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懂,我们是江湖中人,醇亲王不是。他要想折腾我们,只需把上海的事抖出去就行了。不过,这是自杀性袭击,他自己也会被牵连。再说,万岁爷—也就是他儿子—做了日本人的走狗。他不敢轻易乱来,不过一旦乱来,估计也是不要命的。咱们不怕,但得防。”
  “师父,小宋江被我折磨几回了,什么都不招。杀了算了。当然,就这样下去,也用不了几天就死了。”鸡头米道,“这孙子命真硬。”
  “不简单啊。不愧是我的徒弟,马上死了口风都这么紧。”宁十三感叹道,“可惜,他要是忠于我该多好啊。”
  “师父,”鸡头米跪下道,“我愿为师父去死,一生一世追随师父。”

  鸡头米的表忠心,让宁十三极为满意,他笑着说:“当然,你比谁都忠诚,这点我心里最清楚。不过,小宋江也算不容易。我看,不行就给他个痛快吧。”
  “好的,师父,我这就去办。”鸡头米道。
  “慢着,我还是见一下他吧。”宁十三道。
  “师父,地下室很臭,您还是别沾了秽气。”鸡头米道,“弟子处理就行了。”
  “带我去吧。”宁十三命令道。
  小宋江被关在地下三层里,这个房间曾经是弹药库,没有任何通风的地方。宁十三原本以为小宋江被捆着,在屋子里大喊大叫的,没想到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将死之人。小宋江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屋子里有一张床,但床上并没有铺盖。小宋江躺在地上。地上由麦秆铺了一片,他躺在上面一直在呻*着。
  “他目前连自杀的力量都没有了,所以就没有绑他。”鸡头米道。
  “他被捅了两刀,为何没死?”宁十三问道。
  “他肚子上的油厚,没伤及内脏。我让人简单给他包扎了下,所以他活了下来。”鸡头米道,“无论我怎么拷问,他就是什么都不说。”
  “你出去吧,我跟他谈谈。”宁十三道。
  鸡头米走了出去。宁十三走到小宋江身边,掩面笑着说:“这屋子里全是你的腐烂味道。你就不想出去?如果你说下,你知道了什么,以及鸭屎知道了什么,告诉我鸭屎在哪儿,你还是我的徒弟。我保证你做怀义堂的二把手。”
  小宋江苦笑了下,嘴里说着什么。宁十三将耳朵凑了过来,听小宋江道:“我-日-你-娘。”他说完,嘴角笑了起来。
  宁十三一开始大怒,随后笑着说:“有种,我就喜欢你这样有种的。”
  宁十三从口袋里掏出小宋江在济宁打的那把刀,笑着问道:“我给你的那把去哪儿了?”
  小宋江声音很小地说:“剔脚趾甲了,随后扔进了湖里。”
  “有种。”宁十三笑着说。
  “杀我,杀我,杀我,哈哈哈。”小宋江勉强又说了几句。

  “这是你自找的,我就送你一程。”宁十三笑着说。他打开刀,将刀尖轻轻放到小宋江肚子的伤口上,把早已变黑的纱布挑了起来。伤口上生了一堆蛆虫,在那里蠕动着。宁十三立即恶心了起来,差点吐出来。
  宁十三原本想一刀把他的肠子挖出来,但是看到伤口已经生虫,所以笑了起来道:“想让我给你个痛快,没门。你就等着这些蛆虫给你个痛快吧。”
  宁十三走出了房间,鸡头米站在他旁边。宁十三问道:“伤口生虫了。他还能撑多久?”
  “两三天吧。”鸡头米道。
  “哼,也太便宜他了。给他治一下,让他多活几天。”宁十三道,“这就让他死,也太便宜他了。”
  “我不敢找外人,恐怕这事抖出去。”鸡头米道,“要不别管他了。”

