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7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美薇惶急道:“不是啊方哥,你不知道吗?他……他在外面可能有女人!”
  “啊!”方晟冷着脸说,“这种事不准乱说,要有证据的!”
  “到这个地步我也……不要脸面了,实话告诉方哥吧,以前在京都我俩每周平均有两三次夫妻生活,到双江后开始还是如此,去年起逐渐下降,今年基本上一到两个月才一次,即使有也是敷衍了事,质量大不如前……”
  “这个……”方晟觉得不能以夫妻生活次数来判断夫妻感情,男人受工作压力、体能体力等诸多因素干扰,不可避免影响战斗力,但事关夫妻间最隐密的内容,似乎不便跟弟媳妇探讨。
  柏美薇垂泪道:“这只是一方面,其它还有很多细节,比如他的衣服、毛衣上经常沾着跟我颜色不同的头发;偶尔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手机加了密码,从来不肯我碰;还有周末、节日尤其情人节、七夕等突然打电话加班等等,方哥你说不是外面有女人还是什么?”
  看不出来貌似老实厚道的闻洛也会这一手,真是人不可貌相,再想想陈景荣,方晟暗暗感慨他们在京都实在压抑太久,以至于空降到双江便露出本性。
  “虽然如此,你可以跟他谈谈,分析症结所在,双方共同渡过难关,或者告诉我或二叔,由我们出面解决,”方晟厉声道,“你这样算什么?夫妻俩各玩各,根本不顾家族声誉,不顾廉耻道德?看来让你俩来双江是错误的决定,明天我就找二叔,把你俩赶回京都!”
  柏美薇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上前一把抱住方晟,连声泣道:“千万不要啊方哥,求求你别告诉舅舅!”
  扑鼻而来的年轻女性鲜活而芬香的气息,瞬间方晟险些窒息,赶紧将她推开,怒道:“瞧你俩在双江可曾干正经事?该死的派出所我就来了两趟!一个常务副省长,一个市委常委,万一传出去象什么话?”
  “方哥我以后真的不敢了,我发誓!”她哭啼啼道,“只要闻洛回心转意好好过日子,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真的,我发誓!”
  “跟你好的男人是谁?”方晟冷不丁问。
  柏美薇怔了怔,低头道:“求求方哥别问了,不关他的事,一切都是我的错……”
  好哇,到这个地步还护着他!陈景荣算你狠,居然把黑手伸到我们于家!方晟心里将陈景荣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不说拉倒,说了大家都被动。
  方晟冷冷道:“好,我尊重你的**,也希望你记住自己说的话,到时可是要兑现的。你走吧!”
  出了派出所,外面天色已晚。方晟站在路边连抽两根烟,拨通于道明的手机,笑嘻嘻问道:
  “二叔在哪儿呢?”
  于道明含含糊糊道:“在外面……你不是去京都吗,怎么有空打电话?”
  “下午回来了,二叔在哪儿,我赶过去会合有急事回报。”
  “唔……你在哪儿?”
  方晟报出自己的位置,暗忖于道明八成又跟那个小牛死灰复燃,这会儿不知躲哪儿幽会呢。

  果然于道明说你在附近找个茶座在包厢里候着,半小时到。
  证实了方晟的猜想,因为一般情况下于道明两点一线,要么在气派华贵的省长办公室,要么在常委宿舍楼,两个地方方晟都去过。
  坐在茶座时等了四十多分钟,于道明才慢斯条理过来,头上戴着古怪的毡帽,活脱脱象以前地下党接头。
  “二叔忙啥呢,气都有点喘?”方晟笑着试探道。
  于道明没好气瞪他一眼,道:“我是冲着两点匆忙赶过来的,一是你中途从京都回来,二是说有急事。最好别让我失望,否则下场会很惨!”
  方晟给他当头一棒:“柏美薇跟人家开房被捉奸,我回来救她的!”
  “咣当!”于道明失手将杯子摔到地上,震惊万分:“男的是谁?!”
  “陈景荣……”
  “妈的!”

  于道明爆了句粗口,索性把方晟面前的茶杯也抓起狠狠砸得粉碎!
  “到底怎么回事?”于道明怒吼道。
  方晟索性将上次捉奸,发现柏美薇与杭恩明死灰复燃的事说出来,然后又复述了傍晚在派出所与她的对话。
  于道明被一**打击震撼得无以复加,喃喃道:“都以为他俩是金童玉女,谁知同床异梦,当初不该让他俩来双江,还是心软了……”
  “考虑陈景荣的背景,我打算暂时把这口窝囊气咽下来,以后找机会整他,”方晟道,“至于柏美薇……”
  “把她弄回京都,还有闻洛也滚回去,宁可他俩到京都离婚,别在双江丢人现眼!”
  到底沉浸宦海多年的老官僚,关键时刻想到的不是如何挽救外甥的婚姻,而是急于推卸责任摆脱困境。
  “二叔,我觉得首先要解决好闻洛的问题,拴住柏美薇的心,不然她还会跟陈景荣偷偷摸摸来往。这种事万一在京都圈子里流传起来,于家的脸面可就栽大了!”

  “噢——”
  于道明慢慢冷静下来,深感方晟考虑得更长远。闻洛被戴绿帽子,*夫是三号首长的侄儿,单这两个信息就足以在京都掀起滔天巨浪!
  不需要煸风点火,也不必添油加醋,单纯这件事足够对三号首长和于家之间的关系形成杀伤力,而且三号首长没脸面打招呼,于家更绝无可能接受道歉。从小里说意味着两大势力的决裂,从大处讲是沿海派与传统家族的冲突!
  而台风中心却是两个不知轻重的男女,陈景荣是典型的二世祖脾气,天不怕地不怕;柏美薇骨子里放荡不羁,根本不是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想了会儿,于道明道:“你跟严华杰熟,让他找人摸清闻洛情妇住哪儿,到时直接过去摊牌,这是其一;其二,事业或闻洛所认为的爱情,两者选择其一;其三,把两人都打发到梧湘去,让你那班兄弟看住,出了问题拿他们是问!”
  “啊!”方晟哭笑不得,“他们可没做错什么。”
  “要不是你的关系,朱正阳能顺利晋升市委常委?其他人就不说了!给他们压担子是领导重视,多少人哭着喊着求我还捞不到机会呢。”
  “好吧,那我如实转述二叔的话。”
  于道明瞪眼道:“要以你的名义,不过涉及到于家的子弟,朱正阳那帮人能不掂掂其中的份量?”
  方晟趁火打劫:“二叔,大家都知道我在梧湘有很多朋友,并非好事,似乎梧湘是我的大本营似的,影响很不好,能不能逐步分流些?”
  “最近我正好在思考些问题,也有这方面考虑,”于道明面露沉思之色,“整个省正府班子清一色何世风的人马,使唤起来缚手缚脚,徐璃过去后这种情况略有改观,毕竟她是新来的,派系色彩没那么重,而且知道我跟你的关系,说起来都是一家人……”
  “二叔!”方晟快要给这位大神下跪了。
  于道明微微一笑:“你以为我开玩笑,其实不是,这是真话。帮我物色两个处级干部,一男一女,女的给徐璃当帮手,男的到财贸处实际承担部分秘书角色……”

  日期:2018-07-02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