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4 18:32:41
  第289章 暗度陈仓
  鸡头米去宁十三那里邀功的时候,宁十三刚送走了准备婚宴的张家一家人。为了准备得丰盛些,宁十三专门叮嘱张老爷子父子,可以多花点钱,多预备点。原本宁十三准备躺在躺椅上眯一会儿,不巧鸡头米走了进来。
  “如果不是天掉下来的大事,你就明天早上再找我。”宁十三一脸疲倦地说。

  “师父,”鸡头米笑着走了过来,一脸谄媚地说,“那个小鱼,多半是鸭屎派过来的。”
  “有何证据?就这点事情,你也来找我?明天再说。”宁十三不耐烦地说,“盯好济南的人,盯好微山湖上的人,其他的事你不用操心。”
  “师父,”鸡头米道,“你也不问问细节,就这么打发了我?”
  “说。”
  “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一身轻功,从后窗户出去,比二姐还轻巧。我的人堵在屋子里,等着她,亲眼看着她从后窗户钻进来,像一只家雀一样,落地无声。”鸡头米道。
  宁十三极为震惊,大声说道:“是吗?有这样的事?赶紧带她来见我,我有事要问她。”
  “师父,我已经将她抓起来了。”鸡头米道,“我怕她惹出什么事来。”
  “你胆子挺大,万一她是屎壳郎的干闺女怎么办?”宁十三道,“到时候什么都说不清楚了。我跟你说过,杜老板可以得罪,但屎壳郎得罪不起。”
  “师父,我觉得她就是鸭屎请来的奸细,不可能是屎壳郎的人。再说,屎壳郎未必派人来参加婚礼。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个套。”鸡头米道。

  “你小子胆子太大了,虽然你有时候想的计策不错,但总体来看,你是个想得多,但想得不周全的人。小鱼的事情,咱们今天就得解决。是奸细,就杀掉。不是奸细,赶紧赔礼道歉。”宁十三道,“万一屎壳郎那边在江湖上说两句我的不好,我可兜不住。”
  “师父,您做微山老大,天不怕地不怕,为何快要当县长了却什么都怕了?”鸡头米不解地问道。
  “做贼有贼胆,做黑帮有黑胆,一旦洗白了,所有的过往都是坑。你肯定会问我图什么。人活一世,就是要拼命努力一把,完成一个念想。我早已过了混口饭吃的境界了。”宁十三道。
  “要不,明天一早再给上海的那个客栈挂个电话?”鸡头米道。
  “现在就打。”

  鸡头米拨了电话,对方没有人接。有过了一会儿,他又拨了一次,终于接通了。对方只是说,可以为鸡头米记下要传达的信息,但是不方便叫屎壳郎老大。毕竟,这是地上,老大在地下,非常不方便。
  宁十三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声对鸡头米说:“你问问,可不可以与血滴蝉说两句。”
  对方一听找血滴蝉,立即道:“他恰好在这里,您稍等,我去叫。”
  宁十三直接抢过了电话,在那里焦急地等着。
  血滴蝉道:“我师父轻易不接外面人的电话。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传达的吗?”
  宁十三道:“贤侄,我是十三。上次多亏你来了趟微山,帮我救了二徒弟。原本想去上海看你师父,顺便感谢下你,这不,很忙,一直没有抽出时间。”
  血滴蝉道:“哎呦,是宁爷啊。您找师父什么事,我立即帮您传达。”
  “也没啥事,就是想感谢下他。小徒结婚,这么小的事,他还派干闺女过来,真是过意不去啊。”宁十三开门见山,故意试探下简鱼的身份。

  “嗨,师父还怕您觉得派我小妹过去显得我们不够重视呢。其实,师父原本安排我去的,我的手臂伤了,一直没有好。他怕我去了丢人,所以就让小妹去了。”
  听血滴蝉这么一说,宁十三立即放心了。不过,他依然不确定,这个小鱼是不是他说的小妹。
  “哎呦喂,你们能来人就已经是我宁某莫大的荣幸了,还说这样的话。当然,如果你能来,我们也会很高兴。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咱们也该叙叙旧了。”
  “小妹淘气,宁爷千万多担待。”血滴蝉笑着说。

