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3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因为我那师尊不在了,我才要对您说的。”高如柏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他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办法说。现在师尊人已经走了,我对您却是没有办法不说。这么多年我在这里做管家,现在不回来我不知道去哪里。既然回来了,那就不能对您几位在有隐瞒。”
  “不说这个了”归不归笑眯眯的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看看你这一身的尘土,回去好好洗个澡,再换件衣服。老人家我让厨房给你准备接风的酒宴了,一会我们陪着你吃喝……”
  “那个倒是不急,我这里还有一点东西,要交给您和吴勉先生。”说话的时候,高如柏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油布包。打开之后,是记录着一串密密麻麻的名单,还有一串地址的信件。
  将信件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之后,高如柏继续说道,这是这几天我总结出来童戚振师尊随受弟子的名单,还有他临时藏身的地址。不过这都是我知道的。如果他私下又收了哪些弟子,又选了哪里的地址作为新的藏身之地我就不清楚了。”
  “这倒是个有趣的东西”归不归将油布包收好之后,看了高如柏一眼,随后笑眯眯的继续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如柏你真的打算和以往做个了断。既然你都做到这里了,正巧老人家我也有件事情要问问你,童戚振一直当作依仗的禁术,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你知道吗?”
  “您问了少有我不知道的东西。”高如柏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情童戚振做的几位隐秘,除了当年和他一起回到陆地的几位方士之外,在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件禁术已经差不多完成,现在却不知道那里去了。”
  “不说这件头疼的事情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高如柏继续说道:“去收拾一下吧,你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年高如柏的一点样子?”
  高如柏这才提着自己的行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看着他离开之后,归不归再次打开了油布包,将里面记录着人名和地址的纸张取了出来。看了一眼之后,将它交给了一边的吴勉,说道:“上面有傅羌的名字,还有南山堂的地址。那就没错了……”

  吴勉没有伸手去接名单,白发男人只是探头看了一眼,说道:“你要怎么处置这些人? 一个不留?”
  “老人家我哪有那个本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让徐福那个老家伙处理吧,他的屁股,凭什么要老人家我去擦?”
  吴勉白了老家伙一眼,说道:“你擦的还少了……”
  趁着高如柏去收拾的时候,百无求突然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差不多该把那块什么石头送给妞儿了吧?咱们一直忙乎,为的不就是这个吗?这都回来几天了,你们怎么一直没有动静?老子今天不问,你是不是就打算怎么混过去了。老子明白了,你是不是预感到自己活不了几天,准备自己留着身后用?”
  “呸!胡说八道”归不归淬了百无求一口,随后他继续说道:“这块石头这么多年一直带在燕回的身上,沾染到了他身上的怨气。两干多年了这怨气也多少有点麻烦。不化解的话,妞儿带上反而是害了她。”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了那块聚灵石,看了一眼之后,又将它小心翼翼的收好。
  就在高如柏收拾好,准备参加那个为了他而摆下的接风酒宴之时。门房找到了他,对着刚刚复任的高管家耳语了几句。
  高如柏随后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说道:“外面有一位自称是你们二位在大名府结交的朋友,如果两位不想见的话,我这就去打发了他。”
  “大名府的朋友……”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我老人家我知道是谁了,叫进来吧。如柏,一会你的接风酒宴老人家我和吴勉就不参加了。这个老朋友说什么也要应付一下,傻小子你个人参陪着如柏多喝点。别亏待了他。今天如柏是客人,明天才算是管家……”
  “那我先把您这位老友带进来。”虽然是客人,不过在这府上高如柏还是习惯了管家的活。
  看着他离开之后,百无求凑了过来,二愣子歪着脑袋说道,大名府的朋友?谁那么倒霉和老家伙你做了朋友?不是大名府的老相好吧?
  “朋友不敢当,总是认识的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还记得我们去大名府做过什么吗?朋友……”
  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见高如柏引进来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百无求见到此人之后,这才明白了这位朋友是谁:“这不是姚师爷吗?刚才听说有朋友来,老子想了一圈也没有想到谁那么你不要脸,敢说是我们家老家伙的朋友。”
  来人正是大名府的姚师爷姚山河,当初吴勉、归不归放了他一马之后,这人便销声匿迹了。先不到这个在格杀令上也占了一席之地的人,竟然敢找上门来。
  姚山河干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我也是路过汴梁城,听城里的百姓说这里住了两位活神仙,说到相貌的时候我一听便是两位,这才过来拜见几位。”
  说话的时候,姚山河有意无意的看了身边的高如柏一眼。高管家明白他的意思,当下推说要去赴接风酒宴。归不归嘿嘿一笑,让百无求和小任叁陪着他一起去。
  等到中堂当中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之后,姚山河突然变了一副面孔。眼神凌厉的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两位,我都查明白了,童戚振根本就是诈死。我亲眼见过他出现了,可惜姓童的跑的太快,我来不及为那些孩子们报仇。”
  “童戚振还活着……”归不归喃喃自语了一遍,随后看了一眼正在为高如柏接风的宴厅,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就有趣了……”
  根据姚师爷所说,大名府外的道馆被屠戮之后,便到处去找童戚振的消息。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总是脱不了干系的。不过不久之后,姚师爷也听到了童戚振已经身亡的消息。当下他还因为自己不能手刃仇人而大发雷霆,无奈之下只能继续躲藏起来,避开海上方士的追杀。
  就在昨天,姚师爷途径应天府的时候,听说城外一户姓顾的大户人家在招募西席先生。之前他有借教书先生之名躲过追杀的经验,当下姚山河便想来试试运气,一旦被聘为西席的话,自己便有一个容身之所。
  姚山河怎么说也是做过中书令府上师爷的,无论是气质、风度,都不是一般的乡野教书先生能比的。加上姚师爷开口便是满嘴的官话,开一口连本宅的顾老爷听了都十分的顺耳,当下直接定了请这姚先生来教授自己族里十几个孩子。
  定下了西席之后,顾老爷便摆下酒席,来为姚先生接风。姚山河并没有修炼过辟谷之法,当下和顾老爷推杯换盏,眼看着就快到了子时酒宴这才算结束。顾老爷在下人的搀扶之下回到了房间休息,而酒兴正浓的姚山河取了一壶酒,无声无息来到村口的大树榕上,一边赏月一边独自饮酒……
  日期:2018-07-2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