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6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略微有点紧张,迈着碎步夹着裤裆,走路的时候居然让人极其不理解的还踢起了正步,因为他有点不知道自己该迈哪条腿了。
  黄连青啼笑皆非的掐了他一把道:“邦哥,淡定,放松一点行么?”
  安邦抹了把冷汗后道:“我怎么就成了聚光灯的焦点了呢,这眼神都唰唰唰的往我身瞄,哎呀我去,给我的都不好意思了”

  黄连青声在他耳边道:“因为你是第一个,被我带进这种场合的男人”
  “带劲!”安邦铿锵有力的道。
  会场里,基本都是在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天,端着酒杯,互相攀谈,你从这个圈子的行程就能出来,香港的商场或者政界的构成都是有着自己固定的规则的。
  就比如黄子荣身边,站着的是李嘉强还有霍先生和郑雨彤这种香港老牌的大佬,随即还有刘兰雄这种青壮派的势力,基本每个时代的商人,都有每个时代的圈子。
  香港你别只是弹丸之地,但港商却闪烁整个亚洲,甚至影响到欧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叔,你咋不紧张呢?”已经有点缓过劲来的安邦,吐了口气斜了着眼睛问道。
  魏丹青相当淡定的整了整自己中山装的衣领,语气里透漏出一股浓浓的装bi的味道:“这种场合?太,论场面比这大的,我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

  魏丹青在这话的时候,除了有装bi的味道外,你还能清晰的从他的脸到一种忆往昔的申请,眉宇之间似乎充斥着怀念,伤感还有数不清的回忆。
  但绝对不是在吹niu逼,魏爷曾经的履历谁也不知道,但他的过往,很多人肯定都明白,那必定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的。
  “那旺爷呢?”安邦扭头问道。
  张来旺着安邦的时候眼睛里明显透露出你是白痴的眼神:“我是魏爷的跟班,你呢?”
  “草.......”安邦顿时无语了。
  接下来没过多久,黄连青领着安邦见了一些她熟识的朋友,聊了几句后两人就分开自由活动了。
  安邦眼睛扫了一圈后,见正和几个老人话的邵先生,就连忙端了一杯酒走过去,然后毕恭毕敬的欠着身子问候道:“六叔好”
  邵先生笑了笑,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年轻人,不错”

  自从次,在邵家门前,向缺一枪给向明华崩死后,六叔对安邦的法一落千丈直接跌到了谷底,不过后来大圈和周良泰谈判的时候,大圈又主动放弃了很大的利润,算是让邵先生压下了心头的火气。
  这次,是自回冲突过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安邦以晚辈的身份过来敬酒,算是恭恭敬敬的给他道了个歉。
  和邵先生聊了会,两人谁也没有提起之前的恩怨,安邦是摆出了态度,而邵先生在黄子荣的面子,再加安邦也确实做够了礼数,就没有再难为他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后,安邦被黄连青叫走了,领着他来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内,一间贵宾厅里摆着一张桌子,黄子荣,郑雨彤还有刘兰雄还有另外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旁边聊着天边打着纸牌。
  “过来,阿邦”见安邦和魏丹青他们进来,黄子荣就冲着那边招了招手,指着自己旁边的座位道:“来,坐下吧”
  安邦笑着走了过来,朝着几人点头致意问好,当见刘兰雄的时候他略微顿了顿,仍旧开口问候了一声。
  刘兰雄拿着一张纸牌扫了眼后,翻手就把手里的牌给扣了,撇嘴道:“扑街牌,不了台面哦”
  “唰”安邦脸色略微一边,然后就恢复自然坐在了黄子荣的身旁。
  另外几人都瞟了刘兰雄一眼,瞬间就出来了,刘兰雄和安邦之间肯定有了间隙和矛盾,他刚刚那句话就是指鹿为马的给安邦来听的。
  扑街仔,身份不够,不了桌的。
  黄子荣面无表情的笑了笑,根本就没搭理刘兰雄那一茬,扭头问道:“阿邦,五张会打么?会的话,陪我们玩一会”
  安邦笑道:“还行,闲着的时候给人玩过几次”
  “那好,给你送点筹码玩玩,聊聊天”黄子荣冲着身后的侍应生吩咐了一句。
  香港打纸牌有两种比较盛行,一种叫大老二也叫锄大地,还有一种就是港式五张,也就是梭哈了。
  香港的这帮大佬除了平时喜欢玩赛马以外,也有要谈生意的时候就打打纸牌,喝喝茶,基本一场牌局下来差不多就能给要谈的谈完了。
  安邦坐在黄子荣旁边,有人给送过来一堆筹码后第一局就开始了,但他打牌完全没有任何技术或者经验可言,总得来就是瞎打,运气。
  如果安邦的手里有把枪的话,他能在五秒钟的时间内推膛弹然后扣动扳机给桌子的几人全都一枪爆头了,但他手里拿着一把纸牌却肯定是处于被虐待的地步了。
  几把下来,安邦输的不算太惨但也是筹码见了底,属于被屠戮的状态,基本三把里得有两把是扣牌的,并且那把可能跟了两张牌后就得放弃了。
  总得来,他就相当于是个陪练的角色了。

  几把牌之后,安邦的筹码输没了,刘兰雄算是赢家收入比较丰厚,黄子荣又叫人给安邦提了点筹码。
  刘兰雄夹着一根雪茄,眼睛斜了着安邦,然后跟黄子荣道:“黄老板,照这么下去,你的家底可得要被败坏没了哦”
  黄子荣无所谓的笑了笑,摆手道:“娱乐一下而已,你还想赢天赢地赢的谁找不到东南西北么?”
  刘兰雄顿时亦有所指的道:“呵呵,我倒是挺想的,可你们也没人赏光啊?黄老板,我听你最近又拿了马来西亚的一个码头,哎?我对那块地也挺感兴趣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一把?我拿旺角新街的那一块地跟你作为赌注,我们试试?谁赢了,就给对的地皮开发权,如何?”
  黄子荣愣了愣,随即点头道:“行啊,咱们俩单扒一把?”
  “好,黄老板畅快”刘兰雄随即又向郑雨彤和另外一人,然后笑着问道:“两位有没有兴趣?”
  郑雨彤当即就笑了,摆手道:“算了吧,我最近手里没什么地能拿的出手,你们两个大佬娱乐吧”
  刘兰雄在询问他们两人的时候压根都没向安邦,那意思是他还不够资格让自己把他当成商业的对手。
  安邦听着他们的话,眼睛“唰,唰”的直眨着,一点不撒谎,安邦现在的腿都有点发颤了。
  这帮大佬,都玩的这么大吗?
  拿地皮开发当筹码,赌一把?
  其实,这种赌法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神乎其神,但香港商场的大佬们确实都有过这个先例,并且还不是一次两次。
  当年,李嘉强和郑雨彤同时了港九地铁的开发,标书都已经递过去了,当时两人的实力都差不多,谁也不敢自己是稳胜的,估计递过去的标书可能差别都不是很大。
  于是,一次聚会,当时他们玩的是锄大地,两人一商量就绝对用一把牌作为赌注,谁输了谁退出竞标。

  后来,是李嘉强赢了那把牌,自然也就拿下了港九地铁的开发权,这件事当时在香港传了很久,一般人都对他们的大手笔感觉不可思议,但懂行的人也都明白,退出的也并不一定就是损失多大了,因为以后李嘉强肯定还会找机会和郑雨彤合作一把,弥补下对方的损失,总比两个人争的头破血流要强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