  “她可不是淘气,她是一身功夫啊。”宁十三道,“轻功了得,手法精湛。”
  血滴蝉立即不说话了,随后很严肃地说:“宁爷,她是不是惹事了?”
  “没有,没有。”宁十三道,“我走江湖这么多年,小孩子的身手我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我猜她的身手不凡。”
  血滴蝉脑子又转了下,想到宁十三已经给师父打过多次电话了,于是大致想通了宁十三给师父打电话的目的。一定是简鱼在宁十三那里出问题了,让宁十三开始怀疑起了简鱼的身份。
  血滴蝉道:“这孩子从小跟着师父,接受了比较好的训练,自幼喜欢显摆。您别当回事,她是个闲不住的人。估计在你们那里,她夜里会跑出去瞎逛。不过,放心,她是懂江湖规则的人,绝对不会动宁爷的东西。”
  “嗨,瞧你说的,她没做什么,只是我看她像个高手,所以想问问你师父,能不能让她在我这里实践一下。我喜欢她,也想调教下她。没别的意思。”宁十三笑着说。宁十三大致判断出了简鱼是真的,所以拐个弯掩盖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宁爷,简鱼是我师父的心头肉。您还是别让她在您身边丢人了。她还是个孩子。”血滴蝉道。
  “简鱼?她叫简鱼?”宁十三问道。
  “江湖上人称越人简鱼,就是她。当然,她是师父捧起来的。”血滴蝉道,“她也就学了个雕虫小技,与宁爷的真功夫没法比。”
  宁十三当然知道越人简鱼,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业内偷盗高手。不过,宁十三已经放弃偷盗了,尽管听了很兴奋,但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兴奋了。
  “哦,她并没有对我说实话,她说自己叫小鱼,我就没往越人简鱼那联想。如今,见了真佛了。哈哈哈。”宁十三笑着说道。

  “她小名叫小鱼。在您面前,她不敢自报名字,也怕您笑话。宁爷您等一下,待会我去地下,让师父给您挂个电话。”血滴蝉道。
  “这么晚了,多不好,还是我打过去吧。”宁十三道。宁十三刚说完,血滴蝉就挂了。
  鸡头米听了半天,极为后悔,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鸡头米,你立即把小鱼给我带过来。少一根汗毛我要你的命。”宁十三道,“带来之后,在这里给我跪着,扇自己嘴巴,一直扇到我与屎壳郎通完话为止。”
  “师父?”

  “还不去?”
  鸡头米来到地下三层的一间屋子,简鱼尽管被抓了,但丝毫没有害怕。她双脚缠着吊灯的线,头朝下在练功。
  让鸡头米震惊的是,她早已解开了身上的绑缚。见鸡头米过来了,她转了下腰身,脸朝屋子里。
  “哎呦,小公主,都是误会,我跟您开玩笑呢。走,走,我带您去屋子里休息。”鸡头米走了过来,面对简鱼道。
  简鱼继续转动腰身,脸朝另一侧道:“滚。”
  鸡头米又跟了过去道:“快下来,快下来啊,不然你干爹会等着急的。”
  “干爹来了?”简鱼从上面翻身下来,站在鸡头米身边道,“我干爹来了,有你好看。哼。”
  “老爷子没来,不过在电话里。”鸡头米道。
  “看我不去哭一场。”简鱼道。

  鸡头米凑过来,揉着她的肩膀道:“小鱼妹妹,我明儿带你去微山湖上玩,让你一次性玩个够。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回吧。”
  “左边。”
  “是,是。”鸡头米赶紧揉了会儿简鱼左边的肩膀。
  简鱼知道鸡头米在宁十三身边的分量,也不敢太造次,于是说:“明天玩,带上我的兄弟。”
  “当然,当然。”鸡头米道。
  他们来到宁十三的办公室时,宁十三正在大笑着与屎壳郎通话。从宁十三的状态,鸡头米大概听到了屎壳郎对宁十三的祝福与恭维。
  “哎呦,小公主来喽,”宁十三笑着说,“老大,让小公主和您说两句?”
  宁十三拿起电话,邀请简鱼过来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