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5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9-03-13 22:27:20
  (正文)
  接到阿图岛遇攻的消息,第五舰队司令官河濑中将大惊失色,迅疾颁布一系列作战命令:对本土以东海域加强警戒;在基斯卡岛附近游弋的4艘潜艇火速前往战场游猎;由森友一少将指挥的轻巡洋舰“木曾”号及驱逐舰“若叶”号前往攻击敌运输船队。次日,河濑本人率队由大凑出发,向位于千岛群岛北瑞的幌筵集结。
  远在札幌的北方军司令部对阿图岛的战斗极为关切。司令官樋口季一郎中将认为,如不及时派出增援,岛上守军的覆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樋口紧急调集了三个步兵大队、一个山炮大队、一个工兵中队及辅助部队共4700人,准备由海军运送前往增援。22日,樋口下令将第二地区队直接置于北方军的指挥之下。但是没有增援上岛,上述安排对山崎来说无疑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
  就在河濑率“摩耶”号重巡洋舰和“白云”驱逐舰号准备从幌筵出击之时,前线发回了最新的敌情通报:美军势大,舰队中出现了多艘久违的战列舰和航空母舰。河濑据此推断,为这些主力舰护航的巡洋舰和驱逐舰肯定不少于两位数。看看自己身边这些虾兵蟹将,河濑深知现在去了也是送死,于是下令森友一暂时按兵不动,同时向“武藏”号上的联合舰队司令部求援。
  新官上任的古贺连凳子都没坐热,一向平静的北太平洋就传来了紧急敌情。古贺当即命令驻扎在特鲁克和本土的主力舰船向东京湾集结。5月17日,木更津海面汇聚了联合舰队的大部分主力舰只:由“武藏”号、“大和”号、“金刚”号、“榛名”号组成的战列舰群;由“翔鹤”号领衔的航母战斗群,“瑞鹤”号、“瑞凤”号、“飞鹰”号、“隼鹰”号均蓄势待发;巡洋舰队包括师兄们熟悉的“熊野”号、“铃谷”号、“利根”号和“筑摩”号,连中途岛海战中差点咽气的“最上”号也出现在队列之中。其余还有轻巡洋舰“阿贺野”号、“大淀”号及11艘驱逐舰。加上河濑第五舰队前出至千岛群岛的舰只,日本海军在北太平洋战区樯桅如林,兵强马壮。如果上述舰船悉数远征阿图岛,可真够金凯德北太平洋战区不太强大的海军喝好几壶的,即使他们事先得到了尼米兹的增援。

  “武藏”号上,古贺连夜召开了作战会议。第三舰队提出虽集结了大量航母,但各航空队在瓜岛及“伊号作战”中损失巨大,目前正处于重建状态,飞行员技术远未纯熟,很多人还在进行昼间起降训练。用曾在阿留申作战的第二航空战队航空参谋奥宫正武少佐的话说,作战区域的大雾怕是要把刚刚有点起色的航空队白白葬送掉,体型庞大而防御能力薄弱的航母甚至会成为其它舰只的累赘。第一舰队、第二舰队的指挥官提出,日军在两岛没有机场,美军在阿图岛附近的阿姆奇托卡岛上有强大的空军基地,且战场就有敌航母存在。如果航母舰队无法出征,其它大型水面舰艇在上述海区活动凶险异常。古贺显然缺乏山本的魄力和威信—要是山本,二话不说早带着舰队倾巢而出了。面对这些看似有理的说法,古贺斟酌再三勉强作出决定,“北海地区作战应持谨慎态度”,主力舰队暂不出击。之前,古贺对盟军准备从珍珠港、新几内亚、所罗门方向发动的攻势感到不安,不愿将海军主力派到阿留申地区作战。

