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6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3 20:20:55
  第288章 鱼儿入网
  黑蜘蛛的回答让宁十三立即更加警觉了,简鱼面不改色,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她看了下黑蜘蛛,随后又笑了下。宁十三一脸严肃地懵在那里,脑子里一直在乱想。凭他的江湖经验,依然无法判断简鱼为何认识黑蜘蛛。
  简鱼凑到宁十三耳畔,小声说道:“满屋子里的人属二姐最黑。早就听说黑蜘蛛的名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宁十三紧锁的眉头一下子展开了,笑着说:“既然你听过黑蜘蛛的大名,就该好好让你们认识下。你们在屋子里聊一会儿吧,待会会有人叫你吃饭。”

  “师父,这位小妹妹是谁啊?”黑蜘蛛问道。
  “哦,我忘了介绍了,她叫小鱼,是屎壳郎的干闺女。在上海的时候,估计你没见过她。”宁十三道,“她这次专程为你的婚礼而来,还带来了很贵重的礼物。”
  “多谢费心。”黑蜘蛛冷冷地说道,“我有点不舒服,今天就不多跟你聊了。既然来了,就在楼外楼逛逛,或者去湖里玩玩,这里也挺无趣的。”
  宁十三笑着说:“你们聊几句,我先出去了。”
  宁十三走后,简鱼笑着对黑蜘蛛说:“二姐,没想到你真长这个样。”
  “难道有假?”黑蜘蛛不解地问,“莫非你见过的另一副样子?”
  “我确实见过你这张脸,不过呢,不如你好看。”简鱼笑着说,“楼外楼不错,我想在这里玩,你能不能带我去玩。”
  “你自己去转悠吧。我出不了这个门。”黑蜘蛛道,“原谅我不能陪你。”
  “人家出嫁都极为开心,我看你一脸愁容的,像死了亲人似的,为什么不高兴?”简鱼笑着问道。
  “不要怪我无礼,这些不是你该问的。”黑蜘蛛道,“你是客,开开心心的在这里过这几天就行。其他的你别多问。”

  黑蜘蛛的状态与简鱼一开始了解的基本上相同,简鱼从她的状态中看到了失望与绝望,但是黑蜘蛛依然有极为坚毅的眼神。那眼神中透着一股杀气,简鱼进入了她的视野,就有一种极为想自卫的错觉。
  屋子里人很多,简鱼也不确定谁是宁十三的耳目,于是说道:“我这回来,给你带来了一个柜子,估计是你喜欢的类型。一定要拿这个做衣柜。”她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道,“这个在上海地下世界上面的藏宝室里放了很久,估计有点味道了。你看第一眼,就会喜欢上的。”
  黑蜘蛛尽管脾气很急,但是个极为聪明的人,通过简鱼的描述,她立即想到了这就是在上海的时候,鸭屎答应送给她做嫁妆的那个柜子。黑蜘蛛双眼立即红了,两滴泪在眼珠子里转悠着,仿佛要掉下来。
  鸭屎给简鱼培训的时候,曾经告诉过她,如果黑蜘蛛听后眼圈红了,就证明她已经知道了简鱼是鸭屎那边来的。黑蜘蛛并没有多说什么,眼泪也没有真正流出,过了一会儿,她将眼泪收了回去,问道:“根据你们的习俗,新娘子什么时候才能把柜子搬进来?”
  “你出嫁前一晚,将柜子抬到屋子里,柜子等于贵子,到时候你一定生个大胖小子。”简鱼笑着说,“我先出去玩了。”
  “你慢走。如果该搬进来时,捎个话给我。”黑蜘蛛道。
  简鱼听明白了她话中有话,于是笑着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到时候见。”

