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5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暂时还不太清楚,之前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昏过去了,失去了意识,主要是因为体力透支还有缺水,从开普敦来的医生已经到了,就过会是什么结果吧,也许只是虚惊一场,但如果是脱水导致器官衰竭那就麻烦了”这种问题,徐锐他们这帮当兵出身的人,基本都比较熟悉,无论是南疆还是藏区的医疗条件都比较刻苦,他们服役期间也都曾碰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找到安邦和黄连青后他们差不多心里都有谱了。

  运气好点的话,人就是脱水而已,缺少养分人醒了后稍微休息一下就能恢复过来了。
  但运气要是不好的话,那就有可能出现器官衰竭的状况,那这就是最大的麻烦了。
  “好,你们先观望着,有问题随时和我联系.......”
  黄子荣阴着脸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吩咐道:“马联系飞机和香港的养和医院沟通,问问那边的医生有没有处理这种状况的经验,如果他们没有就从美国那边介绍一下,这边如果处理不了,我们马飞走”
  于此同时,易天逸在得到武装份子营地发生交火事件后,就和万红兵通了个电话。
  “安邦他们给人救出去了,当时两边就打了起来,不久前我得到消息,安邦被那伙人给追到了津巴布韦,刚刚才被人从沙漠里找出来,然后就送到了博旺查的医院,似乎安邦和黄连青都有伤势,具体情况不了解,不过开普敦有一架直升机开了过来,下来的都是医生,我估计两个人伤都很重”
  “很重?那就是还没死了?”万红兵皱眉嘀咕了一声,随即问道:“能不能弄点人过去,在医院里再给他做了?”
  易天逸顿时无语的道:“那个医院现在的防护措施比南非总统府都严密,大圈的人还有南非警方都在那守着呢,红兵我有什么火力去医院做掉他啊?”
  万红兵顿时叹了口气,道:“这个不行,那就再缓缓的,你手里不是还有大圈的两个人么?用这个方式研究他,跟人和的苏蔓好好商量商量”
  “哎,这个办法还靠点谱”易天逸点了点头,和万红兵通完电话后,随即就找了苏蔓。

  易天逸敲开苏蔓的房门:“安邦他们回来了.......”
  苏蔓呵呵一笑,眨着一双媚眼道:“你的万主子,是给你下旨了呗?”
  易天逸也不以为意,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到她对面后道:“红兵的意思是,他跑了这一劫,那也没必要让他从南非离开了,这不是还有两个人在我们手里呢么?当诱饵撒过去......”
  苏蔓摆了摆手道:“我就是个打手角色,出谋划策的问题你自己研究,我只管开枪下手就是了”
  香港,魏丹青在办公室靠着椅背,拧着眉头慢条斯理的卷着烟丝,桌子放着一张纸,面写着万红兵三个字。
  “这个bi养的要是不好好研究研究他,还真他ma的是一块大绊脚石了.......”魏丹青嘀咕了一声,然后“啪”的点着烟卷。
  这段时间,自从万红兵浮水面后,安邦和魏丹青的态度就是,万红兵只要把触角伸到香港,那收拾你是肯定没毛病的,伸过来一根手指头就剁掉一根,来一只手直接给你齐手段砍了。

  两人的诉求仅限于在香港,其他地方没太琢磨,因为万红兵人在内地,他们根本也动不了。
  但照现在这个情形来,他们只在香港防守的策略明显有点行不通了,这属于太被动了,就比如这次万红兵居然万里迢迢的给套子设在了南非,安邦就被赶鸭子架了,差一点把半个大圈都给拖累进去了。
  所以,防守太被动,策略得需要改变,直接得变成主动出击了。
  “研究,研究吧.....”魏丹青沉思了一阵后,掐灭了手里的厌倦,用笔开始在纸勾画起来。
  另外一头,南非。

  经过两三个时的急救,黄连青率先脱离了危险,尽管人还有些虚弱,不过体征都已经恢复平稳和正常了,欠缺的就是修养而已。
  “阿邦,阿邦呢?”黄连青醒了之后,第一时间就抓住黄子荣的胳膊,张着惨败的嘴唇,两眼无神的问道:“爹地,阿邦呢?”
  黄连青醒了之后,隐约记得自己在失去记忆的时候安邦已经昏了过去,就躺在她的身边。
  黄子荣皱了皱眉,没有吭声。
  黄连青抓着他胳膊的手略微用力的问道:“爹地......”

  “人还没有醒过来,在重症监护室”黄子荣轻声道。
  “唰”黄连青略微愣了愣,呆了几秒后,一把掀开身的被子踉跄着就要下床。
  黄子荣按着她的肩膀,劝慰着道:“只是在重症监护,他还没有醒过来,你这个时候过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你的身子还很虚,养一养,等他醒了我会告诉你的”
  “不要,我要去他........”黄连青倔强的晃了晃脑袋,推开黄子荣后蹒跚着出了病房,扶着墙一路找到了ICU病房。
  博旺查的重症监护室。白了跟香港的普通病房差不多,只是多了氧气和器官监护设备,设施非常简陋,其中有些仪器还是临时从开普敦的医院里调过来。
  “啪”黄连青找过来后,趴在房门,从门的玻璃见安邦的脸扣着氧气面罩,人昏迷不醒着,脸色起来没有一点血色,非常的吓人。
  “怎,怎么会?我,我都醒了,他,他怎么还没有醒过来”黄连青茫然的问道。
  靠在一边墙的徐锐道:“当时你们两个都严重缺水,身体透支的状况非常糟糕,阿邦在临昏迷之前,给自己的手腕割了,用血喂了你.....所以,你的状况略微比他好一点,你醒了,他还在昏着”
  “.......”黄连青顿时满脸呆愣,无言的着病房里的安邦,瞬间痛哭道:“你,你怎么那么傻啊,救了我你要是不在了,你让我一个人怎么活下去啊”
  这个时候的黄连青,内心深处生出了一丝悔恨,世事无常,如果当初她没有选择不告而别的来到南非,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幕的发生了。

  只是可惜,两人之间的感情在阴差阳错下出了岔子,隔阂难以平复,也就只能有一方选择躲避了。
  不幸的是,两年后的一场劫,让安邦陷入了生死危机当中。
  那如果有幸的是,安邦能挺过来,他们两人之间的隔阂,误解还有猜疑,肯定也会因此而烟消云散了。
  破茧成蝶,患难真的可以见真情!
  又过了一天,安邦的体征逐渐进入了平稳,体内的各器官恢复正常,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是,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只要人能过了危险期,那剩下的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一天后,安邦醒转,身子很虚弱但是人已经无恙了。
  黄连青坐在床头,拉着他的手静静的躺在他的臂弯里:“这两天过的太漫长了,好像等了两个世纪一样,有时晚睡觉我都突然被惊醒了,我梦见你和我在沙漠里,身都着了火,就眼睁睁的着你成了灰,消失不见了”

  安邦微抬起手,摩挲着她的脸庞笑道:“你梦的也对,那叫浴火重生,我属凤凰的,阎王殿里走了一圈之后,又重新投胎了,阎老爷不敢收”
  “嘴贫!”黄连青靠着他,抿嘴笑了。
  病房外面,着黄连青脸洋溢着的笑容,黄子荣皱的眉头片刻后松开了。
  这种笑容,黄子荣多年前曾经在黄连青母亲出嫁的时候见过。

  “嘎吱”黄子荣推开病房门,低头了眼病床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安邦,良久后他叹了口气,手插在口袋里嘴角哆嗦了几下,才道:“这边完事,回香港后,你俩......给婚事研究一下”
  安邦,黄连青同时惊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