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728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沙发都要被震动要塌了。
  这中间,奈良关谷换了个姿势,吓得水田恭子急忙停止了动作。
  “谁在那里叫啊,吵死人了。”睡梦中的关谷先生突然喊了一句。
  水田恭子急忙捂住了嘴。
  可是越是冒险,让杨羽越是紧张,越紧张越剌激。当着人家老公的面C`ao 他老婆,不要太爽了。
  这可把水田恭子吓了一跳,屁股不敢动了。
  可杨羽不放过,你不动,老子C`ao 死你!
  杨羽当即就自己来,托着水田恭子的屁股,就上上下下搞了起来,动作幅度大,撞击发出重重的啪啪声。

  “杨先生,别这样,会吵醒我老公的,会醒的,我,我....”水田恭子说着受不了的叫了起来。
  真遗憾智能手机还要过几年才出来,不然把这人.妻的样子录下来,给她老公看看,肯定很有趣。
  但是水田恭子的叫声和啪啪声还是吵醒了房间里的奈良芊子。
  芊芊出来,以为爸爸和客人在喝酒,结果一看,自己的母亲大人正骑在自己的老板腿上,下面那里被疯狂的C`ha 着。
  “妈?”芊芊当场傻眼了。

  芊芊虽然知道日本偷情和出轨泛滥,尤其是家庭主妇,那偷情率几乎是100%,但是自己的这位母亲还算是贤妻良母,在家里,并没有像日本社会其他家庭主妇那样,沦为家庭的公用女人,所以芊芊对母亲大人还是很敬畏的。
  可是现在,母亲大人竟然趁着自己的父亲喝醉了酒,和家访的客人搞在一起,母亲又不是妓.女,为什么会这样?
  “妈,你,你这样对得起爸爸吗?”芊芊丝毫没有怪罪杨羽的意思,反而质问母亲。
  “芊芊,别告诉你爸,千万别跟你爸说。妈,求你了。”水田恭子祈求着女儿。

  奈良恭子咬咬嘴唇,无奈地回了房。
  水田恭子显然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看了看喝醉睡觉的老公一眼,内心愧疚感油然而生,急忙说道:“杨先生,先到这,可以吗?麻烦你了。”
  “这事才干一半呢。如果停的话,那就还欠我一半,那改天还上,如何?”杨羽很会做生意啊,这种事还能分成两批麻烦来偿还的?
  “这。”水田恭子很犹豫。
  “那姐姐也太没诚信了,答应我的事又做不到。”杨羽这戏都成津了。
  “我。”水田恭子看了看老公一眼,这样太危险了,只好说道:“好,我改天还上,今天麻烦你了。”

  水田恭子还很一脸歉意的道歉和点头。
  水田恭子咬着嘴唇,很不舍得将屁股抬了起来,那根巨大的驴玩意才缓缓地拔了出来,顿时那种胀胀的感觉却仿佛还在一样。
  但这个日本人.妻的服务那是真的周到,她将杨羽那个东西都舔干净,然后给穿了裤子。
  接着又给杨羽弄了一杯醒酒茶。
  只是在喝醒酒茶时,杨羽的手还是不停地摸入这人.妻的和服里,抓着她的那双乃子使劲地揉。
  奈良关谷还是死死地昏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谢谢你的款待,看来你老公一时是不会醒了,我就先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和你老公说一声。”杨羽把手拿了出来,趁这男人睡觉把他妻子给C`ao 了,过瘾。
  杨羽走后,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老公才醒来,还问:“客人呢?”
  “你醉了,他就先回去了,他说改天再来拜访。”水田恭子回答。
  关谷一拍脑袋,有点愧疚,急忙问:“那你有没有好好招待人家?”
  水田恭子点点头,还特意看了看沙发的位置,就是那里,自己用身体好好的招待了一下客人。

  “招待周到就好,别让客人不高兴。”关谷还帮忙说话,丝毫没有察觉妻子已经被人C`ao 过了。
  杨羽出来后,对日本女人的印象加深了不少的好感。
  潘彩儿最近总是做一些诡异的梦,这些梦在她的脑海里,这些梦很真实又很模糊,她乃至怀疑这些梦会不会是自己亲生经历过的。
  这一些让她害怕,恐惧。
  杨羽说她的母亲还活着,但是她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她没有人去诉说这些自己身上的那些诡异的迷惑的记忆。
  她想去找杨羽,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但是她又没有去找,她感觉自己和这个男人不应该有交集。
  潘彩儿出来散步,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就面对面在大街上碰到了一个男人,杨羽。
  杨羽是刚从关谷家里出来,酒未醒,散步去去酒味。
  两个人彼此看着对方,不是情侣的那种看。
  杨羽对她是带着堤防的,她以后可是和王仁一样,是喷怒系的恶魔人,将是无比的荫险和残暴。
  这一点,在浴女村,杨羽是见识过的。
  “这么巧。”杨羽打趣道。
  这话说完,潘彩儿突然冲了过来。杨羽当即警觉起来,甚至准备去脚腕上拿那把绑在那里的军刀。
  潘彩儿冲过来,却抱住了杨羽,哭泣着:“我好害怕,好害怕,感觉有一双眼睛一直在黑夜里盯着我,还有那些梦,我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杨羽愣了一下,这个女人美是美极了,但是就怕她突然捅你一刀。
  “那可能是你母亲来看你。”杨羽解释道。

  “不,不是。”潘彩儿很肯定。
  “你说说都梦见了什么?”杨羽又问,这个女人身上太多太多的谜,他很清楚她有一天会长出一对完美无瑕的翅膀,会蜕变,会转变,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催化剂之下。
  “很多画面,我模糊一个带面Ju的人,一个很恶心的男人,他下面那个东西会变异,还有。”潘彩儿回忆道。
  “等等。你说第二个人下面变异是什么意思?”杨羽很敏感的急问。

  潘彩儿离开了杨羽的怀里,搂住了自己的身躯,在颤抖,认识她的人见了,指不定就误会成她母亲遗传给她的津神病犯了呢。
  “很恐怖的画面,到处都是血,喷出来,全是血,一个恶心的男人用他那根变异的那个东西在吃人,对,是吃人,都是血,大肠,内脏,还有那个死者的眼睛。”潘彩儿的瞳孔收缩起来,那是恐惧,她似乎是真的被吓到了。
  同时被吓到的还有杨羽,因为潘彩儿所描述的场景和那个变态恶魔人的虐杀现场太像太像了。
  这到底是不是潘彩儿亲身经历过的?是真实的还是有人告诉她的还是她是知情者?

  有太多的谜和可能。
  杨羽的脑袋都要爆炸了,这里面的逻辑他实在理不出来,可是潘彩儿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在演戏。
  “没事的,没事的,只是恶梦。”杨羽深呼吸了口,让自己镇定,表面安慰着但心里已经澎湃。
  那个变态恶魔人不会盯上了潘彩儿了?
  杨羽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我送你回家。”
  “我家里没人,我不敢睡。”潘彩儿回答。
  这么好的机会,但是杨羽对潘彩儿始终没有下手。
  “那要不去你闺蜜家睡?”杨羽就是没想过要陪她睡。

  “嗯。”潘彩儿点点头。
  杨羽送潘彩儿去了她好友白雪莲的家里。
  日期:2018-05-24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