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5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安邦刚要走过去,黄连青一把拉住他,摇头道:“别过去了,她跟了我多年,这一次我就只当她是在工作犯了个错误,不至于给人送进监狱,但是辞退就足够了”
  “嗯”安邦点了点头,弯腰捡起地的枪后单手就给拆零碎了,随意的丢在了一边。
  “从这里往东面走,大概三四个时左右,你就能走出去了,你的背叛惩罚到这地步也够了,剩下来的你能不能活着就靠自己吧”安邦面无表情的完,拉着黄连青就走了。
  杀手没下,但和安邦他们分开,这个女人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沙漠里如果不是具有极其丰富的经验,你差不多只要走几十分钟就没办法辨别出方向了。
  更何况,还有缺水这个原因在!
  “呼.....”一阵轻风夹杂着热浪吹来,掀起了一片尘沙。
  沙漠中,两道人影依偎在一起,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了沙地。

  黄连青略微歪着脑袋,眼角余光瞥着身边男人刚毅的脸颊,感受着他身曾经无比熟悉的味道,黄连青微微的红了眼睛。
  “怎么还哭了?”安邦轻声问道。
  “我以为,我躲到了南非,就再也不见你了,我以为我被人绑架后,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再和你见面了,可你却来了......”黄连青轻轻的靠着安邦一边的肩头,声呢喃着道:“曾经的不解和疑问,都已经烟消云散了,阿邦你就不怕你来了,我还误解你么?”
  “不来,我后悔一辈子,来了,你不原谅,我却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黄连青眼中突然渗出泪水,她仰着脑袋无言的望着安邦,良久后才忽然破涕而笑了:“两年没见,你怎么突然间就会起甜言蜜语了?”
  “因为,有些对白,我在心里和你对话了无数次”安邦低头了眼泪眼婆娑的黄连青,忍不住的劝慰道:“别哭了行么?咱们现在,是缺水的关键时刻,眼泪很珍贵的”

  日头,正当午,气温四十五度下。
  茫茫的沙漠里,人在行走暴晒下,一个多时后,身的汗水就已经把水份蒸发的差不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安邦和黄连青的脸都开始发干了,嘴唇干裂,爆皮,双眼中充斥着浓浓的血丝。
  至少有将近二十几分钟了,他俩都没有开口过一句话,嗓子已经干的冒烟,一话的时候一股灼热感把喉咙都要撕裂了。

  渐渐的两个人的步子都开始蹒跚了,眼前的景象出现了重叠的影像,视线飘忽不定,难以聚焦到一起。
  “噗通”终于,黄连青和安邦的脚下一个踉跄,两人身子一头栽倒在一处沙丘,然后翻滚着往下滚去。
  炙热的高温加缺水,几乎在这一刻透支了他们所有的体力,没有了成再支撑下去的力量。
  沙丘下,黄连青和安邦跌到在一起,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地。
  “呼!”安邦艰难的吐出一口热气,强自睁开眼睛扭头着旁边的女人。
  黄连青紧闭着双眼,微张的嘴唇着含糊不清的话,人似乎已经因为脱水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半晌后,安邦抬起自己的胳膊,抽出军刀后将刀刃放在了手腕,然后一刀割下,鲜血顺着手腕滴答下来。
  安邦在自己即将要昏过去的时候,将滴血的手放到了黄连青的嘴边。
  “坚持,也许坚持一下,就够了.....”安邦歪着脑袋,随即彻底没有了声息。
  意识迷糊的黄连青,感觉到嘴边有温热的液体流淌,她下意识的就伸出嘴唇舔了舔,然后口的吸吮了几下。

  不知过了多久,沙漠里躺着的静止不动的两道人影,其中有一个轻微的动了动。
  黄连青艰难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努力的眨了几下后,才见倒在自己身边的安邦,还有耷拉在她脑袋一侧,被割出了一条手臂的胳膊。
  “阿,阿邦........醒醒,醒醒啊.....”黄连青艰难的开口呼唤了两声。
  于此同时,忽然间,沙漠远处的地平线,悄然间扬起一片尘沙。
  几分钟后,几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奔驰在沙丘,越野车里一个人举着望眼镜,搜寻着附近的沙面。
  黄连青在迷迷糊糊中总感觉自己似乎是出现了幻觉,眼前重叠的影像里,见几辆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随后没等车子停稳呢,里面就有人惊惶的跳了下来,然后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跑了过来。
  黄连青最先到的,是一脸焦急,眼珠子通红的黄子荣,刚要张嘴喊一声爹地,人最后终于坚持不住,彻底昏迷了过去,耳边只隐约听到几声呼喊。
  “阿邦,连青......这呢,在这里呢人”
  “来,把衣服抻起来,挡在他们两个身,太阳太毒了人肯定中暑了”永孝他们几个把衣服脱下,在他俩脑袋方支起一个凉棚,随后他蹲下身子扒拉开安邦的眼皮,皱眉道:“严重脱水了,但愿别器官衰竭,不然就麻烦了”

  “草,还失血了?”丁建国见安邦受伤的手腕,已经结起了带血的疤痕,人脸一片苍白,明显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同时,黄子荣和徐锐等人见黄连青嘴边残留的血迹,还有落在沙地的一把刃口还有干涸血液的军刀,都集体呆愣了。
  谁都明白了一点,最后时刻两人缺水导致人支撑不住,是安邦用刀给自己的手划开,用鲜血润了黄连青的嘴,如果她人要是最后能挺过去的话,注定是因为安邦这几乎舍己的一幕。
  “拿水壶来,赶紧的,给他俩先润一下,马离开这里往医院送”
  几分钟后,安邦和黄连青被抬了一台车,随即车子快速朝着南非境内驶去。
  “最近的医院在哪?先往那走,暂时给人先稳住,我打电话让人从开普敦给医生送过来”黄子荣声音有些哆嗦的吩咐着,然后拿出电话联系了远洋公司在开普敦的负责人,让他马去最好的医院给医生用直升机送过来。
  路的时候,车子开了大概二三十公里,永孝又下车从路边的几颗椰子树摘下几个椰子,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医疗急救物品,给椰子接了根管子,插进了黄连青和安邦的血管中,为两人注射糖分,补充已经几乎要干涸的体力。
  “谁是O型血?”葡萄糖打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永孝急促的问道。
  “我”
  “还有我也是”六和黄振文同时道。

  “袖子撸起来,我得给他输点血......”永孝相当利索的用针头和胶皮管做了了个建议的输血装置,然后给六和安邦之间的血管连了。
  半个多时后,抵达博旺查,人被送到医院进入了手术室,进行最为简单的维护医疗手段。
  一个半时后,一架直升机带着开普敦的医生赶了过来,为两人进行诊断和医治。
  “喂,叔”徐锐回到医院后,就用电话和香港的魏丹青联系了:“阿邦和黄连青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在医院里”
  “人怎么样?”魏丹青顿时提高嗓门担忧的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