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2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应了一声,回家取钱,顺便打电话给苏红让她帮自己请假,然后火速赶往机场。陈虎则留在医院里,和赵晨菲一起陪着萧凯华。他握着萧凯华冰凉的手,哽咽着说:“老连长,你可要挺住啊!小赵都准备跟你结婚了,连你的孩子都有了,你怎么能撇下她不管呢?你是个有担当,有情有义的人,说走就走像话吗?如果你真的就这样走了,我这辈子,下辈子都看不起你的!”
  “我十八岁的时候就跟着你,不管我犯了什么错,你总是会替我说话,在战场上遇到危险,你总是会挡在我的前面,为了救我甚至搭上了自己一条手臂!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你咬咬牙挺下来,给我一个报答你的机会好不好?不要让我亏欠你一辈子好不好?”
  “我们做了半辈子的好战友,好兄弟,孩子长大了,正准备亲上加亲,成为亲家呢,你怎么能撇下我们不管?求求你了,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啊!”
  说到这里,陈虎已经老泪纵横了。
  陈静紧紧的捏着萧剑扬部队所在的地址,在过去,她按着这个地址寄出了二三十封信,熟得不能再熟了。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她心急如焚,每一分每一秒对她而言都是煎熬。她很尊重萧凯华,不仅仅是因为他撮合了自己的父母,在战场上救过父亲的命,更是因为他隐藏在沉默冷峻的外表下的高尚品格,在课程不紧的时候她会去看他,缠着他让他讲过去的事情,讲萧剑扬小时候干过的坏事,在她眼里,他是一位可敬的长辈。现在他却被车撞了,萧剑扬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吗?知道父亲出事了,他该多伤心啊!

  天哪,让这一切都变成一场恶梦,一场醒过来之后就通通烟消云散了的恶梦吧!
  陈静紧闭着眼睛,默默地祈祷着。一起候机的乘客朝她投来惊讶的目光,都不知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为何如此慌张,如此忧伤。
  好不容易,飞机终于起飞,以极快的速度在云海中穿梭,飞向云南。陈静呆呆的望着窗外,其实舷窗外除了云还是云,什么都看不到,但她一直看着,一言不发,以至于空姐都替她担心,几次走过来问她有什么需要,她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如果非要问她现在有什么需要,那就是她希望飞机能飞得更快一点,早点飞到云南。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在昆明机场降落。走出机场,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彷徨和无助潮水般涌来,让陈静茫然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有跟军队打过交道,基本上是两眼一抹黑,萧剑扬只给了她一个地址,该坐哪一路车却没有告诉她,这可伤脑筋了。再说天色也晚了,她只能找个旅馆先住下来,明天再说。
  旅馆很乱,鱼龙混杂的什么人都有,在她左边是旅馆中的旅馆————小小一个房间睡了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是睡一觉就得走人了,房东经常过来查房,发现超时还没走的,就把他轰出去;在她对面,六七个青年房门大开,赤着上身盘腿坐在地上就着咸脆花生米狂喝啤酒,猜拳打牌玩得不亦乐乎,哪怕隔了一扇门,那浓浓的烟酒味仍呛得她受不了。不停的有人去洗衣服,水龙头的水撞击着胶桶,发出老大的声音,足够将她那一点点睡意全部驱散。楼上还有人走来走去,大声说话,一刻都不得消停,陈静躺在床上,担惊受怕的,怎么也睡不着。她在心里暗暗埋怨萧剑扬为什么不肯给她部队的电话号码,如果有电话号码她哪里用得着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过夜?不行,以后说什么也要找他要电话号码!

  她在想,见面之后该怎么跟萧剑扬说。他们父子相依为命,感情极为深厚,父亲出了事,这样的噩耗无异五雷轰顶,年纪轻轻的他承受得了吗?可不开口是不行的,萧凯华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唉,难,真的太难了!陈静继承了母亲在文学上的天赋,时常在杂志上发表文章,以优美的辞藻和优雅从容的行文在文学界闯出了一点名堂,口才更是相当了得,可是现在她的脑子乱得跟一团浆糊似的,努力的想编一套委婉一点的说辞,却连个头都开不了。

  迷迷糊糊的一直到下半夜,眼看快睡着了,却被一阵愤怒的吼声和咒骂声,还有女人的哭声给惊醒。楼下有人带女人到旅馆来幽会,结果被人家老公逮了个正着,捉奸在床,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就是一顿暴打了。这种事情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整个旅馆都热闹了起来,大家一窝蜂的跑下去看热闹,劝解的,起哄的,煽风点火的,场面越发的火爆,都快失控了。房东看到势头不妙,赶紧打电话报警,没过多久,警笛长鸣,丨警丨察赶到了,逮人,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又是一通折腾。好不容易,打架的被带走了,旅馆恢复了平静,可陈静今晚的睡眠也算是彻底报销了。受了惊吓,她不敢再关灯,甚至不敢再闭上眼睛,就这样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默默的等待着天亮,苦苦思索着见了萧剑扬之后该怎么跟他说。

  该怎么跟他说呢?
  第二天,陈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第14集团军在昆明的军属接待处。一个集团军驻地那么大,让她自己按着地址去找萧剑扬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请部队帮她找。
  接待处负责接待工作的处长非常热情:“姑娘,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陈静定了定神,说:“是……是这样的,同志,我要找人!”
  处长微笑:“是想到部队来探亲的对吧?”

  陈静说:“不是的,我要找一位名叫萧剑扬的士兵,他是我男朋友,在第31步兵师侦察营服役。他的父亲出了车祸,生命垂危,他必须尽快回去见他父亲最后一面……”
  处长严肃起来,说:“真是不幸……姑娘你先别急,我这就向上级报告,通知他所在的部队,让他赶紧过来跟你见面吧。”
  陈静问:“这要多久?”
  处长说:“用不了多久的,你先喝杯水,耐心等待就行了。”让人给陈静送来饮料,然后就去打电话了。

  陈静端着饮料,焦急的等待着,那饮料她一口都没有喝,实在没有胃口啊。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处长皱着眉头走了过来,问:“姑娘,你确定他是在第31师侦察营服役的吗?”
  陈静说:“确定!”
  处长眉头皱得更紧:“你再仔细想想,或许他说的是别的部队呢?或许他被调到别的部队去了呢?你知道,我们集团军有好几万人,如果你提供的信息有问题,我们是很难找得到他的!”
  陈静说:“我怎么会记错呢?这一年多以来我每个月都跟他通信,都是按着这个地址写过去的,而他每一封信都是按着这个地址回的,怎么可能会记错!”一激动,拿出了地址,还有一封萧剑扬回给她的信给那干部看。
  处长看了一下,信封上的寄信人那一栏确实明确写着侦察营的编号,还盖了印。他把信还给陈静,说:“我刚刚跟侦察营的营长通了电话,他说,侦察营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名叫萧剑扬的人!”

  陈静脑子轰了一声,身体直摇晃,失声叫:“你说什么?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处长说:“是的,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陈静失态的叫:“怎么可能!他是1987年入伍的,新兵训练结束后就被直接选入师侦察营,成了一名侦察兵,他亲口告诉我的!”打开背包拿出萧剑扬穿着军装的照片递给干部:“这是他的照片,个子不算高大,但很壮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就像一头丛林里的老虎,很好认的,你仔细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