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5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图岛形势日益恶化。东京根据战情发展得出结论:紧急运送增援兵力及武器资材已不现实。不但船队运输本身毫无把握,届时阿图岛守备队是否存在也大有疑问。即使反登陆能够实现,夺回作战也不一定能成功,很可能再次陷入类似瓜岛的尴尬境地。基于上述判断,大本营在21日作出决定:放弃夺回作战念头,第二地区队继续与敌缠斗,伺机利用潜艇撤退。同时借美军围攻阿图岛的有利时机,趁隙将基斯卡岛第一地区队撤至千岛群岛,加强北海道地区的防御。樋口于是将战斗指挥部推进到幌筵岛,同河濑一起着手准备撤退。东京的决定等于变相宣判了山崎以下阿图岛守军的死刑。

  判刑之前还不忘要假惺惺地表扬几句。24日,裕仁敕令对阿图第二地区队的勇敢善战特予嘉奖,29日又重加勖勉。陆军大臣东条和参谋总长杉山在联名向山崎传达天皇敕语时还发出了如下激励电报:“顷接来电,知现已处最后关头。对贵部刚毅的决心与严正的部署合掌致谢。必为诸君复仇,期为迫使敌人屈服而努力战斗。”
  美军成功攻克克莱维斯隘口之后,残余日军全部龟缩至奇恰戈港。山崎凭借港口一带复杂的战壕体系和火力网负隅顽抗。兰德鲁姆少将计划于30日发起总攻。不料眼看无望的山崎却抢先一步于29日晚发起了进攻,所有伤兵均受命随队出击。攻击发起之前,山崎向北方军司令部发出了最后诀别电报:“地区队全部兵力结为一体,准备向敌集中地断然发起最后突击,以期歼灭敌人,发挥皇军本色。伤病员决心一死了断,非战斗人员包括家属决心同攻击队一同突进,决不生受被俘之耻辱。随后将销毁机密文件和无线电设备。”

  首先出动的日军夜袭队悄悄潜入了对方阵地,许多美军士兵被扎死在睡袋里。日军扫荡了一个战地救护站,杀掉了所有伤兵和医护人员。但日军的攻击已属强弩之末,当他们冲到克莱维斯隘口时,500名维护车辆的美军工程兵挽救了危局。这些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工程兵将冲锋的日军打成了尸山血海,这块阵地后来被命名为“工程兵岭”。
  鉴于偷袭已被美军发现,山崎下令发起最后的自杀式攻击。数百日军残兵将手榴弹紧贴胸口,高喊“我们死,你们也得死”、“日本人喝血如饮酒”的口号发起冲锋,在美军密集的火力打击下像割草一样被扫倒在地。一名美军士兵如此回忆当时的可怕情景:“我突然发现浓雾中传来一种异样的声音,终于看清楚了。咫尺之外,一大群幽灵般的人正踩着残雪向我们步步逼近。他们衣衫褴褛,脸色发青,神情呆滞,男人握着枪或赤手空拳,女人则举着刺刀或木棒。我们的士兵突然看到这种景象无不毛骨悚然。猛烈的扫射开始了,炮弹在人群中炸响,树上积雪簌簌落下,日本人也纷纷倒下。”翌日清晨,在奇恰戈夫港的山坡上,日军士兵的死尸残缺不全地叠在一起,惨不忍睹。如果美国人想知道什么叫狂热的武士道精神,从这些尸体上他们就可以准确地找到答案。在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美军发现了这样的绝命诗句:“我将在浓雾中化成面露笑容的神,静静等待死期的来临。”

  打扫战场的美军士兵在一具日军军医尸体上发现了记述更加详细的一段日记:“27日冻雨继续,疼痛刺骨。我们找一切东西让人们安息,吗啡、鸦片、安眠药,医院屋顶被击穿。部队还剩1000人,他们都是伤员、战地医院和邮局的人。28日弹药用光,再次遭到空袭,指挥部被炸飞一半。他们发放400支吗啡要我杀死伤员,自杀事件到处都是。29日20时,我们全体在总部集合,战地医院也参加了。我们将发动最后一次攻击。医院所有伤员都被命令自杀,剩下33个活人和我也将去死。对此我毫无遗憾,为天皇尽忠我感到骄傲,因此我此刻内心十分平静。下午18时用手榴弹料理了一些伤员。再见我亲爱的妻子,我们的儿子只有4岁,他将无法阻挡地长大。可怜的小儿子多喜谷今年2月才出生,再也不会见到他的父亲了。再见了。今晚发动攻击的人有1000左右。将试图夺取敌人的弹药库,看来他们明天要发动全面进攻了。”

  这就是后来被称作的“玉碎冲锋”。后来一名美军连长回忆说:“冲在队伍最前头的可能就是山崎部队长。他右手拿着一把军刀,左手举一面太阳旗。他们没有奔跑,而是大踏步地朝我们走来,嘴里吼着一些不太连贯的音节。我一枪击中了部队长,他倒了下去,一会儿又爬了起来。这时另一颗子丨弹丨击中了部队长左腕,他的左腕垂了下去,部队长改用右手握着军刀和太阳旗。”战后日本人在收拾遗骨时,确认山崎的确是冲在最前的一个。

