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5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先,人和安保的队伍就埋伏在了四周,以防安邦的人突然冲杀过来,但让易天逸没有想到的是两方早就合计好了,人和直接把安邦的队伍给放了进来。
  站在营地当中的易天逸,迷茫的眨着眼睛,到现在还处于懵逼的状态中,没有回过神来。
  四周,几辆重型越野车,到处横冲直撞,每台车里都支起了几根枪管子,肆无忌惮的屠戮着矿场里的人。
  一处至高点,向缺冲着耳麦喊道:“车辆给我追杀营地里的散兵,四杆狙点杀外逃的人,这里的一个都不能给放出去,不要活口不要俘虏”
  苏蔓在车里,继续冲着电话道:“让一组和二组的人锁死所有的出路,放出去一个我们反水的事就漏了,活口绝对不能留下,剩下的人全力开火,配合友军,展现下我们人和安保是什么实力,人家都彭拜起来了,你们还等什么呢!”
  人和安保和北美悍匪在这一番通力合作之下,直接就给整个矿场营地带来了灭顶之灾,易天逸的人本来就人数处于劣势,在两方强有力的硬屠之下,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可能了。
  易天逸颤巍巍的从身拿起电话,冷汗直流的按着号码。
  “亢”车里的安邦,干脆的就甩了一枪过去,打在了他的手腕。
  “嘎吱”车子停到易天逸身旁,安邦手耷拉在车窗,鄙夷的道:“易老板,你知道我这人最烦什么样的人么?第一是比我还能吹牛bi的,第二是出卖陷害我的,真他ma不好意思,你很不走运的给这两点都占了,我能惯着你么?”

  易天逸没有回答安邦的话,视线越过他,咬牙切齿的着另外一边的苏蔓,吼道:“你们人和疯了,反水?”
  苏蔓拢了拢头发,淡淡的道:“你可能不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是朋友还是盟友都没有被逼着建立起合作关系来的,我不愿意的事万红兵强迫着我干,我得是有多犯贱啊才能贴着脸往他那凑?不好意思,姑奶奶有洁癖,万红兵太埋汰,我和他......没有合作的可能”
  这个时候,易天逸就已经知道,自己彻底的玩完了,眼睛能到的视线内,到处都是他的人横尸躺在地的情景,人和和大圈的人就像进来一个屠宰场,到处都在肆无忌惮的追杀着他的人。
  枪声逐渐减缓,营地四周几处至高点,几把负责锁定的人扛着一杆狙,走向了营地内部。
  安邦用枪口抬起易天逸的下巴,眯眯着眼睛笑道:“易老板,万红兵对你其实不怎么样,之前我曾经给他寄过一盘录像带,里面的内容跟今天有点相似......同样是我拿枪指着他的人,然后告诉万红兵,只要是你的人跟我对,最后我肯定都给你干了,你放心黄泉路慢点走,你不会寂寞的,还得有人能跟你的脚步”
  “你话的太早了”易天逸道。
  “早不早,你就不知道了,没机会了,路吧”
  易天逸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死灰的闭了眼睛。
  “亢”支在对方下巴的枪口,顿时喷出一颗子丨弹丨,直接从他头顶就穿过去了。

  “过来,九”安邦勾了勾手指,道:“给他脑袋割了,用石灰粉包,然后找个好点的渠道,给万红兵送过去.......”
  二十几分钟后,矿场营地里几乎被清理一空,枪声偶尔响起,也是补枪的动静,易天逸的直系人手在这场对峙中,全被扫出了局。
  就像安邦所的,但愿他的矿洞里能够这些尸体填一下。
  “踏踏踏,踏踏踏”北美战士向缺领着几个人迈步走进了营地中,苏蔓和安邦站在车边,他拱了拱手,呲牙笑道:“感谢万里支援,缺哥,威武!”
  “都是一家人,别两家话,事”向缺随意的摆了摆手,道:“魏爷给我们打了电话之后,就连夜赶来了,幸好北美离这里的距离不算太远,时间刚刚好”
  “靠谱”安邦竖起拇指道。
  “我靠谱是这正常的,这位是.......”向缺斜了着眼睛向苏蔓。
  紧身的作战服,高腿的皮靴,长发盘在了脑后,手里拎着一把枪,这个时候的苏蔓起来极其飒爽英姿,很有味道。
  “介绍下,这是大圈在北美的队伍,向缺缺哥,那边是陈文,占北,还有李奎......”安邦指着苏蔓道:“大圈新近交下的朋友,女中豪杰,苏蔓姐,远东人和安保的二把手,非常有力度的一个女人”

  “我用你这么捧我呢么,我有没有力度人家的见”苏蔓淡淡的完,伸出手道:“没想到,大圈还有这么一伙强有力的队伍,实在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呵呵,深藏不露啊”
  “苏姐,您好,认识下,鄙人陈帅”向缺刚要伸手握过去,他旁边一个穿着野战服的青年,嘴里咬着根稻草,十分痞气的就给手伸了出来,然后抓着苏蔓的手道:“您的英姿,深深的迷惑住了我,到现在我的心口还澎湃着呢,要不你来摸摸?”
  称帅一脸贱的抓着苏蔓的手就要往自己身摸,但手刚给对方拉过来,陈帅的贱脸就僵住了,然后低头一,两腿之间的胯下,一根枪管子顶了出去。
  “我有洁癖,生人勿近,你心点......”苏蔓笑眯眯的道。
  “唰”安邦懵逼的扭头问道:“草,北美什么时候有这么贱的战士了?”
  向缺直接别过了脑袋,不忍直视。
  安邦念叨了一下他的名字后,冲着陈文问道:“你兄弟么?”
  陈文直接嘴角抽搐着,咬牙道:“要有点血缘关系的话,那他也是我当年在大明湖畔犯下的错误......哥,我没教育好他,请你原谅”
  陈帅当即就不乐意了,撇嘴道:“用着我的时候,求我从加拿大回来,现在用完了一脚踢开?你们是真贱!”
  日期:2018-10-10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