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0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点与那蓬莱之主却完全不同,上一次在蓬莱仙境,他出现之时,虽然没有跟我们多说什么,但却绝非无意为之,到了他那种修为,早已不知修行了多少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其目的性。
  如此推断,那蓬莱之主,或许根本没有到霞举飞升的仙人境界。当然,即便没到仙人境界,以我对他的感觉来说,至少也有冲举巅峰,甚至临近霞举的修为。
  至于韩稳男方才说起,前去蓬莱仙境的人群之中。还有几位修为与那老者不相上下。据我推测,其中很可能有我从未见过的李老会长和那龙虎山的张天师。
  想到此处,我便开口询问韩稳男想要印证此事。他却摇了摇头,告知我说,他也从未见过李老会长和龙虎山的张天师,所以并不敢确定其中是否有他们。不过那些人群中,的确有不少道士打扮,而且还有几位像是玄学会中人。
  这样来说,我的推测并没有错,即便不是老会长和张天师,这些人也是两大势力之中的隐世高人。也不知玄道两家齐聚蓬莱仙境,究竟所为何事。
  正欲询问,韩稳男却主动说了起来,他告知我说,前往蓬莱仙境的那些人之中,不但有玄道两家,而且还有佛门中人。当初他见到那般阵势,心中便觉得有些诡异,认为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应该是要商讨什么要紧事情,而且此事很可能关系到天下所有修士。

  虽然好奇,但那些人商议事情时,韩稳男自然没有资格靠近,也无法得知具体内容。不过后来叶翩翩却找到了他,告知他说,让他立刻离开蓬莱仙境,出来找我,让我近段时间不要显露踪迹,玄道佛三家皆会派人来寻我。
  听到此处,我眉头微皱,连忙询问韩稳男,叶翩翩可曾告知那三家找我究竟所谓何事。
  他点了点头,“我正要说到此事。叶翩翩将此事嘱托我之后。告知我说,那些人一直在谈论钥匙的事情,还时不时提到你,说是要找寻你的下落。所以据叶翩翩猜测,他们找寻你也是为了此事。”
  他这么一说,我却是明白了过来。钥匙之事,无非是叶翩翩、叶袅袅和当初殷商王陵那个女子。
  叶翩翩和叶袅袅自然跟我没太大关系,如今这三家寻找我,多半是认为那最后一枚钥匙在我手中。
  这么说来他们也知晓了山海界即将开启之事,想必叶翩翩便是害怕这些人找我麻烦,才让韩稳男下来通知我。这份情谊倒是令我感动,不过,也不知叶翩翩是否知晓自己也是那三把钥匙其中之一。看来当初李老会长收她为徒,便是为了这开启山海界一事。如此,这李老会长还真是心机深重,只可惜待到山海界开启之际他才会发现。自己一直期盼的长生界根本不存在。在我看来,这长生一说,实则是痴人说梦。

  想到这里,我不禁发出一阵冷笑。我这般模样,自然被韩稳男看在眼里。他眉头微皱,询问我为何如此表情,是否是知晓了什么。
  他倒也机敏,一眼便能察觉出来。李老会长等人所谋之事。我自然是知晓。不过显然韩稳男对此事还一无所知,眼下他这番询问,我也不知是否要将此事告知他。
  思虑再三之后,我还是决定向他保留此事。他体内有女娲石,这女娲石乃是十大神器之一,也要用于开启山海界。届时,自有人会告知他详情,倒是用不着我多嘴。
  不过,说到这女娲石,忽然让我为韩稳男担忧起来。当初王屋洞天的罗天大醮之上,他便告知我,当年在殷商王陵里面,从那深坑跳下去之后,他便不省人事。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心脏的位置有了变化。
  起初我也不知道他胸口那东西是何物,直到后来接触了一些神器。才知晓他体内的那东西乃是女娲石。这女娲石乃是女娲补天所剩,据传女娲曾为了救自己病故之爱女,将自己万年修为贯注于一颗昔日补天所余的五彩玉石上,自此该灵石就具有特别之力。古籍中记载,女娲石有重生天地,复活再生之威能。也便是说,当初韩稳男便是凭借此等威能才得以重生。
  既然开启山海界需要十大神器的配合,那韩稳男体内的女娲石自当会派上用场。虽然我不知晓是否需要将女娲石从他体内取出使用。若一旦如此,届时韩稳男恐会再度殒命。
  我也知晓按照韩稳男的性格,若是家族需要他牺牲自己,他绝不会退缩。可是他们这些人并不知晓,自己所谓的利益,本就是天方夜谭,一场空梦罢了。

  韩稳男见我心思有些出神,又久久未回应他,忍不住在一旁轻唤了我一声。听到他的呼喊,我这才从思绪之中脱离出来,询问还有何事。他见到我这般心不在焉的模样,似乎不愿意在多说什么,也没再提先前的问题。只是说没想到我眼下处境艰难,却是这般处事不惊,着实令他心生佩服。不过他还是提醒我千万要小心,接着又问起我可有去处。
  他这般模样,令我心中一暖。韩稳男与我的情分虽然比不上胖子,甚至当年在文山祖脉,他不敢违背家中长辈的意愿,一度对我出手。但我也知晓他当时的处境,这么些年来,我们彼此视为好友。眼下这世道,他还能冒着大不为前来通知我,这份情谊实属难得。
  想到此处,我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有些不忍让韩稳男参与山海界的事情。但仔细琢磨之后心中又颇为无奈,此事并非我能够左右。他体内有女娲石,便已经与此事紧密联系在一起。只希望届时自己有能力保他一命吧。
  说完此行目的之后,我俩一时之间都没了话语,沉默了下来。韩稳男见我如此淡定,似乎觉得我有把握能够应付此事,神色也舒展了些,与我闲聊起来。
  他主动转移话题。我也便没再多提山海界之事,与他说着上次分别后的事情。只可惜的是,无论火神庙还是药王谷,发生在我身上的,尽都是隐秘之事,着实无法跟韩稳男详说。所以,闲聊一阵之后,他明显听出来了我言语之中有所保留,似乎也没了谈下去的兴致了,便笑着开口道,“你大老远赶来,舟车劳顿,这时候天也不早了,还是早些休息吧。”
  他这是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便点点头,随他去了给我开好的房间内。
  足足休整了有一日,我才敲开了韩稳男的房门,打算向他辞行。他也知晓我眼下的处境,并没有刻意挽留,只是告知我若是有地方需要他出手相助。尽快传讯便是。我也没有推脱,点头便应了下来。
  辞行之后,我便上了车往火神庙回去。一路上我脑海之中都在回想先前韩稳男的言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