  “不行,让月明妃安排人给他包扎。”宁十三道。
  “月明妃知道了这件事,对我们也不利啊。”鸡头米道。
  “月明妃的心早已不在我这里,婚礼之后,就送她走吧。”宁十三叹口气道,“她早晚是要走的。”
  “送她去哪儿?”鸡头米问道。
  宁十三没有回答,手指头指向了天空。
  鸡头米知道月明妃背叛了师父,但是他并不知道师父对她的态度。如今看来,师父是想要她的命。如果让月明妃给小宋江处理下伤口,让小宋江多活几天,多受几天罪,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本来想劝劝宁十三,但是又怕师父在气头上没法劝。
  鸡头米安排月明妃带着药水来到了地下室。月明妃清楚地记得所有的细节,关押在哪个房间,具体是什么情况等。月明妃看到小宋江的时候,简直震惊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只剩下了一口气。

  鸡头米已经被屋子里的恶臭味熏到了,出于安全考虑,又不得不在门口等着。突然,一个小兄弟走了过来,对他耳语了几乎。鸡头米立即警觉了起来,让其他的兄弟看着月明妃与小宋江,他则迅速上楼。
  宁十三在屋里极为焦躁,见鸡头米来了,根本就没问小宋江的事情,而是说到:“韩复榘、皮大刀都来不了了。”
  “啊?”鸡头米道,“委任状怎么办?”
  “我听说,他会派专人送过来,估计能赶上。不过,他们不来,微山就会不太平。他们要是来,鸭屎、李一刀、通天鼠他们都不敢乱来。他们不来,这帮孙子,指不定干出什么坏事来呢。你加紧湖上的守卫。多花比平时一倍的预算给兄弟们,让他们守住了。”李一刀道,“天津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一直没有消息,估计五爷不会来了。”鸡头米道。
  “唉,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了,突然联系,估计兄弟也不给面子了。”宁十三道,“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没有关系。”
  “师父,有件事我需要跟您确认下。月明妃那边,您真的打算处理她?虽然她背叛了您,但是也不是那么严重。平日里,我见师父挺在乎她的。我就怕您一时冲动,做了决策,事后又不好挽回。”鸡头米道。
  “这些是我个人的事情。我确实有点冲动了,不过我会再想想的。辛苦你替我想了这么多。你管好湖上就行,这些小事无需你来操心。”宁十三道,“我预感一切都不会太平。”

  “师父,上海地下那边,咱们还是接不通,只能接到一个客栈里面,估计也没法传达给屎壳郎。这个孩子的身份有待于确认,我继续盯着。”鸡头米道。
  “应该不会有大事。”宁十三道,“目前,这倒成了最小的事情了。”
  宁十三与鸡头米聊天的时候,简鱼早已离开了房间,在楼外楼不同层中探了一番路。楼外楼的内部结构与鸭屎在的时候的确出现了很大的变动。给简鱼印象最深刻的是,这里加强了安保,且都是持枪的人到处走来走去。
  简鱼走到放置衣柜的房间,仔细又看了下衣柜。同时,她给后窗户做了很多手脚方便进出。完成了这些后,她沿着电梯的钢索来到了地下二层,走出地下二层,并没有找到任何好玩的地方,也没有发现宝贝。鸭屎安排她楼外楼探下路,并没有让她去这么复杂的地方,她就是不听。
  尽管宁十三对屋子做了很多修改,但是还是有很多地方她可以钻进去。她从地下二层钻入地下一层,随后又在地下一层乱钻。
  鸡头米依然不放心简鱼,安排了一个女仆敲了简鱼所在房间的门。屋内没有人答应。她强行推开了门,发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鸡头米安排十个手下,在楼外楼进行地毯式搜索。搜了一大圈,也没有见到人。
  此时的简鱼站在楼外楼顶上,将探到的消息全部说给了鸭屎安排的兄弟。那人迅速离开了。简鱼站在楼顶,筋疲力尽。

  她从后窗下去,进入到自己的房间。刚进到房间,发现鸡头米等几个人坐在屋子里等着她。她想跑但是没有就会了。他们手里都有枪。
  两个侍卫走了过来,将简鱼绑了起来。
  “姑娘,你是什么来头?”鸡头米问道,“是谁派你来的,派你来做什么?”
  “我是上海地下老大的干闺女。”简鱼道,“你们想干嘛?”
  “不干嘛,把她带下去。”鸡头米道。

  “我要见宁爷。”简鱼道。
  “不好意思,宁爷忙。”鸡头米奸笑着露出满嘴的黄牙道,“带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