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2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处长拿着照片看了又看,照片上那个年轻人一身87式迷彩服,共貌不扬,目光平静而锐利,嘴角带着一抹有些桀骜的笑意,正如这个女孩子所说,真的像是一头丛林里的老虎。这个年轻人全身上下都洋溢着军人特有的铁血气息,正因为如此,他才有点迷糊了。从照片上看,那个叫“萧剑扬”的年轻人确实像是一名侦察兵,而像陈静这么漂亮,而且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女孩子,也不大可能会不远万里从上海跑到云南来跟他这个穷当兵的开这么无聊的玩笑,可是,侦察营营长明确告诉他,他的营里没有这么一个人!看着这个已经急出了泪来的女孩子,迎着她隐隐带着哀求的目光,他叹了口气,说:“也许是下面的人弄错了吧。这样,我打电话让侦察营营长和他手下那几个连长一起过来,把照片给他们辨认,这样总不会弄错了。”

  陈静不胜感激:“谢谢,谢谢!”
  处长又一次拿起了电话。他有预感,也许这位姑娘可能是被某个冒充当兵的不良青年给骗了,关系到部队的声誉,容不得他不慎重。
  陈静越发的焦躁起来。原本还只是为萧凯华的事情着急,现在听说第31师侦察营居然并没有萧剑扬这号人,她整个人完全蒙了。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呢?萧剑扬一举一动都透着那种军人特有的气息,而且一直用这个地址在跟她通信,怎么可能会没有这个人呢?除非……他在骗她!
  不,不会的,他不会骗她的,绝对不会!
  一想到萧剑扬可能欺骗了她,她便心乱如麻。万一这是真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这可是她的初恋,付出了如此真挚的感情,忍受着相隔万里,一年见不了两次面的痛苦,换来的却是欺骗?那也太伤她的心了!不会的,他不会如此残忍地伤害她的,绝对不会!

  长达数个小时的等待,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整个接待处都被惊动了,很多人在探头探脑,窃窃私语,他们的目光和议论让陈静越发的不安。
  好不容易,门外响起整齐有力的脚步声,有人高喊报告,接着,一位少校带着三个上尉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处长指着这几位对陈静说:“姑娘,这位就是侦察营营长赵阳少校,这位是侦察营一连连长曹虎上尉,这位是二连连长,这位是三连连长,整个师侦察营都归他们管的,你跟他们说吧。”
  陈静鼓足勇气上前,对赵阳少校说:“同志你好,我叫陈静,来自上海,是复旦大学的学生,我是来找你们营一位叫萧剑扬的士兵的,他的父亲出了车祸,生命垂危,要见他最后一面,请你们帮帮忙,这是他的照片……”说着把照片递了过去。
  赵阳少校拿过照片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转手递给一连连长:“你们连有这号人吗?”
  一连长说:“看上去是个好兵,不过我们连并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陈静急了,说:“你们再仔细想想!他的父亲也是侦察兵,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天赋,是他天才射手,还在新兵营的时候随手拿起一支枪就能打出近乎满分的成绩!”
  一连长笑:“还在新兵营的时候随手拿起一支枪就能打出近乎满分的成绩?真有这么优秀的苗子,早就被集团军侦察大队甚至军区侦察大队给挑走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姑娘,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连没有一名士兵是姓萧的!”

  二连长说:“我们连倒是有两个是姓萧的,不过一个是广东的,一个是四川的。”
  陈静喃喃说:“不对,不对!”萧剑扬是湖南的,广东的和四川的当然不对了。
  三连长也摇头,说:“真没有这个人。姑娘,你会不会是被人骗了?现在冒充军人四处行骗的家伙可不在少数!”
  仿佛是胸口挨了重重一拳,陈静向后倒退了一步,险些摔倒。她的面色变得苍白,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营长从处长手里接过那封信看了好一会儿,说:“这地址是假的。”
  陈静整个人都蒙了:“假的?”
  营长说:“假的。部队番号是对了,但是收信的部门却是子虚乌有的,至少我在侦察营呆了十六年,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部门。还有这个印章,根本就不是我们部队的。姑娘,你恐怕真的是被人给骗了!”

  陈静踉跄后退,喃喃说:“我被骗了?我被骗了么?”就这样喃喃重复着,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她已经没有勇气继续在这里停留,更没有勇气让军队帮她继续查下去了,继续查下去的话,天知道还会查出什么东西来,给予她致命一击!
  看着女孩子跌跌撞撞的走远,几个连长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一连长看着照片说:“又是一个冒充军人的名头招摇撞骗的,这家伙真可恶!”
  营长说:“让我逮到他,非拆了他的骨头不可!”
  二连长说:“拆他骨头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一起,我帮忙拆!”

  ————现在社会上有不少不良青年冒充军人招摇撞骗,骗财又骗色,给军队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还往往让军队有理都说不清。现在居然有人冒充是侦察营的兵欺骗了女孩子的感情,叫他们如何能不愤怒?
  陈静现在却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连串的打击袭来,打得她体无完肤,心更是被伤得千疮百孔。
  假的,地址是假的,在侦察营服役是假的,甚至连他当兵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被骗得团团转还茫然不知!
  可是,一个人演戏怎么就能演得这么像呢?他为什么要骗她呢?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她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什么都不想说了,除了恨,还是恨。真挚的感情,真诚的付出,换来的却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她如何能不恨?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那个骗子,永远不会!
  她没有在昆明停留,魂不守舍的买了返回上海的机票。
  飞机在湛蓝的天空中飞,她的思绪在惊涛骇浪中浮沉,邻座一个同样在读大学的女孩子一个劲的跟她说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看着舷窗外发呆,一如来时。
  耳畔隐隐约约的传来女孩子美妙的声音,百无聊赖之下,女孩子捧着一本仓央嘉措的诗集在轻声诵读:
  从来没见过最好,
  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

  就不会如此魂牵梦萦
  陈静涩涩的一笑,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重复:“原来不熟,也好……”
  林鹰拎着大袋水果,大步流星的走进医院,在医务人员的带领下来到萧凯华的病房。
  萧凯华出事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在第一时间展开了调查,想看看这起事故背后有没有什么跟萧剑扬有关的线索。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跟朋友吵了一架,负气飙车的酒鬼弄出来的,那个酒鬼在丨警丨察局已经全招了。失望之余,他还是决定来看看这个老兵。
  日期:2018-07-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