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鱼白了一眼宁十三,一屁股坐在了宁十三的位置上,双脚翘起老高,放在宁十三的砚台上。
  “你是不是不守规矩,在人家那里乱跑了?”屎壳郎问道。
  “我就是出去玩玩。”简鱼道,“我没乱跑,他们一群人拿着枪指着我。烦死了。我要回家。”
  “婚礼结束后,你就立即回来。我让血滴蝉去接你。”屎壳郎道,“你规规矩矩的,别乱来。我真后悔让你去了。你见到四爷了吗?见了四爷不要跟人家比功夫,你低调点。”
  干爹提到了鸭屎,这让简鱼非常害怕,她恐怕待会宁十三接过电话后,一旦聊到了鸭屎会出问题。毕竟,屎壳郎完全不知道怀义堂发生了什么。
  简鱼灵机一动,大哭起来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随后,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上海话,仿佛加了密一般,宁十三、鸡头米完全听不懂,以为她说的全是方言。
  其实,简鱼说了很多地下的暗语,告诉屎壳郎,尽快将血滴蝉派过来,她在这里有危险。宁十三在搞鬼,怀义堂已经分崩离析,四爷已经离开怀义堂,这段婚姻是宁十三的阴谋。听了简鱼的说法之后,屎壳郎立即道:“血滴蝉今晚就带着人出发。你稳住,别乱来。”

  简鱼假装非常生气,一下子将话筒砸在了桌子上,话机被砸坏了。
  鸡头米跪在地上,两手打着自己的脸,由于并没有用力,所以脸也没红。简鱼走到他身边,用力给了他一个巴掌道:“送我回屋。”
  鸡头米抬眼看了下宁十三,宁十三摆了摆手,让他赶紧送她过去。宁十三立即安排张家,将其他房间的备用电话拿过来,给他换上。
  折腾了大半夜,宁十三又困又累,躺在椅子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鸡头米带几个人,陪简鱼以及小宋江的几个兄弟在湖上玩了一天。从早上天亮,一直玩到天黑。简鱼将鸡头米以及他身边的几个人支开后,鸭屎的人从刘庄上岸,来到滕县一带,从滕县分了几路人,一路到付村,一路到欢城,还有一路到了薛城。
  鸡头米将所有的重点都放在了湖上,他的假想敌是从湖西、沛县林场、韩庄、鱼台等地过微山湖,然后打击微山。这是最佳的路线,然而鸭屎早已知道了他们的战略,所以早早的绕道济宁,从苇塘过微山湖,将人调到了滕县。然后,以滕县为堡垒,朝不同的方向分人。
  鸡头米以及他带的精锐在湖上玩的时候,鸭屎的人已经来到了楼外楼周边,一组是专业打洞的人,还一组安装各种爆破装置,其他的分别埋伏在鸭屎熟悉的地方。
  当天夜里,鸭屎偷偷潜入了张老爷子位于湖东的家里。张老爷子将楼外楼准备喜宴的工作全部交给了儿子。他在家里正在休息。鸭屎从房顶上迅速下来,站在了老爷子身边。
  张老爷子并没有吃惊,而是说:“四爷,你终于出现了。有什么吩咐的,说吧。”
  “我想在你运东西的车里,加个人,你把这个人运送到楼外楼。”鸭屎道。

  “只有一个人?什么水平的人?”张老爷子问道。
  “一个普通的人,什么都不会。我需要把这个人成功运送到特定的地方。”鸭屎道。
  “没有问题。不过,关于这个人,你得做好准备。就怕万一。”张老爷子道。
  “你放心,我会做周全的。”鸭屎道,“多谢了。不知道二姐现在怎样了?”
  “我听说,她的状态非常不好。如果这次你救不出她,估计就会出问题。”张老爷子道。
  “明白。”
  “四爷,如果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家你该怎么安排?”张老爷子极为务实也极为紧张地问道。
  “如果我成功了,微山的客栈、餐饮行业全是你张家的。如果我失败了,你继续跟着师父做。你们的经营能力,他无法取代。你们是安全的。”
  “有四爷这句话就好。”
  次日是婚礼的前一天,一大早皮一鸣带着一组士兵来到了微山。宁十三原本以为皮大刀、韩复榘都不来了,顶多来一个传令的兵,没想到皮一鸣回来了。
  “一鸣,你不是在西北吗?怎么来微山了?”宁十三问道。
  “唉,济南发生暴乱,韩主席没法亲自过来。我爹调我到了济南。这不,韩主席托我将委任状交给宁爷。从今天开始,宁爷就是微山县长了。”
  宁十三颤抖着双手,像捧圣旨一样,捧着委任状。皮一鸣将印章等一系列工具,放入一个盒子里,让宁十三收下。鸡头米帮师父收了起来。

