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9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幼凰闻言就摇着头叹了口气:“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好人才更让人操心啊!”
  萧晋握住母亲的手,笑着说:“谁让您是我妈呢?您自己生的儿子,再操心也得继续疼着不是?”
  “活活一个二皮脸!”笑骂着点点他的脑门,楚幼凰又正色道:“你从小主意就正,既然那个周沛芹被你那么看重,又怀了咱萧家的种,估计这会儿不管妈说什么你都不会听的。

  也罢!好好办你的差,赶紧回去,等孩子生下来了,多拍些照片和视频,也让你爸妈和你爷爷奶奶高兴高兴。”
  楚幼凰之所以能来夷州看萧晋,原因就是易家已经知道了萧晋身在夷州,无需担心自己的什么行为害了他。
  归根到底,她就是太思念儿子了,一有机会就马不停蹄的赶了来,只为了能看一看、抱一抱自己的孩子。
  也因此,之前她明知道儿子就在龙朔,却强忍着连打听都没有打听过一次,只能被动的从萧晋公开出来的那一部分想象儿子离家之后的生活。
  她甚至都没有指望过某一天萧晋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哪怕萧晋有了孩子,哪怕她有多么的希望能够亲手抱抱自己的孙子或孙女,都不得不将之压抑在心底的最深处。
  易家太强大了,她不能去囚龙村看望自己的儿媳妇和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更不敢要求萧晋带着她们回家探望,只能通过照片和视频寻找慰藉。
  在她的心目中,儿子有人照顾,孙子健健康康,能平安喜乐的过完这一生,也就知足了。
  真切的感受到母亲心里的苦,萧晋眼眶一热,再次跪倒,哽咽说:“妈!儿子不孝,不能陪伴在您身边,要不您再打我几下吧,儿子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楚幼凰眼里也涌出了泪,将他紧紧地抱住:“臭小子,妈打了你,你是舒服了,可妈的心疼谁来管?别犯傻了,妈不用你陪,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梅姨在旁边跟着抹眼泪。她是楚幼凰的贴身护卫,十几岁就进了萧家,一直都没有嫁人,萧晋是她看着长大的,在她心里跟儿子没什么两样,所以此时此刻心里的苦涩并不比楚幼凰淡多少。
  忽然,萧晋抬起头,咬着牙道:“妈你放心!儿子不会在外面躲一辈子的,和军方合作,开公司,卖玉颜金肌霜,现在又跑来执行国安的任务,这一步步都是为了对付易家而做的准备。
  妈,请您再耐心等待儿子几年,儿子向您保证:终有一天,我会捏死易伯康,将整个易家都踩在脚下,大摇大摆的回京城的!”

  “傻孩子!我的傻孩子啊!”楚幼凰的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珠子,既欣慰又心疼。
  她不是那种会在儿子后背刺“精忠报国”的所谓大义之母,之所以心里清楚萧晋夷州之行的危机也没有强迫他离开,就是因为她知道儿子这么做的目的。
  要在易家织就的大网中觅得一线生机,不拼命怎么行?如果有的选,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代替儿子这么做。
  孩子长大了,有了担当和责任心,作为母亲当然值得欣慰,可凡事都有代价,她除了心痛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萧晋当然不舍得母亲一直都这么伤心下去,于是接下来便开始插科打诨的讲了许多自己离家之后的趣事,还着重的提了自己的大徒弟巫飞鸾有多么聪明、以及师徒俩斗来斗去的场景,总算让母亲再次喜笑开颜。
  中午,贺兰艳敏使出浑身的解数下厨,黄思绮也跑去做了几道夷州风味的小菜,把冰箱里能用的食材几乎都用上了,所以午饭十分的丰盛。
  楚幼凰所有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并没有太在意饭菜的口味,梅姨倒是偷偷的问萧晋,贺兰艳敏如此殷勤,是不是并非“妹妹”那么简单。
  萧晋除了摇头苦笑之外,也解释不出什么来。
  饭后,楚幼凰又跟萧晋说了好一会儿话,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易家派来的人手很快就到,她担心自己成为儿子的负担。
  临走之前,她拿出了一个泛黄破旧的香囊交给萧晋,说:“这是你爷爷年轻时救过的一个人送给他的信物,此人出身权贵,当年跟着溃军来到夷州,与所谓的‘第一家族’关系颇近,如今在这里依然地位超然。

  如果事有不谐,你可以拿着这个香囊去找她,看在当年渊源的份儿上,或许她会出手帮你也说不定。”
  萧晋仔细的看看香囊,见上面绣的是鸳鸯戏水,而且绣工粗糙,一看就知道是位不擅长绣活的大小姐亲手缝制的。
  挑挑眉,他笑着说:“现在您该知道儿子是遗传谁了吧?!明显爷爷当年也是位风流人物嘛!”
  “臭小子!调侃长辈,该打!”楚幼凰哭笑不得的轻轻给了他一耳光,又紧紧的抱了他一会儿,这才转身坐进车里,红着眼眶说:“你还年轻,妈也不老,不着急,这次不行,就换下次,反正易家就在那里,跑不了,千万不要勉强,懂吗?万一你要是……妈就活不成了!”
  “您老就放心吧!”萧晋嘻嘻哈哈道,“就算不为了您,为了我那还没出世的孩子,我也知道该怎么做的。”
  楚幼凰的脸瞬间就黑了,冷冷的吩咐一声“阿梅,开车”,便升上了车窗。
  “少爷,祝您事事顺心,早日回家!”梅姨伸出胳膊用力拉了拉萧晋的手,便踩油门驶出了别墅院门。

  萧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浓浓的憋屈让他浑身都颤抖起来,双拳握紧,仿佛石雕一般在大门外站立了很久很久。
  “夫人,少爷他真的长成了一个出色的男子汉,阿梅好开心!”梅姨看着后视镜里落泪的楚幼凰,自己同样泪流满面。
  楚幼凰伤心地摇头:“我现在很后悔他小的时候总是因为他没出息而打他,现在见不着了才发现,哪怕他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兔崽子,在后面给他擦一辈子的屁股都比现在好受。”
  母亲总是这样,孩子小的时候会殷切的望子成龙,将来可以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等到孩子羽翼丰满飞离了巢穴之后,又会马上后悔。
  什么伟业都比不上在眼跟前儿亲自疼爱照顾着好。
  “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你的魅力是遗传自谁了,换成一般的当妈的,知道儿子自蹈险境,恐怕早就一哭二闹了,伯母真的是一位非常直爽大气的长辈。”不知何时,陆熙柔来到萧晋身边,和他一起望着早已空荡荡的门外说。
  仿佛突然活过来一般,萧晋深吸口气,沉声问:“易家来人今晚就会到,黄思绮准备好了吗?”
  陆熙柔笑笑:“不止易家来人,山口组的杀手不会比他们晚太多,更不用提已经发了疯似的满世界找你的陈立生了。”

  日期:2018-05-25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