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5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缺搂着安邦的肩膀道:“这人是贱了点,但有两把刷子是个好手,被八爷一直安排在加拿大干活,俗称职业杀,负责清理我们的棘手目标,向来都是单枪匹马干活的,这次人手不够就给他找了过来”
  “呵呵,辛苦了呗,陈贱?”安邦呲牙笑道。
  “草,是帅,帅,懂么?”陈帅捋了捋自己牛犊子舔的发型道。
  片刻后,清理活口的人都回来了,整个营地全都被收拾的一干二净,只有那些干活的黑人没有动。
  “老班长,遭罪了唉?”安邦冲着老桥问道。

  老桥大气的摆了摆手道:“问题,这要是早在十年前,我自己就能越狱了,现在可能略微差了点身手,还得麻烦你们来”
  接下来,安邦和苏蔓让人把整个营地都给搜了一遍,这里是易天逸在南非的大本营,据在这里的人介绍,每年这个钻石矿都有将近八千万美金的收入。
  “韩成之前问过我们这里的安保队伍,矿产的钻石都被易天逸卖给了欧洲的珠宝公司,这八千万的产量其实挺有水份的,因为易天逸急着回款给万红兵,所以价格略微有些向下浮动,如果按照正常的价格来,产量基本能保持在一个亿左右”苏蔓背着手,眼神在安邦的身扫了扫,有点暧昧也有点憧憬。
  “不是,你这什么眼神啊?”安邦低头扫了下苏蔓的腿,忍不住捂着鼻子道:“你本来就是汗脚,这么热的天还捂着皮靴,这他ma得是什么味了,你不能想着再报复我吧?”
  “你给姑奶奶滚粗”苏蔓掐着拳头,比划着道:“谁跟你玩暧昧呢?我的意思是,这个钻石矿你有没有想法,易天逸死了就等于矿石无主之物了,这个矿的手续还有执照都是用他的名字办理的,跟万红兵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们想要的话,找找门路花些钱是可以弄到自己手里的,明白了么?我的邦哥哥”
  “啊,啊,你,你有要求有想法你就呗,非得跟我玩什么眼神传递信息,我对女人向来都是读不太懂的,你眼珠子飞出去我都不一定能理解你是什么意思”安邦贱嗖嗖的道。
  “肤浅!”苏蔓嘲讽的道。
  “矿的事,我找人研究研究......”安邦沉吟着道。
  “呵呵,我们这个忙,不是白帮的吧?”苏蔓冷笑道。
  “坐地分赃呗?你你,的直白点不就得了,明白,明白,大圈向来都是不太计较得失的,你的要求我研究研究”安邦点了点头,然后道:“魏爷,让这边完事后邀请你去一趟香港,有些问题我们双方得好好沟通一下”

  “行,那我就从香港转机再飞莫斯科......”
  当天,安邦和向缺还有苏蔓就返回了博旺查,留下人和的韩成在这处理善后的事。
  而易天逸被剿灭的事,到现在为止万红兵那边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完全被封锁在了南非这边。
  这件事肯定得要瞒着他,因为至少人和的反水,就不能让他听到一点的消息。

  毕竟明面,他们双方还勾连在一起呢,这也是魏丹青和苏建军商量后的结果。
  安邦回到博旺查后,带着老桥,九还有向缺的队伍,等在这里的黄连青和徐锐他们见人全数归来,才给提着的心放下了。
  这一次南非之行算是有惊无险,奔袭了半个月左右,从受惊状态到安然无恙,给人狠狠的折腾了一把,不过结果的话,还是挺让人欣慰的,至少他们几个都没缺胳膊少腿,更是没有出现人命。
  最关键的是,这一回给人和拉近了自己的盟友行列,属于意外中的大惊喜。
  安邦和魏丹青的策略向来都是对敌人有如寒冬般的凛冽,对于能结交的朋友,则是必须要拉拢的,人和这么一个带有强横武力的安保公司,无意是属于大圈心仪的结交对象,不然当初魏丹青要是存了黑他们一下的心思的话,那份黑账本也就留下副本了。
  向缺的队伍到了博旺查后,休息了一天,和大圈吃了个饭喝顿酒后打了个转就走了,真真是来去如风,不带走一片云彩,相当的潇洒,干脆,利索了。
  千里救援,一击奏效就退!
  “每次跟你们配合,我心都是嘎嘎得劲”酒桌,安邦因为心全放下了,喝的就非常醉眼朦胧了,一直拉着向缺的手道:“缺缺啊,见你我是真高兴啊,因为你能来对我来讲就意味着托底,甭管前方是啥刀山火海,你过来了就能让我觉得前途非常稳妥,缺缺我现在是越来越得意你了”
  向缺使劲给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皱眉道:“你你这酒喝的,口条都不利索了,给我叫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咱俩是啥关系啊?我跟你,咱俩也就是同性了,不然要是谁换个性别的话,那这关系都不能止步于简单睡一觉的地步,至少也得是你侬我侬的情人关系····”安邦嘴里喷着白沫子,一副酒磨子的德性。

  向缺都要崩溃了:“盆友,你太失态了啊”
  “呃!”安邦打了个酒嗝,喷着酒气道:“我他ma都要稀罕死你了,来,你过来缺缺,咱俩必须得来个交杯酒,来弥补一下你我此生注定不能睡一觉的遗憾”
  “草·····”向缺当即无语,头冒冷汗。
  桌子另一头,老桥掐着一根烟,端着杯酒轻轻和旁边的于占北碰了下杯子,然后仰头就干了。
  “叔,你慢点喝”占北声的道。
  “哎,占北啊”老桥抿着嘴嘬了几口烟后,眼圈就有点红了:“叔,这些年一直挺内疚和遗憾的,跟你一句掏心窝心的话,你信不信?当年你流浪在扎兰外,我给你送吃的,给你钱花,那时候叔真没存了要利用你的心思,真的”
  “嗯,嗯,我知道”于占北点了点头。
  当初,于占北和陈文联手去做了和兴和的大佬,一人开车一人拔刀,算是为大圈在香港踢开了最硬的一脚,从那以后两人就被逼着离开了香港,被魏丹青安排在了旧金山,直到几年后才启用,然后转战到了墨西哥的蒂华纳。
  其实,这几年老桥一直都在刻意的回避着去想于占北的问题,因为认识那年这孩子才十几岁,他让魏丹青让于占北充当了刀手的角色,无疑是让一个即将要成年的孩子,一步进了火坑里。
  内疚,遗憾,或者也有懊悔,充斥在老桥的心里有多年了。
  “真的,当初叔一直都是把你当儿子或者子侄来待的,要不是我进了监狱肯定就给你带进大圈,让你过好日子了,但是·····”老桥掐了烟头,仰头又干了一杯酒后道:“但是,当时大圈碰到了过不去的难,没办法,我就只好让你落进这个坑里了,占北,你恨过我么?”
  于占北抿了抿嘴,眨着明亮的眼睛,道:“真没怪过你,叔要不是你,我现在可能还是个流浪在香港街头的扑街仔,或者也有可能是哪个社团里最不入流的马仔,我都十几岁了肯定有自己的分辨能力,当初我要是不愿意的话,你让我做的事,我也不会去干······干了就肯定不会后悔,至少,我现在过的很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