  但联合舰队毫无动作也说不过去,何况现在是新官上任,不说点三把火火柴总要拿出来吧。随后古贺命令驻千岛群岛基地的陆基飞机向阿图岛出击,却又因天气原因屡屡中途返航。5月23日,19架鱼雷机进行了一次1300公里的长途奔袭,在阿图岛海域成功袭击了美军舰队。返航飞行员报告说,击沉美军驱逐舰1艘,另1艘驱逐舰中弹起火,1艘敌巡洋舰遭重创。事实上美军舰队毫无损伤。
  眼见主力舰队纷纷回到本土集结,北方防务的第一责任人河濑中将只好抖擞精神,于5月20日在幌筵完成了阿图岛增援舰队的编组。准备出击的有重巡洋舰“那智”号、“摩耶”号,轻巡洋舰“木曾”号、“阿武偎”号及6艘驱逐舰,运输船“栗田丸”号、“浅香丸”号上装满了增援士兵和粮草弹药。但看到主力舰队迟迟按兵不动,河濑也以天气不佳为由一再推迟出击时间,静观其变。
  只有受命出击的日军潜艇按时抵达战场。13日,率先抵达的日军潜艇“伊-31”号对在霍尔茨湾游弋的美军战列舰“宾夕法尼亚”号发起偷袭,射出的两条鱼雷均未命中。美军驱逐舰“爱德华兹”号和“弗雷泽”号立即猛扑过来,走投无路的日军潜艇只好浮出水面,以仅有的那门100毫米炮与美军展开炮战,很快被两艘美军驱逐舰联手击沉。岛上日军目睹了潜艇的“英勇战斗”,随即向东京发电称:我军潜艇在沉没之前成功重创敌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各一艘。

  5月14日,北线美军的两个营继续艰难向前推进。睡眠不足和雪地行军导致很多人出现冻伤。日军在美军的强大攻势下伤亡日增,芝台高地很快落入美军之手。南部战斗再次因浓雾推迟。当天下午,“内华达”号10门356毫米主炮一起发出怒吼,随后第十七团第三营的突击很快被日军将军山、狮子山和虎山的交叉火力死死封住,裹足不前。日军充分利用地形将工事设于深谷山岭,以反斜面躲过美军炮击。美军炮火准备时及时潜入工事,炮击停止后立即返回。因此人数虽居于绝对劣势,却仍将大队美军死死拦住。

  5月15日北部美军推进顺利,南部却依然举步维艰。第十七团第二营四位连长2亡2伤,营长脚部负伤,士气因此一落千丈。损失惨重的第三营被迫后撤休整。布朗少将原定3天结束战斗的美好愿望终成南柯一梦。
  5月16日,北部美军占领三角山。与主力汇合的暂编营登陆时有420人,目前已减员至165人,其中20人因手脚冻伤而截肢。面对多路美军步步紧逼而援兵杳无音讯的现实状况,山崎大佐只好忍痛放弃机场,撤至热田港—阿图岛已被日本人改名为热田岛—固守待援。伤亡剧增的南线日军当天也撤出阵地,且战且退,美军南北两路攻击部队的汇合已经指日可待。
  岛上美军第七师久攻不克,海上舰队也只能长期滞留在阿图岛周边海域。金凯德对这种被动局面倍感忧虑,附近已经出现了日军潜艇的身影。13日“宾夕法尼亚”号遭潜艇鱼雷攻击,所幸无恙。如果日本联合舰队大举来攻,此地距珍珠港十分遥远,就是搬救兵都不一定来得及。5月16日,金凯德将布朗招至洛克威尔少将的旗舰“宾夕法尼亚”号上,督促陆军加快进攻。会议结束布朗前脚刚走,战列舰就再次遭到日军潜艇4条鱼雷的攻击,所幸依然无一命中。鉴于继续在附近滞留危险日增,且几天支援炮击几乎耗光了“内华达”号和“爱荷达”号的356毫米炮弹,金凯德随即通知布朗,护航舰队将在次日撤离近岛海域。

  陆上战局进展令人失望,在与西海岸陆军防卫司令官约翰德威特中将、阿拉斯加防卫司令官西蒙巴克纳少将商议之后,金凯德毅然下令解除布朗少将的职务,由阿达克岛防卫部队司令官尤金兰德鲁姆少将接任第七师师长。17日下午17时,兰德鲁姆登岛接过了指挥权。
  5月17日,面对持续增加的伤亡,山崎大佐意识到已无力阻止南北两路美军的汇合,于是下令各部东撤退守克莱维斯隘口。日军主动撤出阵地,被困山谷中的南路美军才得以摆脱困境对日军展开追击。
  克莱维斯隘口位于冷山和安伯角中间。美军只要拿下其中一个制高点,日军防线将不攻自破。面对居高临下的日军,缺乏足够火力支援的美第十七步兵团于20日在冷山同敌军展开了惨烈的手榴弹大战。经三天激战,美军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在安伯角,第三十二步兵团连续四天的攻击均被日军顽强击退。无奈美军只好用上了日军惯用的夜袭战术。21日凌晨,美军两个排借夜色掩护悄悄摸上了安伯角顶峰,冲进战壕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25名日军被捅死。在扫倒了2名美军士兵后,日军一名机枪手纵深跳下悬崖。

  日期:2019-03-13 22:28:59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