天了,如果那位‘涛哥’还想要内地市场的话,最好马上把我接走。”
  “涛哥”的动作很快,下午才打的电话,晚饭时便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别墅门外。
  没有人摁门铃,也没人下车说什么,那车就只是静静的停在那里,像个黑夜中的幽灵。
  “丰田世纪!”陆熙柔一声惊呼,看着平板画面里的轿车说,“这可是小鬼子轻易不会出口到国外的顶级豪华车,一向都只作为天皇家族和政商名流的座驾,没想到劳新畴能够拥有,竟然还派到这儿接你,看来,咱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萧晋正在换衣服,闻言就撇了撇嘴,说:“不过是一辆车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司徒金川被国安盯上的消息,他肯定早就知道了,所谓的‘滚刀龙’已经失去了所有价值,为了内地市场,他只能在我身上赌一把。
  赌赢了,派出豪车的态度能轻易博得我的好感;就算是输了,也不过是费点油钱而已。”
  陆熙柔想了想,摇头说:“我觉得可能不止这么简单。丰田世纪号称岛国的劳斯莱斯,在岛国之外没点地位的人是不可能买得到的,除了二手市场和黑市之外,几十年来,唯一合法拥有这辆车的华夏人只有香江第一任特首。
  劳新畴明面上不过是一个开矿山的矿主而已,在向来视夷州人为狗的岛国人眼里,恐怕连背景审查这一关都过不了。”
  萧晋系扣子的手停了一下,蹙眉问:“你是想说,劳新畴的背后还有岛国人支持?”
  “很有可能。”陆熙柔点头,“你别忘了,劳新畴的家族在岛国占领夷州时期就当了汉奸,那个时候的夷州总督可是岛国贵族,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说不定劳家一直都是人家留在这里的一步棋子呢!
  反正要是换成我,要笼络一条老狗的第三代,送一辆不到百万又意义非凡的豪车,绝对舍得。”
  萧晋思索片刻,笑着道:“你也说是阴谋论了,具体情况还要等到咱们了解更多之后再说。不过,他能派这辆车过来,至少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完全不在乎山口组这个岛国最大帮派。”

  “这恰恰能够证明他的岛国主子地位尊崇呀!”
  “好吧好吧!你可以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事,要是真让你说准了,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可以打给西园寺一树,对于母国的大人物,想必他应该很熟悉才对。”
  刮刮女孩儿的鼻梁,他转身出了卧室,谭小钺一语不发的跟在他的身后。
  陆熙柔本来还在撅嘴,但不知怎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一阵揪心,忍不住追上两步,颤声道:“死变态!打起精神,要是敢出什么事,我就把你儿子培养成这世界上最大的大变态,我发誓!”

  萧晋回头笑笑,没有说话。
  来到客厅,贺兰艳敏冲上来拉住他的手,泪流满面道:“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想报仇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萧晋一阵莫名其妙,揉着女孩儿的头顶问:“好好的这又怎么了?哥哥不过是去见见那个人而已,最危险的时刻还早着呢。”
  贺兰艳敏很用力的摇头:“你有了孩子,我却害得你来到这里冒险,我……我……”
  “真是个傻丫头!”萧晋轻轻地抱了抱她,说,“都告诉你那么多遍了,这件事是哥哥的责任,你顶多算是把它引出来而已,要非说与你有关,那哥哥也应该感谢你才对,是你让哥哥有了这么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机会?”贺兰艳敏很茫然,她不明白这么危险的事情能给萧晋带来什么好处。
  “没错,就是机会。”萧晋抹抹她的眼泪,笑着道,“虽然哥哥说过不少对朝廷鹰犬不齿的话,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朝廷鹰犬是拥有很多合法特权的。
  如果我只想做一个没什么野心的富家翁,那自然可以清高的把他们鄙视到底,可事实上,你哥我就是一个永远都没资格跟清高沾上边的大俗人,我喜欢钱,喜欢美女,没理由不喜欢权力,所以,你真的是给了哥哥一个很好的机会。”

  “可是……可是它依然很危险呀!”
  “风险越大,收益也会更高的嘛!再说了,哥哥不是还有你呢么?你会尽全力的帮助哥哥、并保护哥哥的,对不对?”
  贺兰艳敏破涕为笑,低头撅着嘴说:“哥哥又把我当成小孩子哄。”
  “因为哥哥喜欢你是小孩子呀!乖,老老实实等在这里,按我们商量好的计划行事。”
  再次揉了揉女孩儿的头顶,又对上官清心点了点头,萧晋便走出别墅,径直来到门外上了那辆传说中的“岛国劳斯莱斯”。

  “失礼了先生,这辆车是右舵的,所以后排最尊贵的位置与普通左舵车相反,您左手边的那个才是。”
  司机开口了,语气和声音都充满了恭敬,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毫不客气的嘲讽。
  萧晋挑了挑眉,又看看已经坐在了左边的谭小钺,便盯着后视镜里司机的那双眼睛说:“区区一条狗而已,居然敢在客人面前无礼,你家主人平日里都是这么调教你们的吗?
  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现在这辆车里有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最尊贵的位置当然要留给尊贵的女士来享用,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司机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敬,愣怔了好一会儿,非但没有恼火,反而笑了一声,探过头来看着萧晋道:“闻名果然不如见面,萧先生的急智可比情报中的寥寥几个字要精彩的多。只是,您跟一个下人这么一本正经的较真,不觉得有**份吗?”
  看清司机的脸,萧晋瞳孔登时就缩了一下,因为这司机不是别人,正是他千方百计想要接近的那个恶魔——劳新畴!
  萧晋的第一反应就是动手,但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现了一瞬,便被他放弃了。
  能成为毒枭的人物,就一定不会是没脑子的蠢货,在至亲至爱都不可信的情况下,劳新畴没理由只身冒险跑来开车。

  于是,他淡淡一笑,反问:“为什么跟下人较真就有**份呢?上之所以为‘上’,就是因为有‘下’的衬托,如果下犯了上,而‘上’却无动于衷的话,那这个上下之分还有什么意义?”
  “‘上’对‘下’的惩罚方式有很多,言语上的反驳恰恰是最不合适的一种。狗咬了人,人不能也咬回去。”劳新畴说。
  “劳先生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萧晋不客气道,“只有把身份自动带入到狗身上的才会这么想,我是人,如果狗咬了我,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对付它,都是人的方式。
  一开始稍微吓唬一下,若是狗不听话,再一棍子打死。这才是人或者‘上’的宽容与权威,至少在我看来,没有比这更能体现身份的了。”
  “宽容与权威?这是典型的贵族思维,看来萧先生出身不凡,失敬失敬。”
  劳新畴微笑着回过头去,发动引擎离开了别墅大门。
  日期:2018-05-2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