  简鱼走后,黑蜘蛛走进化妆间,那两滴坚强的泪水终于滴了下来。她并没有哭,而是麻利地擦干泪水,对着镜子苦笑了一下。
  宁十三回到房间后,叫来鸡头米道:“小鱼带来的人怎么安排的?”
  “在楼外楼旁的怀义堂公馆下榻了。”鸡头米道,“师父有别的安排吗?”
  “你派几个人盯着,别让他们惹出什么事来。”宁十三道,“另外,这个小鱼我看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这丫头比我想象得要贼很多。你安排两个高手假装女仆,在房间里盯着她。”
  “她一个孩子,能搅和出什么大浪来?再说,如果让她知道了,她转述给了屎壳郎,这就不好了。人家带了这么大的礼,咱们怀疑送礼的人,恐怕屎壳郎多想。毕竟,上海的事,咱们有把柄在人家手里。”鸡头米道,“她可以不管,不过,得确认下她的身份。”

  “你说的也有道理。”宁十三道,“想办法给我接通屎壳郎的电话,我真想问问她的身份。不过,先别着急,先观察下,如果没有特殊的动静,也就算了。如果有,咱们也别客气。”
  “师父放心,外围我已经安排人了。只要她待在屋子里,老老实实的,也就罢了。如果她一旦私自出来,我安排的人会盯死她的。”鸡头米道。
  “再过三天就是婚礼了,估计济南那边明后天就得来人。这期间,千万别出乱子。”宁十三道。
  “师父,整个湖面一片平静,李一刀的人停止了对楼外楼周边的袭击。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任何动静。通天鼠的人连集结都没有做。李一刀的人已经离开了韩庄,在沛县没有看到,在湖西也没有。”鸡头米道,“小时迁的人老老实实在梁山,并没有任何不轨的行为。”

  “这些都不是我担心的,鸭屎、李一强的人在哪儿?”宁十三问道。
  “师父,”鸡头米道,“他们走的时候,几乎没带什么人。李一强手里有一百人,估计也剩不下几个。鸭屎消失的时候,手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获得很多人?”
  “野狐田呢?他为何还没出现?”宁十三道,“我就怕老大已经出事了。”
  “我派人去湖西送信,送信的人被扣下了。老大的情况至今没有摸清,他到底是被抓了还是死了,我无法查清楚。不过,奇怪的是,湖西没有任何变化。”鸡头米道,“冥冥中有人操控湖西,但是不知道是谁。”
  “再摸一摸湖西背后那人的规模吧。我总感觉湖西背后的人就是鸭屎。仅仅是我的感觉而已。你再去查下。”宁十三道,“只要婚礼正常进行,我的委任状一旦到手,我立即将军队扩充十倍。到时候,我以政府的名义,将所有的这些小喽啰都剿灭。”
  “师父说的是,他们真的不算什么。”鸡头米道。
  “关于你的安排,我已经想好了。”宁十三道,“我就安排你做副县长,整个微山的军队全部交给你来打理。你不要让我失望。”
  “师父,”鸡头米激动地跪下道,“弟子何德何能啊。”
  “我的至亲弟子,就剩下你了。”宁十三感慨地说道。

  “师父,您记错了,二姐还在呢。”鸡头米故意提醒宁十三道。他最害怕的是,宁十三让皮六、黑蜘蛛做继承人。那样的话,鸡头米的所有计划都泡汤了。
  “呵呵,你忘了,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让一个女流掺和这些事的。再说,皮六是外人,我也不能将他卷进来。一旦皮六与黑蜘蛛成亲了,我就送他们离开。这是我给他们的承诺。虽然我不是个多守信用的人,但是有时候,还是会尊重道义的。”宁十三道,“是吗?”
  “是,师父。”鸡头米极为高兴地说,“到时候,我一定帮助师父,将所有的反对派全部清理出微山。”
  “北平的人快到了吧?”宁十三问道。
  “师父,您说的是师娘吗?快了。估计明天就到。”鸡头米道。
  “什么师娘,她是你哪门子的师娘?她不过是当年楼外楼的一个风尘女子。”宁十三怒道。
  “是,师父,她是二姐的生母,您是二姐的生父,难道不该叫她师母?”鸡头米道,“该叫什么,师父明示。”

  “她艺名叫嫣红,当年也是楼外楼的头牌。唉,毕竟是个烟花女子。”宁十三感叹道,“你爱叫啥叫啥吧。确保她活着来到微山,同时确保醇亲王的人不要来捣乱。”
  “师父如今的势力这么广大,为何要怕醇亲王?”鸡头米不解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