  5月31日,日本电台报道了阿图岛第二地区队全军覆没的消息。同一天,各大媒体均出现了黑字标题“阿图岛皇军全员玉碎”—这是日军在战报上首次使用“玉碎”一词。国民由此得知,今后“全军覆灭”将改用“全员玉碎”来表述了。也就从此时开始,这一词汇开始频频出现在各类公报上。公报末尾特意指出:“自始至终,山崎大佐没有请求过一兵一卒的增援。”战死的山崎被特晋两级为陆军中将,首相东条亲自题词以示嘉勉。对太平洋战争而言,阿图岛战役并不具有决定意义。但时至今日,日本人依然对这次战役念念不忘,主要原因就是这里首创了“皇军玉碎”的神话。

  在帝都东京,民众刚刚承受了他们最伟大的海军英雄悲惨死去的“巨大打击”,紧接着就传来了“阿图岛玉碎”的噩耗。东京的宣传鼓动家们竭力将荒岛守军的集体阵亡渲染成“鼓舞人心的伟大史诗”,使之成为“提高全体国民战斗精神的兴奋剂”。
  但幕后却是另一番情形,裕仁对守军的全军覆没异常震怒。杉山总长被召进皇宫聆讯。“今后,你一定要事前有成功把握才发起行动!”即使侍从武官长莲沼蕃大将就在旁边,裕仁也没打算给杉山留面子,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接下来裕仁喋喋不休地发表了语无伦次的长篇牢骚:“陆海两军首脑本应预见到会出现这种局面。敌军5月12日登陆,你们过了整整一星期才拿出对策。你们曾提到过什么‘大雾’,但你们本应该知道会有大雾。海陆两军是否赤诚相见?似乎一方提出一个办不到的要求,另一方则不负责任地答应实现。双方不管怎么商定的都必须执行。如果你们不能实现彼此的许诺,这比当初作出许诺更加糟糕。假如陆海两军之间有摩擦,这场战争就不可能取得胜利。在制订行动计划时,你们彼此应该完全公开。我们如果继续打这样的仗,那只会提高敌人的士气,就如同在瓜达尔卡纳尔那样。中立国就会发生动摇,中国就会受到鼓舞,对大东亚共荣圈诸国都会产生不利影响。难道我们就不能在别的什么地方,用某种方法与美军对抗并打败他们吗?”

  绰号“傻瓜元”的杉山其实一点都不傻。眼看军令部总长永野不在场,杉山一句话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如果海军打一场决战的话就可以结束战争,但这个想法他们是无法实现的”。气得裕仁当场翻起了白眼。
  虽然之前经历过无数争吵,但直到阿图岛被美军夺走,日本陆海军才真正达成了撤退的统一意见。大西泷治郎对民间友人儿玉誉士夫所说的话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种观点:“我们的战略过于追求表面成绩。我们在那里本该打了就撤,但却傻头傻脑地看上了那块地方,运去大量不必要的人员和物资,最终弄得无法收场。在南方,我们还有许多类似的岛屿。”
  但说阿图岛日军“全员玉碎”也不准确,岛上最终有27人幸存。其中1人化装成当地人驾船逃跑,因海上迷失方向最后又转了回来,被美军巡逻艇当场抓获。这人装成哑巴起初还真蒙住了美国人。但后来实在是饿疯了,他竟然冲着米饭大吼“米西米西”。美军这才知道他原是个差点儿漏网的日本人。
  名不见经传的阿图岛之战震惊了华盛顿。预计3天就能轻松结束的战斗变成了长达三周的地狱煎熬,美军为此付出了亡549人、伤1148人的巨大代价,逾2000人因战壕足病、冻伤住进医院。从本次战役美军得到了一个严酷的教训,日军不遵循西方战争法则,宁可“玉碎”也不投降。艰苦战斗不但换来了两栖作战的宝贵经验,也使阿图岛之战成为后来“跳岛战术”的滥觞。从此之后,美军开始尝试放弃那些不具有战略价值的岛屿,仅仅通过海空封锁使其失去价值,而只对无法跳过的重要岛屿加以攻占。这种战法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伤亡。

  孤立前哨阿图岛成功收复的消息使美国国内民众欣喜若狂。后来有美国史学家说,不管从战略还是战术角度而言,阿图岛之战都缺乏价值。通过中途岛、瓜岛和巴布亚战役,美军已夺回了太平洋战场的主动权,日军很难再次威胁到美国本土甚至澳大利亚。进攻阿图完全出于维护“面子”。因为即使日军只象征性地占据一小块儿美国领土,都是对公众感情巨大的伤害。
  唇亡齿寒。身后的阿图岛已被美军攻占,基斯卡岛上日军北海第一地区队就此陷入打是打不过、跑又跑不了的绝望境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