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2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我的孩子,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是死还是活?为什么他们会怀疑你?
  我的儿子不可能是国家叛徒,我的儿子不可能是国家叛徒!
  “爸爸,爸爸!”小虹突然喊了起来,把他的魂给叫了回来。
  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怎么啦?”

  小虹又习惯性的撅起嘴来:“我都叫了你好多、好多遍了,为什么你不应我呀?”
  萧凯华说:“有吗?刚才叔叔在想些心事,没听到,对不起了。”
  小虹贼笑:“想妈妈了是吧?理解,理解?”
  萧凯华苦笑,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情想这些!

  小虹煞有介事的说:“其实你不用这么想她的,她马上就回来了……哎,到站了到站了!”
  公交车在一个上落站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萧凯华拉着孩子下车,徒步朝住宅小区走去。
  赵晨菲所在的是一个高档的住宅小区,环境清幽,就是稍稍有点偏僻,下了车还得再走两百米才到。小虹是不会委屈自己那双小腿的,她理直气壮的坐在萧凯华肩上,这两百米的路程对她来说轻松得很……都不用自己走,当然轻松了。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班上的趣事,她趁哪个小朋友睡着了用笔给人家划了副眼镜啦,哪位老师粗心大意把裙子穿反了啦,老师又给她布置了些什么烦人的作业啦,总之多得很。平时萧凯华肯定会边听边微笑的,但是今天他的心情不好,一言不发,只顾着埋头走路。

  快到小区大门的时候,一身优雅的职业装的赵晨菲走了出来,瞪着小虹笑骂:“又坐到你爸爸肩上了,真是没大没小,给我下来!”
  小虹吐了吐舌头,让萧凯华把她放下,飞快的跑过去拉着妈妈的手,小声说:“妈妈,爸爸今天心情不大好,你可得想办法哄哄他哟。”
  赵晨菲轻轻打了女儿一下:“多事。”望着萧凯华,温柔的责备:“不是叫你打车回来吗?为什么非要走路?”
  萧凯华说:“也没走路啊,坐公交车过来的。”
  赵晨菲说:“坐公交车得走两百多米呢,坐出租车直接到门口,多省事……进去吃饭吧,吃完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萧凯华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饭,但是赵晨菲的温柔让他无从拒绝,便点了点头,和赵晨菲一人拉着小虹一只手往小区里走去。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像头暴怒的公牛一样从小区里猛冲出来,啪的一下将阻拦杆给撞成几截,速度不曾减慢半分,径直朝他们三个猛冲过来!赵晨菲骇然惊呼,恐惧让她丧失了反应能力,至于小虹,都给吓坏了,忘记了要躲闪。事实上,就算她们还记得躲闪也来不及了,那辆车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千钧一发之际,耳边传来一声大吼:“闪开!”一股大力撞过来,母女两被推出三四米开外!在摔倒的瞬间,赵晨菲看到那辆该死的小车以超过七十公里的时速与萧凯华那瘦削的身影重合————

  砰!
  一声闷响,萧凯华只觉得身体被一记千斤重锤击中,浑身都散开来了,他整个人像风筝一样向后飞了出去,剧痛潮水般袭来,黑暗吞噬了他的意识。在失去知觉之前,他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仍然是:“我的儿子不可能是国家叛徒!”
  陈虎和陈静闻讯赶来的时候,萧凯华已经被送进医院急救了。赵晨菲既焦急又恐惧的守在急救室的门口,坐立不安,小虹拉着妈妈的手一个劲的哭,小丫头已经被吓坏了。看到陈虎过来,赵晨菲眼睛一亮,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她虽然坚强,但再怎么说也只是女人,天生就比男人要软弱,遇上这样的事情,真的有点六神无主了。
  陈虎急急的问:“老萧怎么样了?”
  陈静也叫:“对啊,赵姐,萧伯伯怎么样了?”

  赵晨菲哽咽着说:“他伤得非常重!那个疯子喝得不省人事,开车狂飙,他只来得及将我和小虹推开便被车子正面撞中,整个人向后飞出了好几米,浑身都是血……”说到这里,她的身体不由得直发抖。萧凯华被撞后,当即便昏迷了过去,浑身都是血,看得她心都碎了,还是小区保安见势不妙帮她打电话叫了救护车,不然的话她现在可能都还在那里抱着他血淋淋的身体发呆。
  陈静骇然:“天哪……”
  陈虎怒声说:“那家伙是怎么开车的!”
  赵晨菲说:“司机是小区里的一个业主,和朋友聚餐的时候喝了很多酒,然后发生口角冲突,负气开车冲了出来……要不是他及时将我和小虹推开,只怕我们母女俩已经命丧黄泉了!”
  陈虎既愤怒又无奈,酒后驾驶等于谋杀,但是法律上却只将这归结为交通意外,罚点钱,治安拘留几天就算了,这使得酒后驾驶屡禁不止,接连闹出交通事故来。
  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主治医师神情疲惫的走了出来,三个人一起抢上去将他围住,赵晨菲颤声问:“医生,他怎么样了?”
  主治医师抹了一把汗,问:“你们是伤者的家属吧?”
  陈虎说:“我是他的老战友!”
  赵晨菲说:“我是他妻子!”
  主治医师打量赵晨菲,隐隐有一丝同情的神色,叹了一口气,说:“胸骨多处粉碎,碎骨倒刺入内脏,脾脏破裂,体内大出血,颈部骨折……伤势太严重了!”
  他每说一句便像一道惊雷,狠狠的劈在赵晨菲身上,令她的面色一次次滑向惨白,身体摇摇晃晃,几乎昏迷过去。陈虎抓住主治医师的手,一个大红包塞了过去,大声说:“医生,你一定要救救他!花多少钱都可以的,真的!”
  主治医师不动声色的把红包塞了回来,摇了摇头,说:“我们无能为力……他还有什么亲人吗?”
  陈静说:“有,有个儿子,在部队当兵!”
  主治医师说:“赶紧叫他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吧,否则就再也见不着了。”
  陈虎有些绝望了:“真的没有希望了吗?他救过我的命啊,为什么就不给我一次报答他的机会?”
  主治医师又叹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他已经连续做了六个小时的手术,体力都透支了。
  萧凯华被推了出来,浑身插满输液管,就连呼吸也得依靠输氧管才能维持了,在他的身上,已经没有鲜明的生命痕迹,实在是让人心碎。他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赵晨菲陪着他,眼泪断线珍珠一样往下掉,泣不成声。陈静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六神无主的问:“爸,怎么办啊?”
  陈虎神情苦涩的说:“老萧的命怎么这么苦……你赶紧到部队去找小剑,让他马上回来!”
  陈静说:“我坐飞机过去!”

  陈虎说:“那赶紧去买机票吧,快去快回,晚了,他们父子俩恐怕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