  “你爹现在还好吧?”宁十三问道。
  “他已经去西北了。他与少帅谋划着什么,我也不知道。估计要与委员长决裂了。如今,日本虎视眈眈,委员长还要打内战,谁能受得了啊。你没见,我们东北军的兄弟,各个都背着国耻家恨,谁不想与日本打一场。”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就别难过了。等过了明天,我再给你一笔军费。”宁十三道,“先去屋子里休息吧。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再去见见皮六。”
  “好的,宁爷。”皮一鸣道。

  当天,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客人,宁十三站在楼外楼门口一直在迎接客人,累得双腿发麻。鸡头米则一会儿陪伴左右,一会儿过来协助接客。很多远道而来的客人,来了就问四爷在哪儿,都是慕名而来。
  宁十三借口说老四在执行任务,回头再聊。宁十三心里叹口气,觉得自己幸好没有对外宣布鸭屎的事情。
  自从闹腾一回后,简鱼被奉为上宾,她想出来晃悠就晃悠,想在屋子里就在屋子里。鸡头米并不敢再安排人盯着她。鸡头米的兄弟们也都知道,她是有来头的人,所以将目光从她身上转移开了。
  简鱼请人将柜子里的黄金搬了出来,亲自送到了宁十三的身边。宁十三高兴地说:“当家的破费了。事后,我一定亲自去上海探望他。”
  “这个再说,”简鱼道,“宁爷,今天晚上安排两个人,把柜子抬到二姐房间。这是师父送的,晚上抬过去是我们的风俗,这叫早生贵子。”
  “我来安排吧。”宁十三道。

  “算了,我看你们都这么忙,我就从我带来的人中选两个吧。”简鱼道。
  宁十三已经很忙了,所以就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于是说道:“行,不过你们送到就好了,不要让他们进去。”
  “好的。”简鱼道。
  宁十三给鸡头米一个眼色,鸡头米立即安排了两个人,继续盯着这件事。
  凌晨时分,简鱼带着两个兄弟,将柜子抬到了黑蜘蛛的房间门口。鸡头米的两个人跟在他们身后,一直盯着。刚抬到房间门口,鸡头米的两个人就拦住了他们,不让他们进去。

  “你们俩别进了,我自己进。”简鱼道。
  鸡头米的一个兄弟道:“你也不行。”
  “我扇鸡头米的时候,你也在,我敢扇你老大,就敢弄死你。你信不信?”简鱼凶狠地说道。
  那位兄弟立即很知趣地对旁边的兄弟说:“咱们转过脸,什么都别看,什么都别听。”
  简鱼将柜子推进了黑蜘蛛的屋子里。黑蜘蛛并没有睡觉,已经换好了新娘子的衣服,与几个人在屋子里坐着。她一脸呆滞,仿佛好几天没有休息了。
  简鱼对她眨了两下眼,随后就走了出去。在鸡头米兄弟们的带领下,他们回到了各自的住处。整个走廊里,有七八个人端着枪,在那里走来走去。
  黑蜘蛛看到柜子并没有丝毫的惊奇,她早已预料到就是这个柜子。她心里清楚,鸭屎就在身边,所以简单地笑了下。
  “我得睡一会儿,你们俩先出去吧。有需要,我再叫你们。”黑蜘蛛道。
  那两个女孩给黑蜘蛛行礼,随后走了出去。门口的安保人员将门锁好,随后继续巡逻。黑蜘蛛摸着柜子,心头一热,忍不住流下了泪来。
  突然,柜子动了一下。柜子上的锁带着钥匙,与柜子一起晃动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