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9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呀!永远都长不大。”楚幼凰宠溺的点点他的脑门,然后才转脸看向陆熙柔她们,笑着问:“这里面没有我的儿媳妇吧?!”
  萧晋大汗,拉着母亲就往屋里走:“这里面还真没有,她们都是儿子的好朋友。外面日头老大的,别晒着您,咱进屋我再跟您一一介绍。”
  楚幼凰笑笑,随他进了屋,开车的那个女人面无表情的跟在她的身后,目中无人的样子跟谭小钺很是有一拼。
  “啊!神经病吗?干嘛掐我?”

  上官清心忽然一声轻叫,怒视陆熙柔,而陆熙柔却只呆呆的望着别墅的房门,梦呓般的说道:“乖乖!原来不是做梦,那……那真的是死变态的妈妈!”
  “看样子是不会有假了。”上官清心揉着胳膊斜眼瞥她,“还愣着做什么?不赶紧去拍马屁吗?你看敏敏那低眉顺眼的乖巧样子,小心被抢了先,第一杯茶可是很重要的哦!”
  陆熙柔闻言下意识的就往前冲了两步,但不知怎的又停了下来,沉默片刻,摇头萧索的说:“周沛芹怀了孕,她的地位已经坚不可摧,我陆熙柔虽然不堪,却也没有到非得上赶着给人做小的地步。”
  上官清心闻言心中就是一叹,拍拍她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别墅的客厅里,萧晋扶着母亲在沙发上坐下,接着便冲一直跟在母亲身后的女人弯腰鞠躬道:“梅姨,辛苦你了。”
  被称为梅姨的女人微笑躬身还礼:“都是分内的事,少爷客气了。”
  “伯……伯母,请喝茶。”这时,贺兰艳敏端了杯茶过来,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跪下似的。

  楚幼凰没有接,而是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萧晋。萧晋赶忙从贺兰艳敏手里接过杯子递给母亲,介绍说:“这是儿子好兄弟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她叫贺兰艳敏,您叫她敏敏就行。”
  楚幼凰仔细打量了贺兰艳敏几眼,表情看不出是喜是厌,只是淡淡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贺兰艳敏惶恐的连连摆手,小脸儿都吓白了,引得萧晋很是诧异的看了看她,觉得奇怪,却不好当着母亲的面询问,只得暂时放下。
  接下来,他又分别介绍了陆熙柔她们,楚幼凰非常正式的站起身,对她们低头颔首致意道:“犬子离家在外,多亏了诸位照拂,萧家铭记于心,多谢!”
  “伯母您太客气了,朋友之间互相照顾都是应该的,要真论起来,萧晋给我们的帮助还要更大呢!”所谓无欲则刚,陆熙柔没存着要讨好楚幼凰的心思,说起话来自然比贺兰艳敏要大方的多。
  楚幼凰摇摇头,“小明到夷州要做的那件事情有多么凶险,我很清楚,你们能随他一起前来,其中的情谊和恩惠远不是简简单单的‘朋友’二字就能了结的。
  我这次来的匆忙,事前也不知道你们在这儿,希望你们不要怪罪伯母失礼,这份恩情,萧家是绝不会忘的。”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客气啦。”见陆熙柔还要说什么,萧晋就出声道,“妈,小柔她们对我的帮助,我都记着呢,用不着您操心,倒是您先赶紧给我解释一下,您怎么会来夷州,又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听了这话,楚幼凰的表情立刻就变得阴沉起来,怒道:“你还有脸问我?知道家里当初为了把你送出来牺牲了多大的代价吗?你不知珍惜也就罢了,竟然还主动把自己的行踪透露给易家,妈生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这么花样找死的么?”
  萧晋听的既惊讶又糊涂:“妈,您真神了,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蠢货!”楚幼凰抬手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以为就只有姓易的才有资格在别人家安插眼线耳目么?”
  萧晋震惊的无以复加:“易家里还有咱家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楚幼凰白他一眼:“你不知道的多了!”
  萧晋立刻就不爽起来:“爷爷也真是小气,家里居然还有事情瞒着我,我可是他唯一的孙子、萧家的独苗诶!”
  “当初在京城胡闹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着自己是萧家的独苗?”楚幼凰没好气的说,“一天到晚的在外面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野,要是早让你知道家里的事情,说不定这会儿你已经变成易家的一摊狗屎啦!”
  萧晋满头黑线,小声道:“妈!这么多人都在呢,您好歹给儿子留点面子嘛!”
  哭笑不得摇摇头,楚幼凰又缓声道:“昨天晚上,我们得到有人向易家告密你的行踪的消息时,妈吓得魂都快飞掉了,好在之后不久甜甜那丫头就打来了电话,跟我们说了你拜托沈克盯着易家的事。
  你爷爷猜出告密的人应该就是你自己,你爸又连夜找了你国安的屠伯伯,这才知道了你来夷州执行任务的事情。”
  这样一解释,事情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这栋别墅原本就是国安在夷州的一处安全屋,裴子衿都知道萧晋住在这里,没理由国安的大佬不清楚。

  只是他一想到甜甜给家里打的那个电话,心里就不由长长叹了口气,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那丫头在他找过沈克之后就逼问了自己的哥哥,沈克那么宠她,自然没办法保守秘密,之后她直接通知萧家却不是找他,明显是不想给他添麻烦。
  如此深情,让他拿什么还?
  “琢磨什么呢?”楚幼凰的声音再次响起,“还不赶紧给妈解释一下你到底是要干嘛?”
  萧晋无奈,只好将自己想要浑水摸鱼抓捕劳新畴的计划和盘托出。值得一提的是,在他说到关键信息之前,陆熙柔找了个由头把黄思绮带离了客厅,显然她对于斯德哥尔摩效应的忠诚度依然还保持着怀疑态度。
  听完他的讲述,楚幼凰的眼眶立马就又红了。自己捧着护着养大的儿子,原本应该在京城舒舒服服的当纨绔的,现在却要因为一个毒枭而出生入死,当妈的怎么可能不揪心,不心疼?
  眼泪八叉的抱住儿子,什么贵妇的举止气质都不要了,从易家家主易伯康以及他那个死鬼孙子易思鼎,到国安上下跟萧晋有关系的人,她全都骂了一遍,而且市井俚语脏话毫不避讳,听得上官清心和贺兰艳敏三观颤抖个不停,直以为之前院子里那个充满威仪的萧夫人完全是幻觉。
  楚幼凰原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她的父亲、萧晋的外公更是土匪出身,年轻那会儿在京城也是横惯了的大姐大,生了孩子之后想着不能让儿子学自己,这才有所收敛,端起架子做起了贵夫人。
  萧晋当然很了解自己老妈,事实上,整个萧家里,就只有他父亲和奶奶两个是文明人,爷爷因为交了一帮子将军朋友,整天娘希匹入老子的,儿时熟读的四书五经早就被扔到了爪哇国,所以,他如今这种斯文败类的模样,实在是真真的家族基因遗传。
  看看不方便再听下去而借故离开的上官清心与贺兰艳敏,他头疼的捏捏鼻梁,趁着母亲骂累了喝水的空档连忙开口道:“妈,既然我来夷州的事情你们都能查到,那我在龙朔做的那些事,想必你们也都很清楚喽!”
  日期:2018-05-2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